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震""後"群

跟一個公關公司老闆 開會
不知不覺 就會聊到中國的市場
也免不了 聊到 近一個月前的四川大地震
她才說 她其實 是當年921的災民
她爺爺留下來的埔里大宅院 全倒了
因為那是個全部都是一樓的三合院
所以 地震當時 全家族都跑出來了 都平安
但整個埔里 可不是那樣的 
那一陣子 她回去老家 到了半路就得走山路進去
沿路 盡是慘不忍睹
四川地震後
她一看到新聞畫面
就幾乎可以聞到當年她家鄉的那股揮之不去的"味道"
那段時間 她不敢看電視 得全靠吃抗憂鬱症的藥才睡得著
"我現在很好 很好 因為我有吃藥了" 她說
可 她還是說 她在北京看的一則新聞
北川的小孩 跟壓在下面斷氣的母親說
"我們要走了 全都要走了 沒法了 媽 我們走了"
眼淚 就掉下來
唉約 說著說著 我當場看著她漸漸紅的鼻子
若是 她們不在 我大概眼淚就落下了
不過 我習慣了 要在那個當口
把情緒轉移
總不能在她們面前失控
總要習慣 把感情在某些時候 切割開來
慢慢的 要習慣過日子 過得疏離一點 
很多時候
都是這樣的 不是嗎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單單的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