分享

妙法蓮華經筆記(7)

妙法蓮華經化城喻品第七
佛告諸比丘:「乃往過去無量無邊不可思議阿僧祇劫,爾時有佛,名大通智勝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其國名好城,劫名大相。諸比丘,彼佛滅度已來,甚大久遠,譬如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地種,假使有人、磨以為墨、過於東方千國土、乃下一點,大如微塵,又過千國土、復下一點,如是展轉盡地種墨,於汝等意云何,是諸國土,若算師,若算師弟子,能得邊際、知其數否?」「不也、世尊。」「諸比丘,是人所經國土,若點不點,盡抹為塵,一塵一劫,彼佛滅度已來,復過是數無量無邊百千萬億阿僧祇劫,我以如來知見力故,觀彼久遠、猶若今日。」
白話譯文
釋迦牟尼佛告訴諸比丘說:在過去無量無邊不可思議阿僧祇(註:表示時間的數量單位,意為無數)劫,有一位名叫大通智勝的如來,具足佛的十號之德,即: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當時的國名叫好城,劫名叫大相。諸位比丘:此佛自從進入不生不滅的涅槃境界以來,已經有極其久遠的年代了。譬如有人將此三千大千世界的所有國土,磨成的寫字用的墨汁,如此經過東方一千個國土時,灑下一點如微塵大小的墨汁。再過一千個國土,又灑下一點墨汁。按照這樣的方式,灑盡所有的墨汁。如此說來,你們認為這國土多不多呢?即使算術師或算術師的弟子們,他們能算到盡頭得知其數嗎?
諸比丘回答說:不可能,世尊。佛接著又說:諸比丘,如果把此人經過的國土,包括灑上墨點的和沒有灑上墨點的,都全部再磨為微粒之塵,一塵算作一劫,那么,此佛自從滅並以來所經過的劫數,要比這個劫數多出無量無邊百千萬億阿僧祇劫。由於我具足如來特有的知見之力,所以,在我看來,如此久遠的劫數也如同今日一樣,並不長久。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我念過去世、 無量無邊劫, 有佛兩足尊, 名大通智勝。
如人以力磨,  三千大千土, 盡此諸地種, 皆悉以為墨,
過於千國土, 乃下一塵點, 如是展轉點, 盡此諸塵墨。
如是諸國土, 點與不點等、 復盡抹為塵, 一塵為一劫。
此諸微塵數, 其劫復過是, 彼佛滅度來, 如是無量劫。
如來無礙智, 知彼佛滅度, 及聲聞菩薩, 如見今滅度。
諸比丘當知, 佛智淨微妙, 無漏無所礙, 通達無量劫。
我想起在過去世無量無邊劫的時候,有位福、慧具足的佛,名叫大通智勝。假如有人竭盡全力將此大千世界所有國土全都磨成墨汁,然後過一千個國土,灑一點墨汁。如此,將所有的墨汁全部灑完,一點墨汁即一千個國土。再這所有的國土包括點上墨汁的和未點上墨汁的,全都磨成微塵,一塵算作一劫。大通智勝如來滅度以來所經過的劫數比此劫數還多。我釋迦牟尼佛具足圓融無礙的智慧,悉知大通智勝佛及聲聞、菩薩久遠劫前的滅度如同今日滅度一樣。諸位比丘,你們應當知道,佛的智慧是極盡微妙,絕對純淨,所向無礙的,它可以通達無量數劫。
佛告諸比丘:「大通智勝佛、壽五百四十萬億那由他劫。其佛本坐道場,破魔軍已,垂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諸佛法不現在前,如是一小劫乃至十小劫,結跏趺坐,身心不動,而諸佛法猶不在前。」
「爾時忉利諸天、先為彼佛、於菩提樹下、敷師子座,高一由旬,佛於此座、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適坐此座,時諸梵天王、雨眾天華、面百由旬,香風時來,吹去萎華,更雨新者,如是不絕、滿十小劫供養於佛,乃至滅度、常雨此華。四王諸天、為供養佛,常擊天鼓,其餘諸天、作天伎樂,滿十小劫,至於滅度、亦復如是。」
「諸比丘,大通智勝佛過十小劫,諸佛之法、乃現在前,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白話譯文
釋迦牟尼佛又告訴諸比丘說:大通智勝佛壽命長達五百四十萬億那由他劫。本來,該佛在端坐菩提道場,破除一切魔軍的擾亂之後,即可獲得無上聖智,但他那時卻尚未成就佛道,佛法也未出現於前。如此經過一小劫,以至十小劫,大通智勝佛始終結跏趺坐,身心不動,但佛法依然未能出現於前。這時,忉利天上的天人在菩提樹下為佛鋪設了一由旬高的師子座,佛將於此座上獲得無上聖智。就在大通智勝佛剛坐到此師子座上時,諸位梵天王撒下各色天花,散落於佛座四周一百由旬的地方。一陣陣香風吹去了萎謝的花朵,新的天花又紛紛而下。如此持續不斷達十小劫,以鮮花供養於佛。甚至一直到該佛滅度,他們還是照常地散下天花。與此同時,四在天王等諸天神常擊天鼓,其餘諸天神常鳴天樂,他們以此方式供養於佛,長達十小劫,一直到該佛滅度也是如此。諸比丘,大通智勝佛經過了十個小劫,佛法才出現於前,他才最終證得無上聖智。
其佛未出家時,有十六子,其第一者、名曰智積。諸子各有種種珍異玩好之具,聞父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皆捨所珍,往詣佛所。諸母涕泣而隨送之。其祖轉輪聖王、與一百大臣、及餘百千萬億人民,皆共圍繞、隨至道場。咸欲親近大通智勝如來,供養、恭敬,尊重、讚歎。到已、頭面禮足,繞佛畢已,一心合掌、瞻仰世尊,以偈頌曰:
白話譯文
大通智勝佛未出家修道之時,有十六個兒子。第一位兒子名叫智積。每個兒子各有其種種奇異的珍玩之具。他們聽說父親已證得無上聖智,於是都放棄了自己的珍寶,前往佛呆的地方。這些兒子的母親依依不捨,她們流著淚,一同為兒子們送行。他們的祖父即當時的國王與一百名大臣及億萬人民前呼後擁地來到佛的道場,以便親近大通智勝如來,並供養、恭敬、尊重、讚頌這位如來世尊。他們到達佛的住地之後。全都五體投地,頂禮膜拜,並繞佛三匝,以示敬禮,然後,看著世尊,用偈語讚頌佛說:
大威德世尊, 為度眾生故, 於無量億劫, 爾乃得成佛,
諸願已具足, 善哉吉無上。 世尊甚稀有, 一坐十小劫,
身體及手足、 靜然安不動。 其心常惔怕, 未曾有散亂,
究竟永寂滅, 安住無漏法。 今者見世尊  安隱成佛道,
我等得善利, 稱慶大歡喜。 眾生常苦惱、 盲瞑無導師,
不識苦盡道, 不知求解脫。 長夜增惡趣, 減損諸天眾,
從冥入於冥, 永不聞佛名。 今佛得最上、 安隱無漏道,
我等及天人, 為得最大利, 是故咸稽首、 歸命無上尊。
