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分享

2020年一整年回顧

憂鬱 憂鬱症 工作 人生 生命

Photo by Donald Giannatti on Unsplash

已經2021年了,按照慣例來記錄2020年的回顧吧!
2020年對我來說,和2019年一樣也是一個艱難的一年,我稱作它為「空白年」。為什麼稱作為「空白年」呢?因為在這一年我無所事事,沒有工作,沒有開心的生活,沒有努力,也沒有好事發生。
首先來談談工作方面,在年初時,我曾經短暫一個小時在一間中醫診所上班,因為非常不喜歡那邊環境,所以工作一個小時我就離開了,之後3月面試,遇到一位好主管,她跟我說學歷不重要,能力和品德才是最重要的,我們相談甚歡,沒多久就是錄取通知,但我只做了一個星期的倉管,原因是我覺得工作難易度太難上手,商品品項太多,出貨必須兼顧商品包裝完整度(都是易碎品),我無法駕馭,就如同以往的我一樣,不給自己學習的機會,一昧地只想逃避。很快的4月獲得面試機會也順利錄取,是一個短期的兼職工作,我起初以為上天又眷顧我,讓我找到可以讓我做完的工作,工作不難上手,而且兼職短期工讀生不必付太多責任和負荷的工作量,和裡面的員工可能因為我是短期兼職工讀生,互動不多,所以我就不用擔心人際關係的互動,裡面帶我的另一個工讀生也樂於教你,唯一的缺點是,他常常把工作都丟給你做,一個人在那邊聽音樂、滑手機。我一開始默默的做,做到後面越想越不對,怎麼「我們」的工作都變成「我」一個人在做?然後又逢到新來的正職做到一半落跑,主管順理成章把正職的部份工作全都丟給我,一邊要忙工讀生的事,一邊要忙正職的事,而另一位工讀生卻整天把工作丟給我,積怨成久的我,再向主管反映後沒有得到解決,在一次又把正職事情丟給我時,我瞬間大爆發,和主管吵了起來,馬上就被炒魷魚。而這份工作我做滿一個月。
之後就開始無所事事到了9月(中間面試過一些都沒錄取),我也獲得面試也獲得錄取,我又想工作也不難上手,應該可以做長久,沒想到我又遇到人際關係問題,老闆娘非常兇也非常粗魯,三不五時對員工罵髒話,我受不了這種環境壓力和產生的焦慮,做了兩星期就離開了。就這樣到了12月中下旬,才獲得一份兼職的工作。
在健康方面,我3月的時候吃回原本我重度憂鬱一開始吃的抗憂鬱藥劑,劑量比較輕,您們一定想為何重度憂鬱還吃那麼輕量的藥劑?因為憂鬱的一開始,醫生通常不會直接開重藥劑,而是先輕量劑開始吃,讓身體適應,再慢慢加重或換藥。這顆抗憂鬱藥劑我已經吃了快一年了。而當中我也沒有乖乖吃好抗幻聽的藥,導致幻聽時常出現,雖然很吵很煩,不過我也學會和她共處,不鼓勵自己斷藥,不過今年我已經吃回去了。一整年的作息幾乎都是睡白天看夜晚,也在年初時自己戒斷了安眠藥,不再天天吃安眠藥,也因為如此,我作息幾乎都不正常。
11月去了社區精神長照中心,去兩天,感覺還不錯,只可惜離家太遠,不然我覺得課程對於走出去接觸人很有幫助。10月也有去身心障礙職場重建中心,去媒合我的工作,只是那時我不常吃藥,被個管師診斷現階段不適合找工作,需去精神康復之友進行工作上的調教和康復,讓我一度懷疑自己仍然不適合進入職場。
8月的時候迎來第8位心理師,也是隔了四年的心理諮商,諮商了一天,下次預約的時段因為起不來我就缺席,一直到現在沒有看心理師了。打算今年重新預約。至於心理師談的內容是什麼,這邊就不累述了。
11月踏入隔了六年的教堂做彌撒。2020年也開始學會自己一個人旅行。
除了2020年1月初和父親為了金錢大打出手,基本上2020年算是情緒大致上平靜的一年,有時候覺得很煩悶,有時候又陷入低潮,當然,免俗不了又是批評自己很嚴重的一年。2020年找工作不順利,遇人不淑,無所事事,所以算是運氣平順嗎?我不覺得,但至少平安健康就好。情緒方面也沒有很大的起伏,所以我覺得2020年雖是空白年,但也是平安的一年。
希望2021年東山再起,也更平順、順心、平安和快樂。
2021/02/27 小晴
#憂鬱  #憂鬱症  #工作  #人生  #生命 
分類:日記

一名憂鬱、思覺失調症患者,同時也是一名同志。努力活在這個不被接受的世界中。喜歡研究歷史和性別議題,興趣是畫畫

評論
上一篇
  • 憂鬱之後不再是過去的我
  • 下一篇
  • 中國現代史的分期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