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妙法蓮華經筆記(11)

妙法蓮華經見寶塔品第十一
爾時佛前有七寶塔,高五百由旬,縱廣二百五十由旬,從地湧出,住在空中,種種寶物而莊校之。五千欄楯,龕室千萬,無數幢幡以為嚴飾,垂寶瓔珞寶鈴萬億而懸其上。四面皆出多摩羅跋栴檀之香,充遍世界。其諸幡蓋,以金、銀、琉璃、硨磲、瑪瑙、真珠、玫瑰、七寶合成,高至四天王宮。三十三天、雨天曼陀羅華、供養寶塔。餘諸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侯羅伽、人非人、等,千萬億眾,以一切華、香、瓔珞、幡蓋、伎樂,供養寶塔,恭敬、尊重、讚歎。
爾時寶塔中、出大音聲,歎言:「善哉善哉,釋迦牟尼世尊,能以平等大慧教菩薩法、佛所護念、妙法華經、為大眾說。如是如是,釋迦牟尼世尊,如所說者,皆是真實。」
白話譯文
這時在釋迦牟尼佛最平等的大智慧來教化菩薩,十方諸佛保護你為大眾講說《法華經》。就是這樣!就是這樣!世尊所說之言皆是真實不虛的。
爾時四眾見大寶塔住在空中,又聞塔中所出音聲,皆得法喜,怪未曾有,從座而起,恭敬合掌,卻住一面。
爾時有菩薩摩訶薩、名大樂說,知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等,心之所疑,而白佛言,世尊:「以何因緣,有此寶塔、從地湧出,又於其中發是音聲?」爾時佛告大樂說菩薩:「此寶塔中、有如來全身,乃往過去、東方無量千萬億阿僧祇世界,國名寶淨,彼中有佛,號曰多寶。其佛行菩薩道時,作大誓願:『若我成佛、滅度之後,於十方國土、有說法華經處,我之塔廟,為聽是經故、湧現其前,為作證明,讚言、善哉。』」
「彼佛成道已,臨滅度時,於天人大眾中、告諸比丘,我滅度後,欲供養我全身者,應起一大塔。其佛以神通願力,十方世界,在在處處、若有說法華經者,彼之寶塔、皆湧出其前,全身在於塔中,讚言:『善哉善哉。』」
「大樂說,今多寶如來塔、聞說法華經故,從地湧出,讚言:『善哉善哉。』」
白話譯文
這時,法會中的比丘、比丘尼以及男女居士看見這座巨大的寶塔停留在空中,又聽見塔中發出的聲音,都感到十分歡喜,也覺得非常奇怪,他們從來出沒有見到這樣的情景。於是,四眾弟子們從各自座位上站起來,恭恭敬敬地合起雙掌,退到一旁等待解釋這個問題。就在這時,有一位名叫大樂說的大菩薩,明白所有天神、人類和阿修羅等眾生心中所懷疑的問題。於是他對釋迦牟尼佛說道:世尊!為什麼會有些寶塔從地下湧出而留住於空中?為什麼會從寶塔之中發出這種聲音?釋迦牟尼佛告訴大樂說菩薩:這座寶塔之中有如來世尊的全身舍利。這位如來世尊是過去世東方無量個世界之外一個名叫寶淨佛國中的一位佛,名號多寶。該在未成佛之前修行菩薩道時,曾發下宏大的誓願:我若能成佛,在滅度之後,於十方所有國土之中,凡是有佛演說《妙法蓮華經》地方,我的塔廟因為聽聞這部經的緣故,會從地下湧出而現於說法者的面前,為他作證,為他讚美。這位多寶佛後來證果成佛,在他臨入涅槃時,當著天神和人類大眾的面,對所有比丘們說:我滅度之後,欲供養我全身者,應建起一座大塔。多寶如來世尊以其不可思議的神通和願力,在十方世界任何一個有講說《法華經》的地方,他的寶塔都會從地下湧出,現於其前,而他則置身塔中,稱讚這位宣說《法華經》的佛:善哉!善哉!大樂說,今天,多寶如來世尊的真身寶塔因為聽到我在宣說《法華經》,所以從地下湧出,並讚嘆道:善哉!善哉!