世尊啊,您是世間最有威德的聖者,為了救度十方受苦受難的眾生,您不惜於無量億劫之中堅苦修行,終於證果成佛。您從前所發的一切誓願,如今皆已圓滿實現,這真是太好了!太吉祥了!世尊啊,您真是稀有難得,您一坐就是十小劫,而身體和手足仍寂然安住不動。您的心遠離一切顛倒夢想,沒有一點污染的塵垢,您是那么的淡泊寧靜,從未有過一絲散亂。您已得到了永恆的圓覺,安住於清淨純潔的聖法之中。今天,我們看您安安穩穩地成就了佛道,使我們都得到了很大益處,所以我們懷著萬分激動的心情慶祝這一盛事。我們這些芸芸眾生,總是處在各種苦惱之中,我們如同盲人一樣在黑暗中苦苦掙扎,沒有指引我們前進的導師。所以,我們既不認識脫離苦難的道路,也不知道如何求得解脫,避免這無邊無盡的生死輪迴。在漫漫長夜之中,我們昏昏噩地造下了許多罪業,從而不斷增加了轉生地獄、餓鬼、畜生等惡道的可能性,不斷地減損著進入天神行列的希望。在惡道之中顛倒沉淪的眾生,被無明業障遮蓋了智慧的雙眼,他們從昏暗走向昏暗,從愚昧走向愚昧,永遠連佛的名字都聽不到。如今,我佛得到了至高無上、安穩清淨的佛道,我們和一切天人大眾如同黑暗中看到了明燈,為了得到最大的利益,所以,我們全都叩首致禮,一心一意地皈依於您這位無上的世尊。
爾時十六王子、偈讚佛已,勸請世尊轉於法輪,咸作是言:「世尊說法,多所安隱、憐愍、饒益、諸天人民。」重說偈言:
白話譯文
十六位王子以偈語讚頌完大通智勝佛之後,便勸請佛為他們講經說法,他們異口同聲說道:世尊啊!請您為我們演說無上妙法,令我們一切眾生都得到安穩。請您憐憫並饒益一切天眾和人民吧!接著,他們又以偈頌形式說道:
世雄無等倫, 百福自莊嚴, 得無上智慧。 願為世間說,
度脫於我等、 及諸眾生類, 為分別顯示, 令得是智慧。
若我等得佛, 眾生亦復然。 世尊知眾生  深心之所念,
亦知所行道, 又知智慧力, 欲樂及修福, 宿命所行業。
世尊悉知已, 當轉無上輪。
世尊啊!您是無與倫比的大聖雄,您以百種福德自我莊嚴,相貌殊妙,威儀無缺,您所得到的智慧是至高無上的。願佛為世間一切眾生說出微妙之法,使我們及其他各種類型的眾生都能速離苦海,早登覺岸。現在,就請佛分別開示,令我們也得到這種無上的智慧。如果我們能夠證得佛果,其他一切六道眾生也就同樣證得佛果。世尊,您知道眾生內心深處所想念的是什麼,您也知道眾生所行之道,您還知道眾生智慧力的大小以及他們的欲望、樂趣、所修之福和前世所行之業。世尊啊!您對眾生的一切都瞭若指掌,現在就請您為我們轉無上之妙法輪吧!
佛告諸比丘:『大通智勝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十方各五百萬億諸佛世界、六種震動,其國中間幽冥之處,日月威光所不能照,而皆大明。其中眾生,各得相見,咸作是言:『此中云何忽生眾生,又其國界、諸天宮殿、乃至梵宮、六種震動,大光普照,遍滿世界,勝諸天光。』
爾時東方五百萬億諸國土中、梵天宮殿,光明照曜,倍於常明。諸梵天王、各作是念:「今者宮殿光明,昔所未有。以何因緣、而現此相?」是時諸梵天王、即各相詣,共議此事。時彼眾中、有一大梵天王,名救一切,為諸梵眾而說偈言:
白話譯文
釋迦牟尼佛對參加法會的諸位比丘繼續說道:那時,大通智勝佛獲得無上聖智,從而證果成佛,十方之內各有五百萬億佛國世界頓時發生了六種震動。在這些佛國之內,那些日月亮光所不能照到的幽暗之處,都同時現出光明。在這些地方的眾生也都各得相見,所以,他們都這樣驚訝地說:這裡忽然從什麼地方來了這么多眾生?另外,在這些國土的範圍內,諸天的宮殿乃至梵天的宮殿皆產生了六種震動,光明普照整個世界,亮度勝過了日月之光。
這時,東方有五百萬億國土中的梵天宮殿皆得光明照耀,其光勝過通常的光好多倍。所有的梵天王都這樣想:今天宮殿中的這種光明過去從未有過,是何因緣能出現如此的瑞相呢?於是,所有的梵天王便立即相互拜訪,共同議論此事。此時,他們當中有一位梵天王,名叫救一切,他為所有的梵天大眾說出一首偈語:
我等諸宮殿, 光明昔未有, 此是何因緣, 宜各共求之。
為大德天生, 為佛出世間, 而此大光明、 遍照於十方。
我們宮殿之中的這種光明過去從未有過,這到底是什麼因緣,我們應當共同尋求這光明的來源。依我推測,這也許是某一位大德聖人出世了,或者是有佛出現於世,因而才有如此的光明,照遍了整個十方世界。
爾時五百萬億國土諸梵天王,與宮殿俱,各以衣祴,盛諸天華,共詣西方、推尋是相。見大通智勝如來、處於道場菩提樹下,坐師子座,諸天、龍王、乾闥婆、緊那羅、摩侯羅伽、人非人、等,恭敬圍繞,及見十六王子、請佛轉法輪。
即時諸梵天王頭面禮佛,繞百千匝,即以天華而散佛上。其所散華、如須彌山,並以供養佛菩提樹,其菩提樹、高十由旬,華供養已,各以宮殿奉上彼佛,而作是言:「惟見哀愍,饒益我等,所獻宮殿,願垂納受。」時諸梵天王、即於佛前,一心同聲、以偈頌曰:
白話譯文
釋迦牟尼佛接著說:那時,東方五百萬億國土中所有的梵天王隨身帶著他們各自的宮殿,又用衣服盛滿了天花,一共到西方去,推究探尋這種光明的來源。他們在遙遠的西方看見大通智勝如來正坐在菩提樹下的師子座上,許多天神、龍王、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都非常恭敬地圍繞在佛的周圍,他們還看見十六位王子正在請佛說法。於是,這些梵天王們立即用其頭面禮佛之足,並繞佛百千圈,還以天花散在佛的身上。所散的天花猶如須彌山那么多,同時,他們還以天花來供養佛的菩提樹。菩提樹高十由旬。用天花供養之後,他們又以各自的宮殿奉獻於佛,然後說:請佛慈悲哀憫我們,饒益我們。我們所奉獻的宮殿,希望您能夠接受。這時,所有的梵天王就全都跪在佛的面前,懷著同樣的心情異口同聲地誦偈說:
世尊甚稀有, 難可得值遇, 具無量功德, 能救護一切。
天人之大師, 哀愍於世間, 十方諸眾生, 普皆蒙饒益。
我等所從來、 五百萬億國, 捨深禪定樂, 為供養佛故。
我等先世福, 宮殿甚嚴飾, 今以奉世尊, 唯願哀納受。
世尊啊!您是世上最稀有的聖者,要想遇見您那可真是太難了。您具足了無量的功德,能夠救護一切眾生。您是諸天和人類的偉大導師,能哀湣世間所有眾生,使他們都能蒙受益處。我等梵天王從五百萬億國土而來,我們都捨棄了參禪入定的樂趣,就是為了來供養您。由於我們先世修下了福業,從而獲得如此莊嚴的宮殿。今天,我們就將這心愛的宮殿奉獻給您,惟願您能哀憫我們的一片苦心,接受我們的這種供養!
爾時諸梵天王、偈讚佛已,各作是言:「惟願世尊轉於法輪,度脫眾生,開涅槃道。」時諸梵天王、一心同聲、而說偈言:
白話譯文
諸梵天王誦完偈後,又各自說道:惟願世尊能為我們講經說法,以度脫一切受苦難的眾生,為他們開示一條通向涅槃的大道!接著,所有的梵天王又一心而同聲地誦偈道:
世雄兩足尊, 惟願演說法, 以大慈悲力、 度苦惱眾生。
世尊啊!您是福、慧雙足的無上聖尊,惟願您能為我等眾生演說佛道妙法,希望能以世尊大慈大悲的力量,來救度一切受苦難纏縛的眾生,使他們早脫苦海,超登彼岸!
