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プロセカ】【類司】摩天輪

プロセカ 類司 摩天輪 BL 同人
*交往前提,極少量寧寧えむ。
*靈感來自這篇推特。
*和活動的時間線毫無關聯。
*裏設定是類司和寧寧えむ原本沒有公開關係,但因為司和えむ反應太明顯,所以讓兩位幼馴染都彼此發現了這件事。不過另外兩位都還沒發現這件事早就被知道了這樣。
*OOC鐵定是有的,所以雷者慎入。

  一切的開頭都是由鳳えむ的一句話開始。
  那是在接近傍晚的時段,整片大地彷彿被染上一整片因太陽西下而呈現暗紫色的色彩,以及還保有一絲橘紅色的晚霞。就是在這樣的Wonder Stage中,他們在練習時間結束、場地全部清理完畢後,話題由鳳えむ率先展開。
  「吶、吶,明天表演完以後,我們去坐摩天輪吧!」
  「摩天輪?」
  「嗯!」
  鳳えむ對著天馬司點頭如搗蒜,粉紅的雙眼更是閃閃發亮的看著三人。
  而首先提出質疑的是在一旁趴在和本尊幾分像的……不,正確來說是外型就是由本人的形象下去製作的寧寧號上的草薙寧寧。
  「欸、可是剛公演完還要收拾場地呢,這樣再去坐摩天輪來得及嗎?」
  「不可以嗎?寧寧醬⋯⋯」
  「不,並不是可不可以的問題,而是⋯⋯」
  沒來得及修正用詞,草薙寧寧就被迫面對鳳えむ下一秒那變得淚眼汪汪的雙眼。
  唉,這似乎已經進到不管怎麼說對方都不會聽進去的節奏了。
  何況在場有可能會拒絕對方的人,怎麼想都只有自己了。
  司雖然嘴上常常抱怨一堆有的沒的,但說到底還是挺順著えむ的,再說就只是坐個摩天輪而已,應該不會拒絕她;類就更不用說了。
  不過摩天輪啊⋯⋯好像沒怎麼坐過,如果是和えむ的話,坐一次似乎也不賴呢。
  草薙寧寧輕嘆了口氣,對著鳳えむ露出無奈的笑容。
  「唉,我知道了⋯⋯我們一起去吧。」
  「哇咿——!謝謝妳,寧寧醬!」
  鳳えむ一秒朝草薙寧寧撲了上去,令後者下意識驚呼一聲,差點反應不及險些跌倒在地。
  但說實話,這樣的肌膚接觸,習慣都習慣了,倒也不是很排斥就是,而且某種意義上來說其實她也很高興。只不過……
  「這樣很危險啊,真是的⋯⋯」
  「欸嘿嘿~對了!司君和類君當然也會來坐摩天輪對吧!」
  天馬司沒想到關於摩天輪的話題,矛頭會忽然轉到他們身上,不禁疑惑的開口反問。
  「欸、我們也要?」
  「嗯,好啊。」
  「喂,類,我一句話都還沒說欸!」
  「不行嗎?司君。」
  過不了多久,便換天馬司要面對神代類那委屈巴巴的眼神。
  和鳳えむ純粹的反應不同,他深知神代類一定是知道自己面對這個反應時的他,無論心裡多想駁回提議,他自己最後也一定會答應下來。
  至於為何這麼了然於心,除了對方用這招實在是用太多次以外,還有一個原因是他們已經是正在交往的狀態。
  對於身邊重要的人,更容易察覺他們行為舉止間的變化,也許就是天馬司的其中一項個人特質。
  當然這並不是說鳳えむ和草薙寧寧就不是所謂的重要的人,而是對於神代類身上所產生的變化,會比起前兩者來得更敏銳。
  不過儘管瞪著對方老半天,要他一次拒絕神代類和鳳えむ兩人,說實話難度也是高到突破天際。