是時大樂說菩薩、以如來神力故,白佛言:「世尊,我等願欲見此佛身。」佛告大樂說菩薩摩訶薩:「是多寶佛、有深重願,若我寶塔、為聽法華經故、出於諸佛前時,其有欲以我身示四眾者,彼佛分身諸佛、在於十方世界說法,盡還集一處,然後我身乃出現耳。」
「大樂說,我分身諸佛、在於十方世界說法者,今應當集。」
大樂說白佛言:「世尊,我等亦願欲見世尊分身諸佛,禮拜供養。」
白話譯文
這時,大樂說菩薩因為以如來神力加持的緣故,故而代表大眾向釋迦牟尼佛請法,說道:世尊!我們大家都希望能瞻仰多寶如來世尊全身寶相。釋迦牟尼佛告訴大樂說菩薩:這位多寶佛大往昔未成佛以前還發過一個深重的大願:假使我的寶塔為聽《法華經》的緣故,出現於諸佛面前時,有哪位佛想將我的全身示現給法會中的四眾弟子的話,這位佛就必須將他在十方世界中說法的所有分身佛全部集合在一處,然後,我的全身才出現於四眾面前。大樂說,我所有的分身佛如今都在十方各個世界中講經說法,現在應當召集他們都來這裡。大樂說菩薩對釋迦牟尼佛說:世尊!我們也很想見到您的分身諸佛,以使我們能禮拜、供養這些分身佛。
爾時佛放白毫一光,即見東方五百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等國土諸佛,彼諸國土,皆以玻璃為地,寶樹、寶衣、以為莊嚴,無數千萬億菩薩、充滿其中,遍張寶幔,寶網羅上。彼國諸佛,以大妙音而說諸法,及見無量千萬億菩薩,遍滿諸國,為眾說法。南西北方、四維、上下、白毫相光所照之處,亦復如是。
爾時十方諸佛、各告眾菩薩言:「善男子,我今應往娑婆世界、釋迦牟尼佛所,並供養多寶如來寶塔。」
白話譯文
這時,釋迦牟尼佛從兩眉之間放出一道白毫相光,即刻照見東方五百萬億那由他條恆河中所有沙數之多的國土諸佛。所有這些國土皆玻璃為地,以各種寶樹和寶衣作為裝飾,到處掛著寶幔,上面覆蓋著羅網,非常莊嚴和華麗。各國均有無數億菩薩。這些國土上的分身如來世尊都以其宏亮微妙的生聲音演說佛法。在釋迦牟尼佛的白毫相光中,大家還看見無數億菩薩遍滿諸國,他們都在為眾演說佛法。東方諸佛國如此,南方、西方、北方、東南、西南、西北、東北、上方、下方,凡是釋迦牟尼佛白毫相光所照耀的地方也都是如此。這時,十方一切佛各自對其座下的菩薩們說:善男子!我現在應該去娑婆世界釋迦牟尼佛那裡,並且供養多寶如來的舍利寶塔。
時娑婆世界、即變清淨,琉璃為地,寶樹莊嚴,黃金為繩、以界八道,無諸聚落、村營、城邑、大海、江河、山川、林藪。燒大寶香,曼陀羅華、遍佈其地,以寶網幔,羅覆其上,懸諸寶鈴。惟留此會眾,移諸天人、置於他土。是時、諸佛各將一大菩薩、以為侍者,至娑婆世界,各到寶樹下。一一寶樹、高五百由旬,枝、葉、華、果、次第莊嚴,諸寶樹下、皆有師子之座,高五由旬,亦以大寶而校飾之。爾時諸佛、各於此座結跏趺坐。如是展轉遍滿三千大千世界,而於釋迦牟尼佛、一方所分之身,猶故未盡。
白話譯文