爾時大通智勝如來,默然許之。
這時,大通智勝如來便默許了他們的請求。
又諸比丘,東南方五百萬億國土、諸大梵王,各自見宮殿光明照曜,昔所未有。歡喜踴躍,生稀有心,即各相詣,共議此事。時彼眾中、有一大梵天王,名曰大悲,為諸梵眾而說偈言:
白話譯文
釋迦牟尼佛又說:另外,諸比丘,東南方五百萬億國土中的所有梵天王,都發現各自的宮殿光明照耀,從未有過,他們個個歡欣鼓舞,嘆為稀有。於是,諸梵天王便立即相互拜訪,共議此事。這時,他們之中有一大梵天王,名叫大悲,為諸梵眾說出一首偈語:
是事何因緣、 而現如此相, 我等諸宮殿, 光明昔未有。
為大德天生, 為佛出世間, 未曾見此相, 當共一心求。
過千萬億土, 尋光共推之, 多是佛出世, 度脫苦眾生。
這件事到底是什麼原因?為什麼會出現如此的瑞相呢?我們宮殿過去可從來沒有這樣燦爛奪目的光明,莫非是大德從天, 上降生了?抑或是佛出現於世間?我們從沒有見過這樣美妙的境界,所以就讓我們大家一起來推測它的來源吧!經過千萬億個國土,尋找這光明的源頭,那裡肯定是有佛出世,他將救度一切苦難的眾生。
爾時五百萬億諸梵天王、與宮殿俱,各以衣祴盛諸天華,共詣西北方、推尋是相。見大通智勝如來、處於道場菩提樹下,坐師子座,諸天、龍王、乾闥婆、緊那羅、摩侯羅伽、人非人、等,恭敬圍繞,及見十六王子、請佛轉法輪。
時諸梵天王頭面禮佛,繞百千匝,即以天華而散佛上。所散之華、如須彌山,並以供養佛菩提樹。華供養已,各以宮殿奉上彼佛,而作是言:「惟見哀愍,饒益我等,所獻宮殿,願垂納受。」爾時諸梵天王、即於佛前,一心同聲、以偈頌曰:
白話譯文
這時,五百萬億梵天王各自隨身帶著他們的宮殿,並各以其天衣盛著五光十色的天花,一同向西北方向去索尋這種瑞相的起源。在遙遠的東南方有一個佛國,諸梵天王在此看見大通智勝如來正坐在道場內一菩提樹下的師子座上,諸天神、龍王、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都非常恭敬地圍繞在佛的周圍。諸天王還看見十六位王子正在請佛說法。這時,所有的梵天王都上前以其頭面禮佛之足,並繞佛百千匝,以示崇敬,然後還用天花散在佛的身上。所散的天花如須彌山一樣眾多。他們還將天花拿來供養佛的菩提樹。以花供養之後,梵天王們又各以其宮殿奉獻給大通智勝佛,並說:惟願佛慈悲哀憫我們,饒益我們。現在我們就把我們最心愛的宮殿奉獻您,希望您能夠接受。接著,諸梵天王便在佛面前一心而同聲地以偈頌讚道:
聖主天中王, 迦陵頻伽聲, 哀愍眾生者, 我等今敬禮。
世尊甚稀有, 久遠乃一現, 一百八十劫、 空過無有佛,
三惡道充滿, 諸天眾減少, 今佛出於世, 為眾生作眼,
世間所歸趨, 救護於一切, 為眾生之父, 哀愍饒益者。
我等宿福慶, 今得值世尊。
世尊啊!您是聖中之主,天中之王。您說法的聲音就好像好聲鳥在鳴叫,非常悅耳動聽。您是哀憫眾生的大慈悲者,我們五百萬億梵天王現在向您敬禮。世尊啊!您是多么的難遭難遇啊!因為佛都是經歷極其久遠的劫數之後才出現於世的。從古到今已有一百八十劫沒有佛出世了。由於沒有佛的教化指迷,越來越多的眾生墮落於地獄、餓鬼、畜生三惡道之中,而往生善道成為天神者卻一天比一天減少。如今。這個悲慘的世界終於迎來了佛的誕生,您將撥開迷途眾生的雙眼,給這昏暗的世界帶來希望的曙光。所以,世間所有的眾生都會依於您,都會跟您修行。您將救度保護世間的每一位眾生,所以,您就是我們所有眾生的慈父,只有您才能哀湣我們的痛苦,只有您才能給我們帶來巨大的幸福。我們這些天神皆因在前世曾作過功德和善事,所以今世才這么幸運能遇見佛,這是很值得慶賀的。
爾時諸梵天王、偈讚佛已,各作是言:「惟願世尊哀愍一切,轉於法輪,度脫眾生。」時諸梵天王、一心同聲、而說偈言:
白話譯文
梵天王們誦偈贊佛之後,又都這樣說道:惟願世尊哀憫一切眾生,為我們轉妙法輪,說無上的佛法,教我們如何了生脫死,離苦得樂。這時,所有的梵天王又一心而同聲地誦偈道:
大聖轉法輪, 顯示諸法相, 度苦惱眾生, 令得大歡喜。
眾生聞此法, 得道若生天, 諸惡道減少, 忍善者增益。
大聖啊!請您轉動那微妙的法輪,為我們顯示宇宙萬法之實相,使我們這些苦惱難熬的眾生離苦得樂,獲得最大的幸福。眾生如果聽了您的說法,就會得道升天,這樣一來地獄、餓鬼、畜生等惡道中的眾生將會日益減少,而修持忍辱和十善的人則會不斷增多,那時的世界將是多么的美好啊!
爾時大通智勝如來默然許之。
這時,大通智勝如來便默許了這些梵天王的請求。
又、諸比丘,南方五百萬億國土、諸大梵王,各自見宮殿光明照曜,昔所未有。歡喜踴躍,生稀有心,即各相詣,共議此事:「以何因緣,我等宮殿有此光曜?」時彼眾中、有一大梵天王,名曰妙法,為諸梵眾而說偈言:
白話譯文
釋迦牟尼佛說:另外,諸比丘,南方五百萬億國土中的所有的大梵天王都看到各自的宮殿為一種從未有過的光明所照耀,他們歡喜跳躍,甚感美妙。於是,他們相互走訪,共議此事,大家都不明白自己的宮殿怎么忽然會有這般光明。這時,他們中間有一位名叫妙法的大梵天王,為諸梵天王說了一首偈語:
我等諸宮殿, 光明甚威曜, 此非無因緣, 是相宜求之。
過於百千劫, 未曾見是相, 為大德天生, 為佛出世間。
我們諸位梵天王的宮殿,今日能有如此威曜的光明,這絕非無緣無故,所以,我們應當好好地探求一下這種瑞相的來源。千百年來,我們未見過這種瑞相,這不是因為有某大德從天而生,就是因為有佛出現於世。
爾時五百萬億諸梵天王、與宮殿俱,各以衣祴盛諸天華,共詣北方、推尋是相。見大通智勝如來、處於道場菩提樹下,坐師子座,諸天、龍王、乾闥婆、緊那羅、摩侯羅伽、人非人、等,恭敬圍繞,及見十六王子請佛轉法輪。
時諸梵天王、頭面禮佛,繞百千匝,即以天華而散佛上。所散之華、如須彌山,並以供養佛菩提樹。華供養已,各以宮殿、奉上彼佛,而作是言:「惟見哀愍、饒益我等,所獻宮殿,願垂納受。」爾時諸梵天王,即於佛前、一心同聲、以偈頌曰:
白話譯文
這時,五百萬億梵天王帶著他們各自的宮殿,並用其衣服盛著天花,一同來到北方尋找這光明瑞相的起源。他們看見大通智勝如來坐在道場內一菩提樹下的師子座上,天神、龍王、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非常恭敬地圍繞在佛的周圍。他們還看見十六位王子正在請求佛為眾生轉法輪,演法旨。於是,所有梵天王皆來到佛的面前,以其頭面禮佛之足,並繞佛千百匝,還把天花散在佛的身上。所散的天花多如須彌山。他們還用天花供養佛的菩提樹。以花供養之後,梵天王們各將其宮殿奉獻給佛,並說:惟願佛大慈大悲,哀憫我們的一片苦心,並給我們帶來巨大的好處。所獻的宮殿,請您惠納。接著,梵天王們跪倒在佛前,一心而同聲地頌偈道:
世尊甚難見, 破諸煩惱者, 過百三十劫 , 今乃得一見。
諸饑渴眾生, 以法雨充滿, 昔所未曾睹、 無量智慧者,
如優曇缽華, 今日乃值遇。 我等諸宮殿, 蒙光故嚴飾,
世尊大慈愍, 惟願垂納受。
世尊啊!見到您可真是太不容易了。您是破除一切煩惱的大聖人,一百三十劫過去了。今天才得見到,所有饑渴中掙扎的眾生如今終於能夠在您的法雨之中得到充分的沐浴。過去我們未見過像您這樣具有無量智慧的聖者,您就像名貴珍稀的優曇缽花一樣,今天總算讓我們碰上了。我們的宮殿蒙您的瑞光照耀,從而變得如此莊嚴華麗,現在,就請您大發慈悲憐憫之心,接受我們所奉獻的宮殿吧!
