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分享

寒食帖發想

香山 東坡

蘇軾《黃州寒食詩帖》  圖片 /台北故宮館藏

蘇軾在歷史上是個傳奇人物,不只是華人世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海外更是名聲響亮,與其坎坷的一生,有絕對的關係。
由於新舊黨爭,得罪了以王安石為首的新黨,他雖不是保守派,但又覺得新黨改革過於急進,兩邊都得罪,吃力不討好,於是將不滿抒發於詩作之上,引來了殺身之禍,幸好在弟弟蘇轍和曹太后,以及朝中官員的奔走下,雖免了死罪,卻避不了下放之災。
人生的際遇總是充滿變化,逆境困頓之時,能激發出無窮的潛力。蘇軾不會演戲,不會討好當權者,不會阿諛諂媚,宋神宗元豐二年(西元1079年),因烏臺詩案入獄百多天,後來被貶謫到黃州,京官唯恐他會翻身,一再地陷害,最南貶到儋州(今海南島),也因此,留下許多膾炙人口的大作。
天下第三的行書就是蘇軾的《黃州寒食詩帖》,是到黃州第三年寫下的,在人生的最低潮之際,遊山玩水寫詩填詞,心中的千千結,從詩作中似乎仍看得出端倪。人世間真是如此,每個人都會遇到挫折,心情down到谷底,但無論如何,日子總是要過,填飽肚子很重要,蘇軾就是如此,當時候的處境,不是只有看看風景寫寫詩這麼容易。
到了黃州,蘇軾向太守要了一塊地,幾經交涉,終於給了一塊荊棘之地,黃州城東緩坡上的荒地,土地貧脊,依然是自給自足,畢竟還有一家大大小小要過活,田園耕讀的苦中作樂,效法白居易住香山,號香山居士,自己住在東坡上,因此自稱東坡居士。
經濟危機要先解決,不能老是沉浸在怨懟之中,社會上很多人生意失敗,或是到處碰壁,就萎靡不振,甚至借酒澆愁,不如打起精神,先填飽肚子再說,學學蘇東坡的作為,不得志是一時的,人生在世,關了一扇窗,就再打開一扇窗,希望與願景是自己創造的。
《寒食帖》現藏於台北故宮,是兩首五言詩,並有好友黃山谷跋語,可謂千古佳作。其一為:
自我來黃州,已過三寒食。
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
今年又苦雨,兩月秋蕭瑟。
臥聞海棠花,泥汙燕支雪。
闇中偷負去,夜半真有力。
何殊病少年,病起鬚已白。
寒食節在清明前後,現在幾乎沒有這種習俗了。我們大概都有「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之慨,惋惜春天要結束了,可是呢,惋惜又有什麼用,花開花謝春去不復還,真的要把握當下的每一刻。講是這樣講,去做才是最重要的事,好好的做好每一件事,讓自己是現在進行式,拋卻過去式未來式,不要三心二意,認真的生活,這也是培養正念的方式。
「闇中偷負去,夜半真有力。」在此蘇東坡借用莊子的《大宗師》,有人把船藏於山谷之中(藏舟於壑),人都想把東西藏得好好的,想要永久不變,認為這樣子最為牢固,然而真能如此嗎?「夜半有力者」卻能「負之而走」,時間不知不覺的偷走我們所擁有的一切,莊子認為人是這麼的愚昧不知啊!
為什麼會有人把船藏在山谷中?這件事真是蹊蹺,費盡苦心的把船搬到山谷,只為了怕被偷?然後最有趣的是,居然有力大無窮者,在半夜裡把船偷走?當然這不是指人,而是大自然的力量,是時光的流逝。有人就是做些多此一舉莫名其妙的事,想要抓住什麼,卻是徒勞無功,白費心機。
這時的蘇東坡落難又生病,更是感傷,光陰似箭歲月如梭,生命的消耗,暗暗的把他的青春夢想偷走。古德云:「舉世盡從忙裏老,誰人肯向死前休。」無常是不留痕跡的,我們總覺得生命還很長,還有很多事要做,卻不知自己做了些什麼,為誰辛苦為誰忙,忽悠一生。
我們不用沉浸於騷人墨客的惆悵之中,菩薩總是滿腔熱血,我們要學佛學菩薩,讓自己擁有動力,有願有行還擔什麼心,時光在流逝,卻能好好善用寶貴人身,藉境磨心,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日子天天過,菩提時時長。
#香山  #東坡 
分類:心靈

生活瑣談 讀書有感

評論
上一篇
  • 遊天堂地獄
  • 下一篇
  • 四種快樂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