就在這時,充滿惡濁的娑婆世界,因釋迦牟尼佛的巨大神力而頓時變得無比清淨。整個大地全由玻璃鋪成,行行七寶之樹將大地點綴得莊嚴華麗,條條大道四通八達,大道兩側攔著黃金作成的繩子。既沒有聚落、村營、城邑,也沒有大海、江河、山川、林藪。到處燃燒著巨大的寶香,遍地開放著曼陀羅花,花上還蓋著寶網、寶幔,並懸掛著寶玲。唯獨留下在法華會上聽釋迦牟尼佛說法的大眾,其餘的天眾和人民全轉移到其他國土去了。這時,釋迦牟尼佛所有分身的十方諸佛,各帶一位大菩薩作為侍者,一同來到這個娑婆世界,各自在菩提樹下止步。這些菩提樹每個均高五百由旬,菩提樹的枝葉和花果均非常茂盛。每個樹下都有獅子座,座高五百由旬。這些寶座也都用各種名貴的七寶裝校一新。十方分身佛來到菩提樹下後,便都在獅子座上結跏趺坐,如此一樹連一樹,一座接一座,布滿了整個大千世界。即使如此,在釋迦牟尼佛所住的東方世界中分身諸佛尚有未能入座者,何況其他九方諸國土中的分身佛呢!
時釋迦牟尼佛、欲容受所分身諸佛故,八方各更變二百萬億那由他國,皆令清淨,無有地獄、餓鬼、畜生、及阿修羅,又移諸天、人、置於他土。所化之國,亦以琉璃為地,寶樹莊嚴,樹高五百由旬,枝、葉、華、果、次第嚴飾,樹下皆有寶師子座,高五由旬,種種諸寶以為莊校。亦無大海、江河、及目真鄰陀山、摩訶目真鄰陀山、鐵圍山、大鐵圍山、須彌山、等,諸山王,通為一佛國土。寶地平正,寶交露幔、遍覆其上,懸諸幡蓋,燒大寶香,諸天寶華遍佈其地。
白話譯文
這時釋迦牟尼佛見大千世界已坐滿諸佛,而許多分身佛依然無座可坐,於是,為了全部容納所有的分身佛,釋迦牟尼佛便運用其巨大的神通之力,在寶塔周圍八個方向各變出二百萬億那由他個國土,並使這些國土清淨莊嚴,沒有地獄、餓鬼、畜生以及阿修羅等四道眾生,其他兩道眾生即天是以琉璃為地,用各種寶樹來作莊嚴。樹高五百由旬,枝葉和花果依次嚴飾,美觀大方。每棵樹下均有一獅子寶座,座高五百由旬,不但高大雄偉,而且全裝飾著各種各樣的珍寶,顯得十分華麗。這些國土之中,也沒有大海、江河、石山、大石山、鐵圍山、大鐵圍山、須彌山等各種高山峻岭,所有國土均連成一片,相通無阻,成為一個完整的佛國大地,極其平坦,極其規正。眾寶交絡的露幔覆蓋在這無邊無垠的大地上。除此之外,到處還懸掛著各種寶幡和寶蓋,燃燒著各種的寶香,還有天神們所散的寶花更是鋪天蓋地,非常美麗壯觀。
釋迦牟尼佛為諸佛當來坐故,復於八方、各更變二百萬億那由他國,皆令清淨,無有地獄、餓鬼、畜生、及阿修羅,又移諸天、人、置於他土。所化之國,亦以琉璃為地,寶樹莊嚴,樹高五百由旬,枝、葉、華、果、次第莊嚴,樹下皆有寶師子座,高五由旬,亦以大寶而校飾之。亦無大海、江河、及目真鄰陀山、摩訶目真鄰陀山、鐵圍山、大鐵圍山、須彌山、等,諸山王,通為一佛國土。寶地平正,寶交露幔、遍覆其上,懸諸幡蓋,燒大寶香,諸天寶華、遍佈其地。
白話譯文
釋迦牟尼佛為了使十方所有分身的化佛來到後有座位可坐,又在八方各變化出二百萬億那由他個國土,個個聖潔而清淨,沒有地獄、餓鬼、畜生三種惡道眾生,也沒有多怒好鬥沒有天福的阿修羅眾,其他兩道眾生即各種天神和人民都被搬到其他國土去了。這次新變化出的國土也是以琉璃為地,寶樹來作莊嚴點綴。這些寶樹高五百由旬,皆用珍寶精心裝飾,珠光寶氣,十分美觀。這些國土上也沒有大海、江河、石山、大石山、鐵圍山、大鐵圍山、須彌山等高山峻岭,所以,各國連成一片,成為一個佛國世界。整個大地平坦規正。眾寶交織而成的露幔覆蓋在大地之上,寶幡、寶蓋到飄懸,大寶之香遍地燃燒,諸天神所散下的寶花鋪天蓋地。