爾時諸梵天王、偈讚佛已,各作是言:「惟願世尊轉於法輪,令一切世間、諸天、魔、梵、沙門、婆羅門,皆獲安隱、而得度脫。」時諸梵天王,一心同聲、以偈頌曰:
白話譯文
梵天王們誦完偈語之後,又異口同聲地說:惟願世尊講說佛法,使所有世間的天眾、魔眾、梵眾、沙門、婆羅門等都能度脫苦海,獲得安穩。這時,所有的梵天王們又一心而同聲地誦偈贊佛道:
惟願天人尊、 轉無上法輪, 擊於大法鼓, 而吹大法螺,
普雨大法雨, 度無量眾生。 我等咸歸請, 當演深遠音。
爾時大通智勝如來默然許之。西南方、乃至下方,亦復如是。
白話譯文
惟願天神人類所尊敬的如來世尊為我們轉無上的妙法輪,擊大法鼓、吹大法螺,雨大法雨,從而度脫無量眾生。我們諸天神都皈依於您,就請您唱出深遠的法音吧!
此時,大通智勝如來便默許了這大批梵天王的請求。
爾時上方五百萬億國土、諸大梵王,皆悉自睹所止宮殿、光明威曜,昔所未有。歡喜踴躍,生稀有心,即各相詣,共議此事:「以何因緣,我等宮殿,有斯光明?」時彼眾中、有一大梵天王,名曰尸棄,為諸梵眾而說偈言:
白話譯文
釋迦牟尼佛對法會中的比丘們繼續講道:那時,西南方以至西方、西北方、北方、東北方、下方也都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上方也是如此。那裡也有五百萬億國土,其中的大梵天王都親眼看見他們所居住的宮殿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威曜光明,他們歡喜跳躍,心中感到極其稀奇難得。於是,他們奔相走告,共議此事,都在發出疑問:我們的宮殿為什麼會出現這般光明?當時,他們中間有一位名叫屍棄的大梵天王,為諸梵眾說了一首偈語:
今以何因緣, 我等諸宮殿、 威德光明曜, 嚴飾未曾有。
如是之妙相, 昔所未聞見, 為大德天生, 為佛出世間。
今天到底是什麼原因,我們的宮殿會出現這種前所未有、莊嚴輝煌、具有無比威德的光明?這種微妙的景象,過去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這不是因為有大德從天降生,就是因為有佛出於世間。
爾時五百萬億諸梵天王、與宮殿俱,各以衣祴盛諸天華,共詣下方、推尋是相。見大通智勝如來、處於道場菩提樹下,坐師子座,諸天、龍王、乾闥婆、緊那羅、摩侯羅伽、人非人、等,恭敬圍繞,及見十六王子請佛轉法輪。
時諸梵天王頭面禮佛,繞百千匝,即以天華而散佛上。所散之華、如須彌山,並以供養佛菩提樹。華供養已,各以宮殿、奉上彼佛,而作是言:「惟見哀愍、饒益我等,所獻宮殿,願垂納受。」時諸梵天王,即於佛前、一心同聲、以偈頌曰:
白話譯文
這時,上方五百萬億梵天王各自以其衣盛滿五光十色的天花,坐在他們的宮殿之中,向下方而來,一起追尋找這瑞相的來源。他們看見大通智勝如來坐在道場之中一菩提樹下的師子座上,諸天神、龍王、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都非常恭敬圍繞在佛的周圍。他們還看見十六位王子正在請求佛講說佛法。於是,這些從上方來諸世界的梵天王們立即上前,以其頭面禮佛之足,並繞佛千百匝,然後,他們又拿出天花,散在佛的身上。所散的天花如須彌山一樣眾多。他們還以天花供養佛的菩提樹。以花供養之後,梵天王們又各以其宮殿奉獻給佛,說道:惟願世尊哀憫並饒益我們,希您能接受我們所獻的宮殿。接著,梵天王們便跪倒於佛前,一心而同聲地誦偈贊佛道:
善哉見諸佛, 救世之聖尊, 能於三界獄, 勉出諸眾生。
普智天人尊, 哀愍群萌類, 能開甘露門, 廣度於一切。
於昔無量劫, 空過無有佛, 世尊未出時, 十方常暗冥,
三惡道增長, 阿修羅亦盛, 諸天眾轉減, 死多墮惡道。
不從佛聞法, 常行不善事, 色力及智慧, 斯等皆減少,
罪業因緣故, 失樂及樂想, 住於邪見法, 不識善儀則,
不蒙佛所化, 常墮於惡道。 佛為世間眼, 久遠時乃出,
哀愍諸眾生, 故現於世間。 超出成正覺, 我等甚欣慶,
及餘一切眾, 喜歎未曾有。 我等諸宮殿, 蒙光故嚴飾,
今以奉世尊, 惟垂哀納受。 願以此功德, 普及於一切,
我等與眾生、 皆共成佛道。
善哉!善哉!我們能夠遇見諸佛,可真是太幸運了!佛是救世的聖尊,難令一切眾生超出欲界、色界、無色界等三界的牢獄。佛具足一切微妙的智慧,是所有天神和人類的導師。您大慈大悲,哀憫一切有情無情的眾生,能為他們揭開甘露的法門。過去無量劫均已白白空過,始終無有一佛現世。在您未出現之前的漫漫歲月中,十方界內一片灰暗,眾生在黑夜之中苦苦掙扎,不斷地墮入地獄、餓鬼、畜生等三惡道之中。淪落於多怒好鬥、為非作歹的阿修羅道中的眾生就更多了。與此同時,善道中的天神們日益減少,他們也在一個個地轉生於惡道之中。在這無佛無法、罪惡充斥的黑暗世界中,眾生根本沒有聽過佛說法,所以他們也長期不行善事,軀體之力與智慧之力與日俱減。由於不斷作惡造業,眾生失去了本有的一切快樂,也不再去追求快樂,他們完全沉溺於邪見謬法之中,不知道善良的威儀和準則。總之,由於得不到佛的教化,他們生生死死都輪迴於三惡道中,飽受無盡的痛苦。如來世尊是世間一切眾生的明眼善知識,歷經極其遙遠的時代才會出現於世,而其出於世,也是因為他有慈悲之心,哀憫眾生的緣故。他雖然現身於世,但卻超出塵俗,成就了無上聖智。我等梵天大眾感到十分欣喜和慶幸,其他一切眾生也從未有今天這樣歡快激動。承蒙您的光明照耀,我們的宮殿變得如此莊嚴。現在,我們就它奉獻給世尊,惟願您大發慈悲接受我們的這種供養。我們願將這種供養佛的功德,普遍回向於一切眾生,願我們與一切眾生共成佛道!