  何況鳳えむ活像是深怕天馬司拒絕似的,她也跟著神代類開始對他哀求起來,令人怎麼看都於心不忍。
  「司君~!」
  尤其是看到神代類和鳳えむ兩人的同款眼神以後,更是不禁開始產生要是這時拒絕了他們,總有種這樣的自己是壞人的感覺。
  「好啦、好啦,去坐總行了吧!」
  「耶咿~!謝謝你,司君!」
  「哇!就說了別一邊道謝一邊像這樣撲過來,很危險的!」
  看著這樣子的兩人,一旁的神代類和草薙寧寧面面相覷,雙雙露出有些微妙的表情。
  儘管已經很習慣他們的互動就是如此,可是實際看見了,心底的某個角落果然還是有些不是滋味。
  即使那個對象是同劇團的夥伴。
  總而言之,坐摩天輪這件事就在天馬司和草薙寧寧無奈的應允下得以進行。
  然而到了隔天傍晚,在他們公演完並全數收拾完畢以後乘上摩天輪,卻發現車廂中只有他和神代類單獨兩人,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嗯?えむ她們沒坐上來啊?」
  「貌似是的。不過這樣也挺好的啊。」
  看著語氣聽上去似乎格外開心的神代類,再搭配摩天輪那酷似與世隔絕的環境,加上因夕陽的折射光而被染上些許橘紅色的車廂,天馬司的腦海一瞬間出現了解答。
  雖然他老是聽班上其他人說,搞不懂神代類到底在想什麼,可是其實他覺得,這傢伙明明就很好懂啊?
  「⋯⋯你只是想和我獨處,才順著えむ的話答應了這個提議的吧。」
  「哦呀,很明顯嗎?」
  「嗯,很明顯。」
  「不愧是司君呢。」
  「那是因為你太好懂了,」天馬司嘆了口氣,面對坐在他的正前方的神代類,盯著看上去彷彿金得發亮的瞳孔,「然後呢?你在不高興什麼嗎?」
  「⋯⋯咦?」
  「從表情就看得出來了,但我並不明白為什麼。」
  「欸欸——?」
  「我可沒有讀心術,一下就知道你的腦袋裡在想些什麼啊。」
  見神代類發出不太情願的哀號聲,天馬司露出無奈的表情,然後站起身,接著走到他身邊坐下。
  就因為他是真的不明白為什麼神代類看上去好像不是很高興,所以更想讓後者親口對他說他自己心中的想法,而且他也想多知道一點對方的事。
  他緩緩的牽住神代類的手,同時定睛望著對方。
  「我想親口聽類說。」
  「……唔唔、司君真狡猾……」
  「我可沒做什麼啊?」
  不,就是因為什麼都沒做,才更過分啊。
  神代類看著臉上明顯寫著不解的天馬司,輕吁了口氣。他一定不知道,被喜歡的人用那麼溫柔的眼神看著,還用近似於寵溺的低沉嗓音對他說話,是件對心臟多麼不友好的事吧。
  聽啊,這嘈雜得要命的鼓動聲,都是因他而起,心臟跳動的聲音好像大得連司君都得以聽見似的。
  勉強維持鎮定的神代類,先是輕輕掙脫對方牽著自己的手,下一秒便直接將對方拉進自己懷中,同時將下巴抵在對方的肩上。
  「等、類……?」
  「我知道えむ君沒有惡意,她也不會刻意做這件事,可是……心裡還是果然有些不太愉快呢。」
  被神代類的行徑搞得一頭霧水的天馬司,因為對方那比平常再低沉一點的嗓音,加上若有似無的掠過耳邊的氣息,令他不自覺的紅了臉。
  啊啊,只是這樣而已感覺心臟的鼓譟聲都要被類聽得一清二楚的,真不像他自己啊。不過說起來⋯⋯
  為什麼會在這時提到えむ的名字啊?
