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你們(原創小說)


原創 創作 故事 小說 文字

朋友,或許只會參與故事的片段,但會在故事的結局陪你一起散場。

        人生,就像是一場球賽一樣。有時進攻,有時防守:有得分,也有失分。有時高潮,有時低落:有人鼓掌,當然也有人噓聲。沒有人,能夠獨立於這樣的輪轉之外,除了生與死,其他的一切……都是小事。
        
        「老司機」是我壘球隊的隊友。其實他不喜歡別人這麼叫他。我記得,「老司機」三個字在我們這裡, 是對一個人的尊稱,等同於:前輩、師父...等等的意思。是對一位有經驗、有資歷、有真本事,同時又願意提攜後輩的人的尊稱。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網路上「老司機」一詞,已經變成了:言語或行為猥瑣的代名詞。
        所以,我的朋友「老司機」,他很不喜歡別人這麼叫他。至於,為什麼他會有這個外號?我也毋知影。
        我剛進壘球隊的時候,大家各自練著球,因為我是個菜鳥,基本上,沒有什麼人鳥我。球隊打的是「社會組」比賽,大部份的人玩票性質居多,球隊也就沒有什麼太過於正規的組織。與其說:是在練球,倒不如說:各玩各的球。
        老司機是第一個跑來跟我打招呼的隊友。他先介紹自己,然後禮貌性的伸出右手,要和我握手。我遲疑了一下,也伸出右手,和他輕碰了一下。我不習慣和別人有太過於直接的接觸,僅管握手只是一種禮儀。
        至於他介詔自己的名字叫....那個蝦米來著?我也不記得了。在後來的日子裡,我也就理所當然的少數服從多數,順從大家叫他:老司機。
        那一年的夏季聯賽,我只上場投了一局的比賽,就因為連序的安打,被教練把我換下來了。比賽的結果,當然是輸球了!而且是大比分的敗下陣來。今年的夏季聯賽就這麼的……結束了,而今年的夏天,炙熱的豔陽還高高掛著呢!
        球賽結束後隊友們,有的人留下來繼續看冠亞軍的比賽,有的人收拾好球具,拎著粘滿紅土的球鞋,往停車場去了。我失落地獨自一個人在球場外,樹下的草坪上呆坐著。不願意,自己第一年的壘球生涯,就……這麼的過去了。
        老司機捱過來,在我的旁邊坐下,反正球衣都已經是沾上紅土了,也不必太在乎自己坐著的草地是否乾淨。
        他遞了一杯手搖飲料給我,是綠茶口味。因為每一次球隊比賽或練球後,不管贏球或是輸球,人人都有一杯「手搖國民飲料」,而我每次都喝「綠茶」,所以我的外號也就呼之欲出,大家都叫我:綠茶。
        「還在想比賽輸球的事!」老司機搖動著手裡的飲料,似乎想讓杯中的冰塊快點融化。
        我用力地吸了一大口,整杯綠茶幾乎被我吸乾,只剩下半杯的冰塊,因為我的吸吮,在密封的杯中相互碰撞著。
        老司機也不等我回答,目光看向球場內,場內的比賽似乎接近結局。反正誰輸、誰贏,也不干我的事!
        老司機說:「當初我來打球的時候,也是很在意輸、贏。現在都麻痺了,只不過是一場球賽而已,又不是輸了全世界!」
        老司機把吸管插進杯口,吸了一小口。他沒有特定的口味偏好,每次看他都喝不一樣的飲料。然後他獨自一人繼續說著,也不管我有沒有在聽,說著他那:屬於他的「老司機傳奇」。

