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畫像

這是你畫的大寶法王像。
你是我住在內湖時的夜半狗友,一名腦性麻痺患者,年紀應該與我相當。腦性麻痺造成你的下肢彎曲,走起路來一跛一跛,兩隻手,一隻手臂向上外翻,另一隻則手指扭曲交纏,腦性麻痺也使得你在講話時發音不清。第一次遇見你時,你便試圖與我交談,你取出口袋中的紙筆,用那隻手指扭曲交纏的手,以特殊的姿勢夾著筆,在紙上慢慢地書寫,我就著公園昏暗的路燈閱讀你的字,邊聽你說著模糊不清的話。
我知道了你身邊那隻乖巧的大狼狗名字喚〈天狼〉,母親剛過世不久,現在一個人住。
你習慣在我家後門的一個小公園坐著,嘴裡叼著菸(你菸癮很大),天狼安靜的坐在你旁邊,一人一狗夜半在那裏坐很久很久。
這小公園是我遛狗的起點,通常只是路過,讓狗在這裡逛逛嗅嗅,之後繼續往其他公園出發,一個晚上我會跑三到四個公園,最後在碧湖公園作長時間的停留。但是如果那天晚上遇見你,我會改變行程,在這個公園多陪陪你。
我們認識大約半年後,某天,你跟我說你會畫畫,問我能不能拿張相片讓你畫,畫畫的金額隨便我給。我心想,現在的我連照相都排斥了,何況要人幫我畫像,但又想,應該替你高興,因為你有這項技能可以養活自己,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腦袋轉了一下,想了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我決定拿本大寶法王的語錄送你,書內有法王的法相,就請你畫法王吧,一方面可以讓你賺錢,另一方面使你與佛法及法王結緣。我與你約了隔天拿書,並給你一個星期時間慢慢畫。
約定交畫時間到了,我心中想像的畫,是像口足畫會成員所畫的那種精緻工筆畫。你開心地出現,我將要給你的錢裝在紅包袋裡交給你,你遞給我的是一張捲起來的B4圖畫紙,我將紙攤開一看,內心起了極大的震撼,你用簡單幾筆,有如幼稚園兒童的筆觸畫大寶法王,所以你根本無法以此謀生,我給你的這筆錢應該是你生平賺的第一筆錢,也可能是最後一筆,我頓時心酸了起來。法王畫像的背面,你寫了已往生的父母親的名字以及自己的名字,你彷彿知道我有收集人家名字的習慣,只要有機會,我都會在法會上為他們填超度及祈福名單。我捲起畫,嘴裡說還有事趕時間,轉身就跑,因為此時淚水已經在眼眶裡打轉。
我親愛的朋友,我此生所能給予你最大的祝福,就是為你念聲「噶瑪巴千諾!」
#畫像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