  天馬司順著對方的話語開始回憶,對於對方的情緒流動相對更敏銳的他,馬上找到了答案。
  只不過他沒想到,原來這個人也會有這樣的時候啊。
  「類是在吃醋嗎?」
  或許是被對方成功點中自己也沒察覺的情緒,神代類漸漸鬆開了擁抱他的手,再一次面對天馬司的視線,用著只會對他才有的溫柔眼神和語氣道:「⋯⋯吃醋嗎,也許是呢。真不愧是司君啊。」
  「哼哼,好歹我也是類的戀人啊。」
  天馬司先是自豪的說完這句話以後,又像是想到了些什麼似的繼續接了下去,「不過吃同伴的醋什麼的,原來類也有這樣的一面啊。可是話又說回來,えむ這個行為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怎麼現在忽然開始不爽快了起來啊?」
  「畢竟我們之前沒在交往嘛。倒是司君,既然都理解原因了,希望你能再掌握一下和別人的距離感呢。」
  「為什麼講得都是我的問題一樣啊!」
  天馬司吐槽歸吐槽,但講到底,他其實也認為神代類這次沒有說錯。
  換個立場,要是看到類和寧寧像他和えむ那樣抱在一起,儘管知道這真的沒什麼,但鐵定還是會往心裡去的。
  雖然這件事發生的機率實在低得可以。
  「不過類真的那麼在意的話⋯⋯我會注意的,抱歉。」
  「呵呵,司君能夠理解我的心情,比什麼都重要哦。」
  「⋯⋯你還真能光明正大的說出這種話啊,真是的⋯⋯」
  語畢,天馬司看著已經恢復原樣的神代類,還是不禁感到鬆了口氣。
  為了緩和從搭上摩天輪開始就有些緊繃的心情,他將身子整個側靠上牆角,同時閉上雙眼,把身體的重量暫時放鬆下來。
  看著似乎是在閉目養神,一副毫無防備模樣的天馬司,神代類的心中湧上一股未知的情緒。
  司君,在自己面前擺出這副毫無防備的樣子,可是不行的啊。
  神代類瞟了一眼窗外的景色,現在正處於車廂能夠正對此刻的夕陽的高度,同時也是這個摩天輪的最高點,原本搭上來時看上去只有一點點橘紅的車廂,也因此而變得有種周圍都是這個顏色的錯覺。
  他露出一抹笑容,同時在不發出聲音的情況下一步步接近對方,他都已經離天馬司近到兩人相距不到十公分的程度了,這樣都沒發覺也實在太不妙了些。
  不過說到底他也不會讓其他人接近這樣的司君就是了。
  像是本能性的察覺到些什麼,天馬司此時睜開了正在閉目養神的琥珀色瞳孔,然後發現對方現在距離自己是多麼的近,不禁嚇得大叫出聲。
  「哇啊!類,忽然靠那麼近是——唔!?」
  沒等他說完話,那還欲說些什麼的口便被對方的唇瓣堵了上來,手腕也被對方箝制住,令他只能接受神代類突如其來的親吻。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雙唇相貼所發出的聲音從方才就不絕於耳,加上神代類那恣意妄為的舌早已伸進口中進行不只一次的溫柔侵犯,橫掃每個角落的同時也捲去他口中的氧氣,天馬司的眼神也開始蒙上一層水霧,酥麻的感覺在身體裡開始流竄著。
  對方意猶未盡的放開他的同時,舌頭間也牽扯出一條銀絲,這個景象惹得他原本就已經夠紅的雙頰現在變得更紅了。而神代類似乎對於他這個反應很是樂在其中,原本就已經倒映著自己的金色瞳孔,此時更是顯得妖豔異常。
  他敢肯定,要不是這邊是摩天輪,這個人一定會繼續做下去。
  畢竟他可不是懂得什麼叫做適可而止的傢伙,甚至在某些方面可以稱得上是貪得無厭,像是和他獨處的時候。
  「哈啊……怎麼忽然間吻我啊?現在可是在摩天輪上欸。」
  天馬司滿臉通紅的對著神代類提出質問。說起來這傢伙應該還記得他們的關係是沒有公開的吧?萬一被看見了那還得了?