爾時五百萬億諸梵天王、偈讚佛已,各白佛言:「惟願世尊轉於法輪,多所安隱,多所度脫。」時諸梵天王而說偈言:
世尊轉法輪, 擊甘露法鼓, 度苦惱眾生, 開示涅槃道。
惟願受我請, 以大微妙音, 哀愍而敷演、 無量劫集法。
白話譯文
這批來自上方諸國土的五百萬億梵天王以偈贊佛之後,又對佛說:現在惟願世尊能為我們轉法輪,說佛道,使我們得到安穩,得到解脫。接著,梵天王們又誦偈說:
世尊啊!轉起您那微妙的法輪吧!擊起您那甘露的法鼓吧!您將度脫一切受苦受難的眾生,您將為我們開示一條通往妙樂涅槃的道路!惟願您能夠接受我們的請求,哀憫我們這些迷途的眾生,以您那宏亮微妙的聲音,去敷演那無量劫來積集的聖潔佛法!
爾時大通智勝如來、受十方諸梵天王、及十六王子請,即時三轉十二行法輪,若沙門、婆羅門,若天、魔、梵、及餘世間所不能轉,謂是苦,是苦集,是苦滅,是苦滅道。及廣說十二因緣法,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憂悲苦惱。無明滅、則行滅,行滅、則識滅,識滅、則名色滅,名色滅、則六入滅,六入滅、則觸滅,觸滅、則受滅,受滅、則愛滅,愛滅、則取滅,取滅、則有滅,有滅、則生滅,生滅、則老死憂悲苦惱滅。
白話譯文
釋迦牟尼佛接著說:那時,大通智勝如來接受來自十方的所有大梵天王和十六位王子的請求,立即為他們從不同角度分別三次講述苦、集、滅、道四諦的義理,共講十二次,故稱三轉十二法輪。無論是沙門、婆羅門,還是天眾、魔眾、大梵天王,甚至世間其他一切眾生,都不能轉這種微妙的法輪。佛對他們講三界諸苦、苦的原因、滅苦之後的境界以及滅苦的途徑。佛還為他們詳細講解十二因緣之法:無明緣行,即不懂佛法的愚痴無知(無明)引起種種世俗的意志活動(行)。行緣識,即由意志活動牽引力,使托胎時的心識即精神活動(識)向與意志活動相應的處所投生。識緣名色,即由精神活動引起母胎內部心(名)、身(色)的發育。名色緣六入,即胎兒由身心混沌狀態發育出不同的認識器官:眼、耳、鼻、舌、身、意、合稱六入。六入緣觸,即胎兒出生後,六種認識器官與外界事物接觸而產生觸覺。觸覺受,即由於年齡增長,心識漸次以達,認識器官與外界相接觸時,產生苦、樂、不苦不樂三種感受。受緣愛,即對於外界由感愛進而產生了貪愛。愛緣取,即隨著貪愛的轉盛,導致對外界可享受的一切執著不放(取)。取緣有,即由於執著而產生種種思想行為(有),這些起思想行為是能產生當來果報的善惡之業,故名其為有。有緣生,即所造的業必然產生果報,從而導致來世的再生。生緣老死,憂悲苦惱,即有生必有衰老和死亡,必有憂悲和苦惱。如果無明滅,則行滅;行滅則識滅;識滅則名色滅;名色滅則六入滅;六入滅則觸滅;觸滅則受滅;受滅則愛滅;愛滅則取滅;取滅則有滅;有滅則生滅;生滅則老死憂悲苦惱滅。
佛於天人大眾之中、說是法時,六百萬億那由他人,以不受一切法故,而於諸漏、心得解脫,皆得深妙禪定,三明、六通,具八解脫。第二第三第四說法時,千萬億恒河沙那由他等眾生,亦以不受一切法故,而於諸漏、心得解脫。從是已後,諸聲聞眾、無量無邊不可稱數。
白話譯文
大通智勝佛為天神和人類講此法時,有六百萬億那由他的人均聞法開悟,捨棄一切惡法,從而解脫了內心深處貪、瞋、痴等煩惱的束縛,證得了甚深微妙的禪定和三種明達、六種神通,還具足八種解脫。第二、第三、第四次說法時,又有億萬恆河沙那由他眾生聞法開悟,他們也捨棄了一切惡法,解脫了內心各種煩惱的束縛。從此以後,從佛聞法而開悟的聲聞大眾無量無邊,不計其數。
爾時十六王子、皆以童子出家、而為沙彌,諸根通利,智慧明了,已曾供養百千萬億諸佛,淨修梵行,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俱白佛言:「世尊,是諸無量千萬億大德聲聞,皆已成就,世尊,亦當為我等說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我等聞已,皆共修學。世尊,我等志願如來知見,深心所念,佛自證知。」爾時轉輪聖王所將眾中、八萬億人,見十六王子出家,亦求出家。王即聽許。
爾時彼佛受沙彌請,過二萬劫已,乃於四眾之中、說是大乘經,名妙法蓮華、教菩薩法、佛所護念。說是經已,十六沙彌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皆共受持,諷誦通利。
白話譯文
那時,十六位王子皆以童子之身分出家為沙彌。他們的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非常通利,智慧十分明了。他們在過去世中曾經供養過千萬個佛,並在諸佛所,淨修梵行,一心追求佛的無上聖智。他們一塊兒對大通智勝佛說:世尊,這些無量千萬億的大德均已成就了聲聞果位。您現在也應當為我們講說至高無上的佛智。我們聽聞之後,都將共同修學。世尊,我們志願得到佛的正知正見,這是我們內心深處的強烈願望,您是知道的。這時,轉輪聖王所領導的大眾中有八萬億人,他們見十六位王子出家修行,也都要求出家。國王便答應了。
這時大通智勝佛受沙彌們的請求,過二萬劫之後,才於四眾弟子中講說這部大乘經,名叫《妙法蓮華經》,它是教化大乘菩薩的法門,受到佛的護持和關懷。佛講完此經後,十六位沙彌為求證至高無上的佛智而一心受持,諷誦不息,全面領會貫通。
說是經時,十六菩薩沙彌皆悉信受,聲聞眾中、亦有信解,其餘眾生、千萬億種,皆生疑惑。佛說是經,於八千劫、未曾休廢,說此經已,即入靜室,住於禪定、八萬四千劫。是時十六菩薩沙彌、知佛入室、寂然禪定,各升法座,亦於八萬四千劫、為四部眾、廣說分別妙法華經,一一皆度六百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等眾生,示教、利喜,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白話譯文
釋迦牟尼佛接著說:大通智勝佛講說《妙法蓮華經》時,十六位發菩薩心的沙彌都完全相信,受持不疑。聲聞大眾中也有許多人恍然大悟,一心信解。其餘千萬億種類的眾生均心生疑惑。大通智勝佛在長達八千劫的時間裡,一直講說此經,始終未曾中斷。說完此經後,大通已入智勝佛便進入靜室,參禪入定八萬四千劫。那時,十六位發菩薩心的沙彌知道大通智勝佛於靜室,寂然禪定,於是他們各升法座,在佛入定的八萬四千劫當中,為比丘、比丘尼以及在家的男、女居士等四部眾廣泛講說《妙法蓮華經》。他們每人均度脫了六百萬億那由他恆河沙數的眾生,為他們分別開示大乘教門,使他們得到歡喜和利益,引導他們樹立追求無上佛智的信心。