爾時東方釋迦牟尼佛所分之身、百千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等國土中諸佛,各各說法、來集於此,如是次第十方諸佛、皆悉來集,坐於八方,爾時一一方、四百萬億那由他國土諸佛如來、遍滿其中。
白話譯文
這時,東方釋迦牟尼佛所分身的化佛,在成百上千以至億萬那由他條恆河之沙數那么多的國土中說法教化眾生,他們皆辭別大眾來到釋迦牟尼佛這裡集會,坐在寶塔的八方。這時,每一方各有四百萬億那由他那樣多的國土,每一國土之中都充滿了釋迦牟尼佛分身的化佛。
是時、諸佛各在寶樹下、坐師子座,皆遣侍者問訊釋迦牟尼佛,各齎寶華滿掬、而告之言:
「善男子,汝往詣耆闍崛山、釋迦牟尼佛所,如我辭曰:『少病、少惱,氣力安樂,及菩薩、聲聞眾、悉安隱否?』以此寶華、散佛供養,而作是言:『彼某甲佛,與欲開此寶塔』,諸佛遣使、亦復如是。」
爾時釋迦牟尼佛、見所分身佛悉已來集,各各坐於師子之座,皆聞諸佛與欲同開寶塔。即從座起,住虛空中。一切四眾,起立、合掌,一心觀佛。
白話譯文
這時,十方分身諸佛各在菩提寶樹下面坐於獅子寶座之上,他們都派遣侍者去問候釋迦牟尼佛。諸佛手捧寶花交給侍者,囑咐他們說:善男子!你到耆闍崛山釋迦牟尼佛的道場,代我這樣說:世尊!近來身體健康吧!心情愉快吧!氣力充沛吧!安穩舒適吧!世尊痤下的菩薩及聲聞大眾也都好吧!問候完之後,你再將這些寶花奉獻於佛,作為供養,並對釋迦牟尼佛說:某某佛願您打開這座塔,瞻仰多寶如來的德相。十方諸佛都是這樣派遣使者的。這時,釋迦牟尼佛看見自己所分身的所有化身都已集合而來,個個坐在獅子寶座上,也聽到所有這些佛都想打開多寶佛塔的心聲,於是,他立即從座位上起來,住立於虛空之中。這時,所有四眾弟子都站起身來,恭敬合掌,一心觀看著釋迦牟尼佛。
於是釋迦牟尼佛、以右指開七寶塔戶,出大音聲,如卻關鑰、開大城門。即時一切眾會,皆見多寶如來、於寶塔中坐師子座,全身不散,如入禪定。又聞其言:「善哉善哉,釋迦牟尼佛、快說是法華經,我為聽是經故、而來至此。」爾時四眾等、見過去無量千萬億劫滅度佛說如是言,歎未曾有,以天寶華聚、散多寶佛及釋迦牟尼佛上。
爾時多寶佛、於寶塔中、分半座與釋迦牟尼佛,而作是言:「釋迦牟尼佛、可就此座。」即時釋迦牟尼佛入其塔中,坐其半座,結跏趺坐。爾時、大眾見二如來在七寶塔中師子座上、結跏趺坐,各作是念:「佛座高遠,惟願如來以神通力,令我等輩、俱處虛空。」即時釋迦牟尼佛、以神通力,接諸大眾、皆在虛空。以大音聲、普告四眾:「誰能於此娑婆國土、廣說妙法華經,今正是時。如來不久當入涅槃,佛欲以此妙法華經、付囑有在。」
白話譯文
