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另一個我

...
身高約一百七,高高瘦瘦,剪了個小男生頭,髮質微捲。身上穿了韓版的襯衫,搭配了今年流行的大地色九分褲,套了雙休閒鞋。說不忌妒是騙人的,她的形象就是我一直想追求的完美形象啊!
第一次見到她,她陪著我媽,拿著大包小包的食材進門。很熱心地把食材提進廚房。我親愛的老媽,不停地說謝謝,我也趕快跟在後面,跟著說謝謝。一邊說謝,一邊想著這個送貨員是誰啊?
正在懷疑她的身分時,她轉過頭來看,用質疑略帶責備的眼神望著我問:"你媽媽出門買菜,你不會跟去嗎?讓她一個人背這麼重的東西回來?"
我說,我不知道老媽出門買菜啦,你又怎麼會幫我媽拿東西回家呢?
她笑而不答,準備離開我家。我媽看著她對著自己的女兒咄咄逼人,不但沒有替女兒說兩句話,反而還開開心心的請對方有空可以來家裡坐坐。
我很生氣的夢醒了!
但想想,就是個夢,不會再遇見她了。不要生氣......
沒想到,就在前兩天,又夢到她了!剛開始,我沒有意識到這是個夢。
我經過浴室,發現她正在我媽的指揮下,幫忙測試浴室的燈泡。她這次穿了很俐落的牛仔褲和帽T。忽然,一個小男孩竄出來,用力按下馬桶的沖水鍵。正準備落跑的小鬼,被站在門邊的我,一把抓住。
"站好"我叫小孩照做,他看了我的臉色一眼,趕快立正站好。
"我們把電燈修好,再陪你玩,可以等嗎?"我不曉得自己為甚麼會這麼說。總之,小孩終於乖乖做馬桶蓋上看我們修燈。
身形修長的她,俐落地爬上了兩個大木頭椅子,加上一張小木頭板凳,終於摸到的頂燈。拆下不亮的燈泡,裝上新的燈泡,打開燈光測試,完工!其實這我也做過的無數次啊!但從沒聽到媽媽有任何的感謝或讚美之詞。倒楣的時候,還會被嘲笑,爬上爬下一點都不利索,一點都不可靠......
我把東西收拾好,聽著她和老媽開心的聊天,小男生在旁邊跳來跳去,忽然有一種自己是局外人的感覺。
就在冷靜旁觀了一陣子後,我逐漸清醒,逐漸清醒地看著眼前三人的互動。雖然我還在睡,但我確定自己在夢中看著這一切。
忽然,我想通了,那個高挑的短髮女子,或許就是另一個我,一直對現在的我非常不滿意的我。就連那個小男生,也是展現出部分自己的一個方式。
在夢中,我媽心滿意足的出門了。我把兩個人一起叫來,果然那個短髮女子對我十分不滿,她覺得我應該要對年老的母親更體貼,更順她的意,讓她過得更開心點。
我發現,那是一個理想我啊!短髮女子的外型,是母親希望我能維持的樣子,我也希望能體貼地和媽媽出門,拿東西、修東西、做家事。這些,我都可以做得很好,但為甚麼我做不到呢?我......沒辦法用簡單的三言兩語和夢中的人辯解甚麼。
小男孩的出現,是在提醒深陷在母女情結中的我,即是暫時無解,還是不要忘了自己的優勢,趕快抓住機會,展現自己。呈現小小的成果也好。
我和那個短髮女子說,我媽不是你能輕易討好的,不用再出現了.......
希望她懂了。
分類:日記

每天只求睡飽飽,腦細胞再生快一點,開心過日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