大通智勝佛過八萬四千劫已,從三昧起,往詣法座、安詳而坐,普告大眾:「是十六菩薩沙彌、甚為稀有,諸根通利,智慧明了,已曾供養無量千萬億數諸佛。於諸佛所,常修梵行,受持佛智,開示眾生、令入其中。汝等皆當數數親近而供養之。所以者何。若聲聞、辟支佛、及諸菩薩,能信是十六菩薩所說經法、受持不毀者,是人皆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來之慧。
白話譯文
經過八萬四千劫之後,大通智勝佛從如如不動,了了常明的三昧之中出定,來到他的法座上,安詳而坐,對所有眾生宣告道:這十六位發菩薩心的沙彌是很得的,他們個個聰明伶俐,智慧明了,均曾供養過無量億個如來世尊,並在為些佛那裡常修梵行,受持佛智,開示教導一切眾生,使他們都能得到佛的智慧。所以,你們應當常常親近並供養他們。
為什麼呢?因為,如果聲聞弟子或者辟支佛,甚至是諸大菩薩,能夠相信這十六位菩薩所說的經法,並依其修行,不生毀謗,那么,這些人都將證得至高無上的如來智慧。
佛告諸比丘:「是十六菩薩、常樂說是妙法蓮華經,一一菩薩,所化六百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等眾生,世世所生、與菩薩俱,從其聞法,悉皆信解,以此因緣,得值四百萬億諸佛世尊,於今不盡。」
白話譯文
釋迦牟尼佛告訴諸比丘說:這十六位菩薩長期以來一直樂意說部《妙法蓮華經》。他們每一位所教化的六百萬億那由他恆河沙數那么多的眾生,信解無礙,持行不息。因為這個緣故,這些眾生即可得見四萬億佛世尊,至今依然如此。
「諸比丘,我今語汝,彼佛弟子十六沙彌,今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於十方國土、現在說法,有無量百千萬億菩薩、聲聞、以為眷屬。其二沙彌,東方作佛,一名阿📷,在歡喜國,二名須彌頂。東南方二佛,一名師子音,二名師子相。南方二佛,一名虛空住,二名常滅。西南方二佛,一名帝相,二名梵相。西方二佛,一名阿彌陀,二名度一切世間苦惱。西北方二佛,一名多摩羅跋栴檀香神通,二名須彌相。北方二佛,一名雲自在,二名雲自在王。東北方佛、名壞一切世間怖畏,第十六、我釋迦牟尼佛,於娑婆國土、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白話譯文
釋迦牟尼佛又說:諸位比丘,我現在告訴你們,那位大通智勝佛的弟子十六位沙彌,如今皆已得到了至高無上、圓融無礙的佛智慧,他們現在正在十方界內諸國土中以佛的身份為眾生講經說法,有無量百千萬億菩薩和聲聞作為他們的眷屬。其中兩位沙彌在東方作佛,第一位名叫阿閦佛,在歡喜國;第二位名叫須彌頂。又有兩位沙彌在東南方作佛,第一位名叫師子音,第二位名叫師子相。南方也有兩位,一位名叫虛空住佛,一位名叫常滅佛。西南方二位佛,一位名叫帝相,一位名叫梵相。西方有兩位佛,一位名叫阿彌陀佛,一位名叫度一切世間苦惱佛。西北方有兩位佛,一位名叫多摩羅跋栴檀香神通,一位名叫須彌相。北方有兩位佛,一位名叫雲自在,一位名雲自在王。東北方的佛名叫壞一切世間怖畏。第十六沙彌在娑婆國土成就佛的無上聖智而成佛,此即是我釋迦牟尼佛。
「諸比丘,我等為沙彌時,各各教化無量百千萬億恒河沙等眾生,從我聞法,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此諸眾生,於今有住聲聞地者,我常教化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諸人等,應以是法、漸入佛道。所以者何。如來智慧,難信難解。爾時所化無量恒河沙等眾生者,汝等諸比丘、及我滅度後、未來世中聲聞弟子是也。
我滅度後,復有弟子、不聞是經,不知不覺菩薩所行,自於所得功德、生滅度想,當入涅槃。我於餘國作佛,更有異名,是人雖生滅度之想、入於涅槃,而於彼土、求佛智慧,得聞是經,惟以佛乘而得滅度,更無餘乘,除諸如來方便說法。」
「諸比丘,若如來自知涅槃時到,眾又清淨,信解堅固,了達空法,深入禪定,便集諸菩薩及聲聞眾,為說是經。世間無有二乘而得滅度,惟一佛乘得滅度耳。
白話譯文
諸位比丘,我們第十六佛在作沙彌時,各自都曾教化了無量百千萬億恆河沙數那么多的眾生。這些眾生從我們那裡聽聞佛法之後,便都為著證成至高無上的佛智而奮鬥。今天,這些眾生中有的達到聲聞果位,我也常教化他們繼續前進,朝著至高無上的佛智而精進修行。這些人將在此佛法的指引下,逐漸進入微妙的佛道。為什麼呢?因為如來世尊的智慧深奧微妙,難信難解。難信故不容易修行;難解故不容易證果。那時候我所教化的無量恆河沙數眾生,就是你們這些比丘以及我滅度以後未來世中的聲聞弟子。
釋迦牟尼佛又說:我滅度後,還會有一部分弟子不聽聞這部《妙法蓮華經》。他們好樂小乘法,對大乘菩薩法門不知不覺。這些小乘弟子自認為已修到一定的功德,由此即可自我滅度,進入涅槃。屆時,我將在其他國土中作佛,也將更換為另外的佛名。這些小乘弟子雖然自認為小乘功德即可自我滅度,進入涅槃,但他們在那個國土中又會求取佛智,從而將會聽到這部大乘經典。總之,只有通過唯一的佛乘才可獲得真正的、最終的滅度,除此之外,絕無其他的乘可獲如此真實的滅度。當然,有的佛也用方便法門來開導眾生,但這只是權宜之法,最真實的法只是唯一的佛乘。
諸位比丘,假使佛知道自己涅槃的時刻已到,座下所有大眾也都心清意淨,信仰堅定,理解力很強,他們都能了達法空之理,並能參入甚深的禪定,如此,佛就會召開一切菩薩及聲聞大眾,為他們講說這部《妙法蓮華經》。因為世間所有的眾生均不可能通過二乘法而得到滅度,只有佛乘才是獲得真實滅度的唯一途徑。
比丘當知,如來方便、深入眾生之性,如其志樂小法,深著五欲,為是等故、說於涅槃,是人若聞,則便信受。」
白話譯文
釋迦牟尼佛接著又對諸比丘說:你們應當知道,如來具有方便說法的能力,他深知一切眾生的特性,知道他們的志向和興趣在於小乘之法,也知道他們深深地貪著於世俗的五種欲望,所以,佛便為這些人說小乘的滅度,他們聽了便會接受,並隨之而精進修行。