接著,釋迦牟尼佛用他的右手指打開七寶佛塔的門戶,只聽一聲巨響,猶如卻關鑰打開大城門一樣。頓時,所有大眾都看見了多寶如來。多寶如來坐在寶塔之中的獅子座上,佛身完整無缺,安然無恙猶如入定一般安詳自在。這時,又聽見多寶如來說道:善哉!善哉!釋迦牟尼佛請你快點宣說《妙法蓮華經》,我就是為了聽你說這部經才來到這裡的。這時,四眾弟子看見過去無量千萬億劫前已經滅度的多寶如來說出這樣的話語,莫不慨嘆這般景象的稀奇難得,他們將各種天寶和天花散在多寶如來和釋迦牟尼佛的身上。這時,多寶佛在寶塔中將他所坐的獅子座讓出一半給釋迦牟尼佛,說道:釋迦牟尼佛!你可以坐到這個獅子座上。於是,釋迦牟尼佛進入多寶佛塔之中,同多寶佛共坐一座,盤腳打坐。這時,大眾看見現兩位如來世尊同坐七寶塔中的獅子座上,結跏趺坐,非常親近,於是都產生了這種念頭:二位如來世尊坐在又高又遠的寶塔之中,我們看不清楚,聽不清楚,惟願如來慈悲,用大神通之力,將我們這些參加法會的大眾都接到虛空中去。釋迦牟尼佛了知大眾之心,他立即以其神通之力,把眾人全接到虛空之中,並以其宏亮深遠的嗓音普告四眾弟子們說:誰能在這個惡濁充滿、眾苦煎熬的娑婆世界中廣泛宣說《妙法蓮華經》,現在正是時候。因為我釋迦牟尼佛不久將入涅槃,我想將這部《妙法蓮華經》託付於人,希望有人能擔此大任,使這部微妙之法永遠流傳於世!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聖主世尊、 雖久滅度, 在寶塔中, 尚為法來,
諸人云何  不勤為法。 此佛滅度,  無央數劫,
處處聽法, 以難遇故。 彼佛本願, 我滅度後,
在在所往, 常為聽法。 又我分身, 無量諸佛,
如恒沙等, 來欲聽法。 及見滅度,  多寶如來,
各捨妙土, 及弟子眾、 天人龍神、 諸供養事,
令法久住, 故來至此。 為坐諸佛, 以神通力、
移無量眾, 令國清淨。 諸佛各各,  詣寶樹下,
如清淨池、 蓮華莊嚴。 其寶樹下、 諸師子座,
佛坐其上, 光明嚴飾, 如夜闇中、 燃大炬火。
身出妙香, 遍十方國, 眾生蒙薰, 喜不自勝,
譬如大風、 吹小樹枝。 以是方便, 令法久住。
多寶如來是眾聖之主和一切世間最尊貴的人。他雖然已在無量劫前就已滅度,住在多寶佛塔中,可是為了聽這部《妙法蓮華經》,他尚且來到耆闍崛山的法華會上,諸位怎么就不精勤修持佛法呢?多寶佛自從滅度以來,已有無數無量劫了,可是由於《法華經》確實是太稀有難遇了,所以,他仍到處聽法。這位在往昔時曾發過大願:我滅度以後,無論何處佛講《妙法蓮華經》,我都會去聽法,並作為證明。另外,我分身的無數化佛多如恆河之沙,他們為了聽聞《法華經》,並瞻仰久已滅度的多寶如來,各自都捨棄了自己的妙土和眾弟子,捨棄了天眾、人民和龍神的各種供養,來到了這裡,以使佛法永遠流傳世間。我釋迦牟尼佛為了給我的分身諸佛安置座位,用神通之力將無量眾生轉移到其他國王,使這個國土變得極為清淨。十方諸佛各到菩提寶樹下,這些菩提樹個個精心裝飾,美觀華麗,如同清澈明淨的水池有蓮花作為莊嚴一樣。在每棵菩提寶樹下面,都有一個獅子寶座,分身諸佛都坐寶座上面。每個寶座都用七寶裝飾,閃閃發光,猶如黑暗之中燃起了巨大的火炬。分身諸佛的身上皆發放出一種微妙的香氣,這種香氣芬芳撲鼻,瀰漫了十方所有的國土。這些國土上的眾生幸蒙這種香氣的薰染,個個喜不自勝,由此都下定了追求佛道的決心。分身諸佛利用這種權巧方便之法,以使佛的正法永久流傳於世。