  然而神代類並沒有正面回應,而是笑著開口提起看似不相干的事。
  「司君聽說過關於摩天輪的一個傳言嗎?」
  「嗯?什麼傳言啊?」
  ——聽說只要在摩天輪到達最高處的時候接吻,那對情侶就會永遠在一起。
  這個傳言他前段時間有聽見班上的女同學提起過,但那時候他既沒有對象,也沒想過關於戀愛的事,所以基本也是聽聽就過。
  只不過這種事情會從神代類的口中說出來,令他感到有些意外。
  「原來類會相信這個?」
  「寧可信其有囉,何況聽上去還是有浪漫元素的。司君呢?」
  「嘛,有浪漫元素這點我不否認啦,可是就算不用特別信這種傳言,我們也會一直在一起吧?」
  天馬司看著神代類難得精彩的表情變化,先是定格數秒以後,他看著對方的臉從原本的石化到開始反應過來,並逐漸染上一層紅暈,這層紅暈似乎還有蔓延到耳根子的趨勢。
  最後神代類選擇將頭整個靠在他的肩上。
  「……太犯規了啦,司君……」
  「難道不是嗎?我未來的演出家。」
  一瞬間竟然變得如此耀眼,還理所當然地說出這麼帥氣的話,真是太過分了。
  看著笑得自信的天馬司,他知道現在對方一定正對自己這難得如此沒有餘裕的反應感到幾分有趣吧。
  各種難以言語的情緒此刻在神代類的心中流轉,最後這份心情所引導著他的結果,是他抬起頭以後,一下子接近對方白皙的頸項,然後印上幾處雖然位置不明顯,看上去卻意外清晰的痕跡。
  「喂、類!這位置太明顯了吧!要是被看到的話——」
  「畢竟是司君的問題呢。」他在天馬司的耳邊輕聲低喃著,「嘛,到時若真的被看到了,就當作⋯⋯宣示主權?」
  「所以說為什麼是我⋯⋯等等、類⋯⋯!」
  看著天馬司不滿地瞪著自己,卻又因為自己含住耳廓的動作而止不住的輕顫,神代類的心中浮現出一種難以名狀的愉悅。
  這個樣子的司君也很可愛呢。
  「呵呵,雖然很可惜,不過時間也快到了呢。」
  神代類看著即將回到地面的外頭的景色,意識到摩天輪也已繞行一周,語氣乍聽之下有些可惜。
  ——剩下的,就到我家以後再繼續吧。
  悄悄的對天馬司如此宣告以後,摩天輪的車廂門也同時被打開來。
  等到他們都從摩天輪上下來了,天馬司才意識到神代類究竟對他說了些什麼。
  「我可沒答應啊喂!」
  「不行嗎?司君。」
  看著神代類那和昨天一樣,為了讓他答應一起搭摩天輪而露出的委屈巴巴的表情,天馬司不禁嘆了口氣。
  這個人一定是知道只要露出這種表情,不管請求是什麼他都會答應吧。
  然而事實證明,對方也十足了解他,最後他還是同意了。
  不,應該說,正因為是類,所以無論類對他提出什麼要求,坦白說他都無法狠下心拒絕。
  天馬司紅著臉小聲抱怨道:「……雖然你都說我狡猾,但其實你也不遑多讓啊。」
  「呵呵,因為是司君嘛。」
  要不了多久,另一組人馬鳳えむ和草薙寧寧也從摩天輪上走了下來。
  然而天馬司從鳳えむ下摩天輪後,就一直盯著她看,像是她臉上有什麼東西似的。不過本人倒是完全沒有發現,她一看見他們,便開心地朝他們揮手。
  「司君!類君!」
  「歡迎回來,えむ君、寧寧。」
  「吶、えむ,妳還好嗎?妳臉看起來很紅哦?」
  沒提倒還好,一提到這個,鳳えむ原本可以說是有點紅的臉頰瞬間爆紅,說起話也開始結結巴巴的。
  「我我我還好啊!倒、倒是司君,你臉也很紅耶!」
  「什……!」
  聽見這段對話,神代類和草薙寧寧先是對望了一眼,接著心照不宣的露出一抹微笑。
  看來在摩天輪上發生了什麼事,估計是連問都不用問了呢。
#プロセカ  #類司  #摩天輪  #BL  #同人 
分類:藝文

∥作業暴增中6月底前應該拖更機率高到不行∥女主具體人設出來以前基本停更獵人∥發文時間不定∥發文主題不定∥是個曾經寫到一半放棄過,卻又重新提筆寫文的人。這邊走二創,基本上看想寫什麼就寫什麼這樣。目前只有プロセカ,預計之後加開BGD,總之有興趣的話歡迎來交流,有看到我就會回的。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プロセカ】【類司】大頭貼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