「譬如五百由旬險難惡道,曠絕無人、怖畏之處,若有多眾,欲過此道、至珍寶處。有一導師,聰慧明達,善知險道通塞之相,將導眾人,欲過此難。所將人眾、中路懈退,白導師言:『我等疲極、而復怖畏,不能復進,前路猶遠,今欲退還。』導師多諸方便、而作是念,此等可愍,云何捨大珍寶而欲退還。作是念已,以方便力,於險道中,過三百由旬、化作一城。告眾人言:『汝等勿怖,莫得退還。今此大城,可於中止,隨意所作,若入是城,快得安隱。若能前至寶所,亦可得去。』是時疲極之眾、心大歡喜,歎未曾有:『我等今者、免斯惡道,快得安隱。』於是眾人前入化城,生已度想,生安隱想。爾時導師,知此人眾既得止息,無復疲倦。即滅化城,語眾人言:『汝等去來,寶處在近。向者大城,我所化作、為止息耳。』」
白話譯文
釋迦牟尼佛又舉例說:譬如有一段長達五百由旬的險難惡道,這裡曠絕無人,險惡無比,恐怖至極。但只有走過這條道才能到達一切珍寶所藏之處,所以,有許多人想走過這條道路。這時,有一位導師,非常聰明能幹,熟知這條險道的具體情況,於是,他發心引導眾人走過這段險道。但是,他率領的這些人走到中途時,心生懈怠,想退回去,不再向前走了。他們對導師說:我們疲憊不堪,加之也十分害怕,所以都不敢再向前走了。前面的路還很長,現在我們想退回去。這位導師靈活機動。具有隨機應變的方便法門,他想:這些人真是可悲可憐,為何要捨棄大量的珍寶而往後退呢?想到這裡,他只好以其方便權宜的神力,在險道中三百由旬的地方,化出一個虛幻的城市,然後對眾人說:你們不要害怕,更不能後退。
現在,你們可以到前面這座大城市裡住下來,在這城裡,你們就可以隨意行動。假如能進入此城,即可很快地得到安穩。到時,你們若想再繼續前進到藏寶之處,也是可以到達的。這時,身疲力倦到極點的眾人忽然看見前面有一座城市,個個心中充滿了從未有過的歡喜。他們說:我們現在終於可以避開這條險惡之道,馬上就可以得到安穩了!於是,眾人繼續前行,進入那座化城。此時,他們認為自己已經超度,已經得到了安穩。導師知道這些人已得到休息,不再疲倦了,於是,他又使出方便神力,滅掉那座化城,對大家說:你們應當再跟我向走,藏寶之處就在前方不遠的地方。剛才那座城市是我變化出來的虛幻化城,只是為了能讓你們從中休息以使繼續前進罷了。
「諸比丘,如來亦復如是,今為汝等作大導師,知諸生死煩惱惡道、險難長遠,應去應度。若眾生但聞一佛乘者,則不欲見佛,不欲親近,便作是念:『佛道長遠,久受勤苦、乃可得成。』佛知是心、怯弱下劣,以方便力,而於中道為止息故,說二涅槃。若眾生住於二地,如來爾時即便為說:『汝等所作未辦,汝所住地、近於佛慧,當觀察籌量所得涅槃、非真實也。但是如來方便之力,於一佛乘、分別說三。』如彼導師、為止息故,化作大城。既知息已,而告之言:『寶處在近,此城非實,我化作耳。』」
白話譯文
釋迦牟尼佛講完這個故事後又說:諸位比丘,如來世尊也是如此。佛現在是你們的大導師,他熟知生死途中的各種煩惱惡道極其艱險、苦難和長遠,所以應該走出這條險道,併到快樂安穩的彼岸。但是,如果眾生只聽到唯一的、深奧的佛乘之法,他便會拂袖而去,既不想見佛,也不想親近佛。因為,他們會這樣想:成佛之道太遙遠了,只有經過極其長久的勤苦修行才可成功。佛知道眾生的心念是非常怯弱、下劣的,所以,便以其方便權巧之力,為眾生說二乘法的有餘涅槃,以使修道上起懈退心、具有畏難情緒的眾生能在中途暫時休息。等眾生通過修行第二站時,如來世尊便又對他們說:你們所要作的時尚未完成,你們現在所住的地方已經接近佛的智慧了。你們應當認真觀察,仔細思量,你們現在所得到的涅槃並不是真實的涅槃。其實這只是如來世尊的方便力量,於唯一的佛乘分別說出聲聞、緣覺、菩薩三乘的法門。就好比那位引路的導師,為了誘導眾人到達寶藏之處,故而在中途化作一城,使眾人先抵達這裡,得到休息。然後再告訴他們說寶藏就在附近,而這座城市並非真實,只是變化出來的虛幻之城。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大通智勝佛, 十劫坐道場, 佛法不現前, 不得成佛道。
諸天神龍王、 阿修羅眾等, 常雨於天華, 以供養彼佛,
諸天擊天鼓, 並作眾伎樂, 香風吹萎華, 更雨新好者。
過十小劫已, 乃得成佛道, 諸天及世人, 心皆懷踴躍。
彼佛十六子, 皆與其眷屬、 千萬億圍繞, 俱行至佛所,
頭面禮佛足, 而請轉法輪。 聖師子法雨, 充我及一切,
世尊甚難值, 久遠時一現, 為覺悟群生, 震動於一切。
大通智勝佛在其道場的師子座上打坐入定,長達十個劫數,猶未證悟佛智,因此,佛也未能現世,他自己也未能成佛。那時,一切天神、龍王、阿修羅等大眾不停地散下天花,來供養這位佛。與此同時,他們還擊打天鼓,奏出種種的伎樂。他們還吹來陣陣香風,帶走那已經枯萎的天花,再送來美麗鮮艷的新花。經過十小劫之後,大通智勝佛才終於證成佛道。這時,所有的天神和世人無不滿心歡喜,激動不已。大通智勝佛的十六位兒子都和他們的眷屬共約億萬之眾,前呼後擁地來到佛的住地,他們以自己的頭面禮佛之足,以此最崇敬的禮拜方式,懇請佛為他們講經說法,他們對佛說:聖師子啊!以您滋潤的法雨充實我們和一切眾生的心田吧!世間最尊貴的佛啊!您是多么的難遭難遇,不知經過了多么漫長的時間才遇到您的出現。您的現世就是為了喚醒一切昏昧的眾生,您那不可思議的威神智力將震動到一切眾生的心性地上!
東方諸世界、 五百萬億國, 梵宮殿光曜, 昔所未曾有。
諸梵見此相, 尋來至佛所, 散花以供養, 並奉上宮殿,
請佛轉法輪, 以偈而讚歎。 佛知時未至, 受請默然坐。
三方及四維、 上下亦復爾, 散華奉宮殿, 請佛轉法輪,
世尊甚難值, 願以大慈悲、 廣開甘露門, 轉無上法輪。
那時,東方有五百萬億個國土,所有這些國土上的梵天王宮殿,都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光芒。梵天王們看到這種瑞相後,都尋光追索來到佛的住地。他們散下眾多的天花,並奉上自己的宮殿,以供養這位難得的聖尊。接著,他們又誦偈贊佛,請佛說法。大通智勝佛知道說法的時機尚未成熟,所以,他接受了請求,但依然默默地坐在法座之上。那時,除了東方梵天王尋光禮佛之外,南方、西方、北方、三方以及東南、西南、西北、東北四維,還有上方和下方諸世界中所有的梵天王們也都尋光遇佛,於是又是散花供養,又是奉上宮殿,紛紛請佛說法。他們都說:世尊啊,要遇到您可真是太難太難了!願您慈悲為懷,廣開甘露之門,轉動無上法輪!