告諸大眾, 我滅度後, 誰能護持、 讀說斯經,
今於佛前、 自說誓言。 其多寶佛, 雖久滅度,
以大誓願、 而師子吼。 多寶如來, 及與我身,
所集化佛, 當知此意。 諸佛子等, 誰能護法,
當發大願, 令得久住。 其有能護,  此經法者,
則為供養, 我及多寶。 此多寶佛, 處於寶塔,
常遊十方, 為是經故, 亦復供養, 諸來化佛,
莊嚴光飾、 諸世界者, 若說此經, 則為見我,
多寶如來、 及諸化佛。
釋迦牟尼佛又以偈語形式告訴所有大眾說:在我滅度之後,誰能發願受持此經、讀誦此經、宣說此經、現在應當在多寶如來座前和分身諸佛座前,自我宣誓。這位多寶佛雖然久已滅度,可是仍以他的大誓願在寶塔中作大師子吼。你們今日發誓,多寶如來和我以及聚在此的我的化身佛都會知道你們所發誓願的意思,並將護持你們專心修道。各位佛的弟子!誰能有護法之心,就當發下最大的誓願,令《妙法蓮華經》的法恆久流傳於世。假使有人能護持此經妙法,就等於是供養我和多寶如來。這位多寶如來雖然身處寶塔之中,可是為了聽聞《妙法蓮華經》並為此經法作證,他時常游於十方世界。你們若能發心供養《妙法蓮華經》,就等於供養我所分身的一切化佛,也就等於莊嚴一切國土,光飾一切世界。假使能解說《妙法蓮華經》,就能見到我身和多寶佛身以及我的一切分身化佛。
諸善男子, 各諦思惟,
此為難事, 宜發大願。 諸餘經典, 數如恒沙,
雖說此等, 未足為難。 若接須彌, 擲置他方,
無數佛土, 亦未為難。 若以足指,  動大千界,
遠擲他國, 亦未為難。 若立有頂, 為眾演說,
無量餘經, 亦未為難。 若佛滅後, 於惡世中、
能說此經, 是則為難。 假使有人, 手把虛空、
而以遊行, 亦未為難。 於我滅後, 若自書持,
若使人書, 是則為難。 若以大地,  置足甲上,
升於梵天, 亦未為難。 佛滅度後, 於惡世中、
暫讀此經, 是則為難。 假使劫燒, 擔負乾草、
入中不燒, 亦未為難。 我滅度後, 若持此經、
為一人說, 是則為難。 若持八萬、  四千法藏、
十二部經、 為人演說, 令諸聽者, 得六神通,
雖能如是, 亦未為難。 於我滅後, 聽受此經,
問其義趣, 是則為難。 若人說法, 令千萬億、
無量無數,  恒沙眾生、 得阿羅漢, 具六神通,
雖有是益, 亦未為難。 於我滅後, 若能奉持,
如斯經典, 是則為難。
釋迦牟尼佛接著說:各位善男子!你們各自都要認真地想一想,受持、講說《妙法蓮華經》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你們各位應當發下宏大的誓願。除《妙法蓮華經》外,其餘的經典多如恆河之沙。即使演說這么多的經典,也不算是一件難事。假使舉起須彌山,將其拋擲到他方無數個佛土之中,也是不難的。即使以腳趾來挪動大千世界,將其踢到遙遠的他國,這也是不難的。