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校園安全網,媒體論述

最近有篇媒體專題很熱門,網路上討論度頗高。某媒體的「校園心理安全網漏洞全解析」它訪問了多名資深心理專業工作者,校園心理單位主管,心理師與輔導老師。然後,不約而同的,兩位受訪心理師、輔導教師都在個人的臉書頁面表示,記者在文章中所述,與其所欲表達的有所落差。
我看到這篇報導也不是很舒服,先從他對於高中國中小的報導來說
標題「高中小:輔導老師躺著都能考上?」,內文「當時選輔導專業「根本是天堂」,教師隨便考隨便中,有些大學加開輔導第二專長班,吸引很多怕因超額被學校淘汰的資深教師去上課,這些教師拿到資格後專業度卻不足,他初估,「當年這批專業不足的教師,至少占了3分之1」。」
好吧,記者是要寫漏洞,自然標題會下重口味,很吸睛,很嚇人。這些受訪的諮商心理師、輔導老師至少有兩位,在自身個人的臉書公開表示,自己看了自己被訪問的報導,也感受到不舒服或是覺得報導和自己想傳達的有落差。
我想,如果讓受訪者自己寫文章直接表達,他們不會這樣寫。直指問題,有時會無法顧及全面、所有的個別狀況。因此會讓努力用功在增進自己專業能力,或是本身專業能力就有相當水準的輔導老師感受到受傷。
我的經濟狀況不是很穩定,我不敢,也不會在具名的狀況下,直接講這些話,因為這有可能會給自己找上麻煩。在沒有強大人脈與靠山的狀態下,如果做行動工作,有可能會被心理師業界台下串連抵制,如果是代理輔導教師,風聲傳出去以後也有可能沒有學校願意聘用。說實話,要付代價的 (各種意味)。
那,我還是想說這個事件,我的省思。
1.  要論述,建議寫文章,即便也有可能被斷章取義,但至少有證有據。當我們要評論一個社會現象或狀態,絕對不是三兩句話可以講完的,我在別的平台,一篇文章三千字以上是司空見慣,還有網民在問為什麼沒有懶人包。但比起懶人包,我更希望可以把事情說完整。
2. 要論述,寫文章的過程除了傳遞訊息以外,要讓對方吃得下。我在和工作對象談到有點棘手的狀況時,我知道對方不會想聽這些話,或是可能會讓他感到生氣或不舒服。我會先說,我在想這些事情是否應當讓你知道,但我認為這對你而言很重要。我會先打預防針。表達柔軟與善意。這樣會讓後續彼此更好溝通。
3. 慎選媒體。有些心理師朋友分享,某些媒體對於心理師的投稿稿件是很謹慎的,會來來回回確認好多次再發稿,這讓心理師作者感到被尊重。我想這個專題報導一出來,許多心理工作者會開始思考,自己要如何和媒體工作,我也被媒體聯繫過,只是我在沒有了解對方的狀況下,不敢貿然合作或受訪。我擔心與害怕的,就是這種事情。你媒體報導一出來,真名實姓一寫上去,這基本上是覆水難收的。不像你在網路平台被攻擊或說錯話,你可以修改,你可以刪文。
心理師 媒體報導

Photo by Thought Catalog on Unsplash

#心理師  #媒體報導 
分類:科技

跨領域文字使用者 / 有著社會學視角從事教職的諮商心理師

評論
上一篇
  • 新手行動心理師,你能撐多久?
  • 下一篇
  • 國中課綱教認識心理與精神疾患?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