無量慧世尊, 受彼眾人請, 為宣種種法, 四諦十二緣,
無明至老死、 皆從生緣有。 如是眾過患, 汝等應當知。
宣暢是法時, 六百萬億垓、 得盡諸苦際, 皆成阿羅漢。
第二說法時, 千萬恒沙眾, 於諸法不受, 亦得阿羅漢。
從是後得道, 其數無有量, 萬億劫算數、 不能得其邊。
具有無量智慧的世尊,終於接受了眾人的請求,為他們宣講種種微妙之法。佛首先講苦、集、滅、道四諦法和無明至老死之間共十二個環節的相互緣生之法,這一切都是因為眾生一系列的思想行為所造之業而導致了不斷的轉生,而有生必有死,從生到死便有了無盡的苦難。對此,你們都應該明白。大通智勝佛暢宣這種佛法時,六百萬億眾生聞法大悟,從而脫離了一切苦難,全都證成了阿羅漢果位。大通智勝佛第二次說法時,又有千億恆河沙數之多的眾生領悟了諸法空相之理,也得到了阿羅漢的果位。從此之後。因受大通智勝佛教化而得道的眾生多得無邊無量,即使經歷億萬劫長久的時間來計算其數目,也不能知其邊際。
時十六王子、 出家作沙彌, 皆共請彼佛、 演說大乘法。
我等及營從, 皆當成佛道, 願得如世尊、 慧眼第一淨。
佛知童子心, 宿世之所行, 以無量因緣、 種種諸譬喻,
說六波羅蜜、 及諸神通事。 分別真實法、 菩薩所行道,
說是法華經, 如恒河沙偈。
就在這時,那十六王子皆發心出家修道,從而作起了沙彌。他們一起請求大通智勝佛能為一切眾生再宣講最高級的大乘法門,他們對佛說:我們十六王子及所有隨從者皆應當成就至高無上的佛道,因為我們願像世尊那樣具足第一清淨的智慧眼。大通智勝佛知道這十六位童子的心愿,也知道他們前世的修行,於是,就通過無量因緣、多種譬喻,為他們廣說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等六波羅密之法以及各種神通修證妙用之事,以其大智大慧,為眾生分別出真實唯一的佛乘之法,指出什麼是大乘菩薩所應修行的道法,佛說這部《法華經》,部頭極大,其中包含著如恆河沙數之多的偈頌。
彼佛說經已, 靜室入禪定,
一心一處坐、 八萬四千劫。 是諸沙彌等, 知佛禪未出,
為無量億眾、 說佛無上慧, 各各坐法座, 說是大乘經,
於佛宴寂後, 宣揚助法化。 一一沙彌等、 所度諸眾生,
有六百萬億, 恒河沙等眾。 彼佛滅度後, 是諸聞法者,
在在諸佛土、 常與師俱生。 是十六沙彌, 具足行佛道,
今現在十方, 各得成正覺。 爾時聞法者, 各在諸佛所,
其有住聲聞, 漸教以佛道。
大通智勝佛說完《妙法蓮華經》後,便身處靜室,參禪入定,一心一處,如如不動,在這種甚深微妙的禪定狀態中一直坐了八萬四千劫。在此期間,那十六位沙彌知道佛禪定未出,於是,他們就發心為無量眾生宣講佛的無上智慧。十六弟子各登法座,演說這部大乘《妙法蓮華經》,在佛寂然不動的時候,助佛宣揚佛法,教化眾生。這十六位沙彌,每人都教化救度了六百萬億恆河沙數那么多的眾生。這些聽聞十六位王子說法的眾生,將在大通智勝佛滅度以後,常生於各個佛土之中,並總是與其導師同生一處,世世聞法修行。那十六位沙彌終於完成了佛道上的一切修行,現在,他們已在十方界內各自成就了無上佛智。當初聽聞十六沙彌說法的眾生,如今都在各自佛面前繼續隨師修習,他們有的現在已達到聲聞的果位,佛正在引導他們再接再厲,以逐漸證入至高無上的佛道。
我在十六數, 曾亦為汝說,
是故以方便、 引汝趨佛慧。 以是本因緣, 今說法華經,
令汝入佛道, 慎勿懷驚懼。
我釋迦牟尼佛就在十六王子之列。過去,我曾為你們講過經,說過法,所以,我與其他十五位元王子的教化方式一樣,我也以各種方便法門引導你們趨於佛的智慧。正是出於這種本已存在的因緣,我今天才為你們講說《妙法蓮華經》,以使你們證入至高無上的佛道,你們千萬不要心懷驚懼和疑惑。
譬如險惡道, 迥絕多毒獸,
又復無水草, 人所怖畏處。 無數千萬眾、 欲過此險道,
其路甚曠遠, 經五百由旬。 時有一導師, 強識有智慧,
明了心決定, 在險濟眾難。 眾人皆疲倦、 而白導師言,
我等今頓乏, 於此欲退還。 導師作是念, 此輩甚可愍,
如何欲退還, 而失大珍寶。 尋時思方便, 當設神通力,
化作大城郭, 莊嚴諸舍宅, 周匝有園林、 渠流及浴池,
重門高樓閣, 男女皆充滿。 即作是化已, 慰眾言勿懼,
汝等入此城, 各可隨所樂。 諸人既入城, 心皆大歡喜,
皆生安隱想, 自謂已得度。 導師知息已, 集眾而告言,
汝等當前進, 此是化城耳。 我見汝疲極, 中路欲退還,
故以方便力、 權化作此城, 汝今勤精進, 當共至寶所。
譬如有一條通向寶藏之地的險惡之道,這條道上荒無人煙,毒蛇猛獸隨處出沒,又無一點水和一根草,是人人都十分恐懼的地方。這時,的成千上萬的眾生想走過這條險道。可是這段路途極其遙遠,長達五百由旬。當時有一位導師,見多識廣,很有智慧,明了一切事情的是非曲直,於是他決定在這條險道上救濟眾人所遇到的一切困難。走到中途,眾人都感到十分疲倦,便對這位導師說:我們現在都困頓無力,想由此再退回去。導師心想,這些人真是可悲可憫,為什麼要退回去而失去那無價之寶呢?於是,導師立即以其方便神力,變化出一座規模龐大的城郭來。在這座城中,房舍莊嚴輝煌,四周園林環繞,流水潺潺,浴池溫馨潔淨,城門重重高聳,樓閣富麗堂皇。男男女女遍布城中。導師化出這座虛幻的城市之後,便安慰大家說:你們不要害怕,前面不是有座城嗎,你們進入城中,即可隨心所欲,各行其樂。於是,眾人立即進入此城。等他們進城之後,個個心中充滿不感到安歡喜,無穩舒適。他們由此自認為已經度過艱險,獲得了解脫。那位導師知道眾人已得到充分休息,便召集大家說:你們應當繼續向前走,這裡只不過是一座虛幻的化城而已。我見你們疲憊至極,想途中退回,因此,我以方便神力,暫時顯化出這座城郭。如今,你們還應勤奮努力,不可鬆懈,如此即可到達寶藏之地。
我亦復如是, 為一切導師。 見諸求道者、 中路而懈廢,
不能度生死、 煩惱諸險道。 故以方便力, 為息說涅槃,
言汝等苦滅, 所作皆已辦。 既知到涅槃, 皆得阿羅漢,
爾乃集大眾, 為說真實法。 諸佛方便力, 分別說三乘,
唯有一佛乘, 息處故說二。 今為汝說實, 汝所得非滅,
為佛一切智, 當發大精進。 汝證一切智, 十力等佛法,
具三十二相, 乃是真實滅。 諸佛之導師, 為息說涅槃,
既知是息已, 引入於佛慧。
我釋迦牟尼佛也是如此。作為一切眾生的導師,我見求道的人修行到半途就覺太辛苦,生出懈怠之心,不想繼續修道,這樣,他們就不能度脫生死苦海和煩惱險道。所以,佛以其方便之力,為了讓眾生得到暫時的喘息,而為他們說小乘涅槃之法,告訴他們:你們也可證到涅槃,解除眾苦,到那時,你們就算完成任務了。等眾生證得有餘涅槃,得到阿修羅果位之後,佛又召集大眾,為他們演說真實的法門。三世十方一切佛都是這樣,以其方便之力,分別演說聲聞、緣覺、菩薩三乘法門,但佛的教法歸根結底只有唯一的佛乘,只是為了眾生能在漫長的修行道上有所休息,所以才說出兩種不同的法門。今天,我為你們說出真實的情況,你們所得到的涅槃和果位,並不是真實的滅度。為了求證佛的一切智慧,你們還應當勇猛精進。當你們證得佛的一切大智大慧以及十力法等佛的法門、具足三十二種非凡的妙好身相後,那才算是最真實的滅度。總之,諸佛是一切眾生的導師,為了使眾生免除懈怠,在修行道上稍作休息,所以才說小乘的涅槃。得知眾生業已歇息之後,便又引導他們證入佛的無上智慧。
----
所以聲聞,緣覺二乘,只是佛陀引導眾生從[不識佛法,身染塵毒不欲脫出],進一步能[知有解脫果位,超脫一己生死],而終能[發菩提心,以眾生為一體,以一法無相為依歸,悟道成佛].此二乘說法其實就是漫漫修行的中途站.不可誤認中途休息處,半山腰風景美好而自滿,心想已經滿足,不想繼續前進.或畏懼未來路途遙遠,心生退縮之念;豈知其實繼續前行,到達山頂還有真正大好美景.
#羅漢果  #甘露  #大通  #王子  #大德 
分類:心靈

FB:Victor Camelstudio/FB社團:門咖啡Door coffee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