假使站立在三界之中最高的有頂天中,為眾生演說其餘無量無數的經典,也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但是,如果有人在佛滅度之後的惡濁世界中,能為眾生演說這部《妙法蓮華經》,卻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假使有人神通廣大,手把虛空到處遊行,這件事還不算出奇,可以辦到。可是如果有人在我滅度之後自己書寫、受持這部《法華經》,或者令人書寫此經,這便不容易作到了。假若有人將整個大地放在腳指甲上,然後飛升到大梵天中,這也不算太難。而在佛滅度之後,如果有人能在這個惡濁的世界中,短暫地讀一讀這部《妙法蓮華經》,這就難了。假使在劫燃燒的時候,有人背著乾草進入熊熊大火而不被火所燒,這也是不能作到的。如果有人在我滅度之後受持這部《妙法蓮華經》,為另外一個人講說,這便是很難的事了。假使有人受持八萬四千法藏,以全部的十二種經為眾人演說,使聽法者獲得六種神通,即使如此,這也不算太難的事。但在我滅度之後,如果有人聽聞、受持此經,尋問此經的微妙義趣,這便是一件很難的事了。假若有人講經說法,使無數恆河之沙數那么多的眾生都獲得阿羅漢果位,具備六種神通之力,雖有這么大的功德,可還不算是難事。如果有人能在我滅度之後奉持《妙法蓮華經》,這才是一件很難的事。
我為佛道, 於無量土,
從始至今、 廣說諸經, 而於其中, 此經第一。
若有能持, 則持佛身。 諸善男子, 於我滅後,
誰能受持、 讀誦此經, 今於佛前、 自說誓言。
此經難持, 若暫持者, 我則歡喜, 諸佛亦然,
如是之人, 諸佛所歎。 是則勇猛, 是則精進,
是名持戒、 行頭陀者, 則為疾得,  無上佛道。
能於來世,  讀持此經, 是真佛子, 住淳善地。
佛滅度後, 能解其義, 是諸天人、 世間之眼。
於恐畏世, 能須臾說, 一切天人、 皆應供養。
我釋迦牟尼佛為了教化眾生皆成佛道,所以,從開始到現在,我於無量佛國之中,廣說各種經典,但在所有這些經典之中,只有這部《妙法蓮華經》才是至高無上的經典。如果有人能受持此經,就是受持佛的真身。各位善男子!在我滅度之後,誰能受持、讀誦此經,現在就應當在佛的面前,親自宣誓。這部《妙法蓮華經》很難受持,若有人能暫時受持,我便會非常高興,其他諸佛也會十分歡喜的。這樣的人將受到諸佛的讚嘆,如是之人就勇猛精進不懈怠,就是嚴持戒律不放逸,就是修行十二種頭陀苦行,他們必將很快證得至高無上的佛道。若有人能在來世讀誦、受持這部《妙法蓮華經》,此人便是真正的佛弟子,便是達到了最純淳的善地。在佛滅度以後,誰能理解《法華經》的妙義,誰便是諸天神和人類的眼睛。在邪惡恐懼的世界中,如果有人能在須臾之間講說《法華經》,那么,一切天神和人民都應當供養他。
#羅漢果  #恒河  #西北  #恆河  #西方 
分類:心靈

FB:Victor Camelstudio/FB社團:門咖啡Door coffee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