        他和大多數的人一樣,學校畢業後找了一份工作,打算就此安份守己地為公司效勞,然後結婚、生兒育女、退休養老。不料,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
        他國中時,是學校的籃球校隊,由於年輕氣盛,打球沒什麼技巧,僅靠著身材的優勢橫衝直撞,於是傷到了脊錐,倒至日後長期的腰痛,不能久站或長時間蹲著。所以,他每工作一段日子後,就因為腰部的不適,不得不辭掉工作回家養傷。前前後後,換了幾份工作,常常是:工作了受傷,傷好了又去工作。反復幾年下來,他索性不去工作了。
        因為,高中同學帶他進入「投資業」的領域,幾年下來的投資報酬,也讓他有翻倍的收益。
        他從此就認為,賺錢不一定要用勞力來換取。像是現在,坐在電腦前,在鍵盤上輸入幾個數字代碼,就能完成一筆交易了,這樣也是一種工作啊!股市的開盤和收盤,就成了他的上班和下班時間。
        股市如戰場,資金如子彈,瞄準了再射擊,打一槍換一個地方,絕對不能戀戰。
        然而,正當他嚐到了「暴賺」的滋味後,心中開始有了「投機」的念頭。反正,投機和投資,只不過是一字之差而已。人無橫財不富,他決定了,看準趨勢後,一次到位,大筆資金一次進場,把現有的所有資產, 連本帶利,狠狠的暴賺它一筆!
        「呵呵!錢有那麼好賺就好了……」根據股市八二法則,少數人才是賺錢,多數人是賠錢。
        老司機不經意地搖著手上的飲料,似乎沒有要喝的意思。我從他的言談中,開始嗅到了一絲的轉折。故事的真相究竟是如何?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那一年的年底,他暴賺了一筆後,滿意地看著帳戶裡的獲利數字。於是他決定了,再複製一次成功的方法,繼續把股市當作他的提款機。他相信,不久的未來,他會像財經雜誌上報導的:某某投資達人,多少的小額資金,短時間內獲利翻倍、翻倍、再翻倍!
        「應該要保守一點的,幸運之神並不是每一次都站在你這邊!」
        老司機平靜地說著,似乎在說著別人的故事。在他的眼神中,看不出……有一絲一毫的波瀾。
        他喝了一口飲料後,從球袋裡拿出手套,開始保養手套。先刷去上面的沙土,清除污垢,然後再綁好鬆開的手套線。最後是均勻的塗上一層皮革保養油,再把手套放在通風的地方讓它自然風亁。
        老司機用的是「牛脂成份」的保養油,不同於我和其他隊友用的平價「鯊魚油」。
        我曾問他:「手套壞了或破了,再買一個就好了,你用的保養用品,都可以買好幾個手套了。」
        他笑笑地跟我說:「手套是用得越久越好用,就像穿皮鞋一樣。而且自己專用的手套不要借別人,因為長時間用同一個手套,你的手型會固定在上面。」
        我看著老司機塗完保養油後,還仔細地替手套皮革按摩。我心想:有必要這樣麼?
        老司機似乎是看穿我的心思,對我說:「對待球具,就要像對待自己的老婆一樣,球具才會在你需要它的時候,適時的幫助你。」
        難怪,比賽時常常看到他手一伸,就接到球,球棒一揮,就是一支全壘打。
        「成功的方法不用多,有一個就夠了。就像手套一樣:好的手套不用多,一個就可以用好幾年。當然,前提是你要保養得當。」
        他把保養好的手套收進球袋裡,然後繼續他那未說完的:老司機傳奇。
        
        「成功的經驗是可以複制的,但是每一次的結果,未必會一樣。 今天的黃金交叉點,也許會是明天的死亡交叉點。 」
        他神情凝重地看著我,意味深長地說:「別人的成功方法,也許可以複制,但是他的心態、處理事情的模式,你未必學得來。」
        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股市裡也是一樣:漲多必跌,跌多必漲!終於,股市裡,漲多必跌的歷史……重演了!
        在老司機把畢生的積蓄一次投入後,隨之而來的是:全球經濟的危機!
        「我把我十幾年的投資資產,和母親託我操作的資金,連本帶利,一次賠光了!」老司機暗然地說:「我...我破產了……」
        十幾年的投資路上,從剛開始的初嚐甜頭,到一路上的平穩順遂,讓他逐漸散失了防備的警覺心。他曾經以為,地球是繞著他轉的,他相信自己會是:整篇故事的男主角。
        股市不是看誰笑得最好,而是看誰笑到最後。稀里糊塗賺錢的人,一定會稀里糊塗地賠錢。股票市場裡唯一不變的就是:時時刻刻都在變。
        
        「有時候,成功來的太快、得到的太容易,未必會是件好事。」
        我們常說:「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但不是也有人說:「少年得志,大不幸!」
        好在的是,他沒有跟別人借錢,或是向銀行貸款,這是他一直堅持的原則。賠錢最多只是賠掉自己所有的財產,還不至於有負債的壓力,被迫過著那被債主追著討錢的日子。
        聽到這裡,我被他的故事吸引住了。不是因為他的一夜破產,而心生同情或不捨,而是...心裡竟然有一絲絲的……快感!
        是的,是「快感」,是一種「仇富」的嫉妒心使然。是一種:自己吃不到,別人也...別想吃到的、幸災樂禍!
        「那……那你應該是“收山”了吧!」我好奇地問他。要是我一朝被蛇咬,破產一次,終生再也不敢踏進這個行業了!
        「沒有,我省吃減用、經過一段時間後,湊了一些錢後,再一次進入股市。」
        有了前面的失敗教訓後,這一次,他決定改變策略,小心翼翼的先保住本金再說,其次才是獲利。
        作為投資者,需要在投資上更合理的規劃,樹立一個良好的心態也是極為重要的。股市,就是檢視人性弱點最好的地方。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這一次雖沒有前一次的高報酬率,但在保守的操作下,也還算小有獲利。
        在一切看似平順的進行後,以為就算不能大富大貴的暴賺,也能小撈一筆不愁吃穿。之前所損失的,相信不久的未來,一定能再賺回來。
        總是,天有不測風雲。美好的日子總是過得特別的快。全球經濟的不景氣,並沒有過去。很快地,他又面臨了第二次的…破產!
        有一就有二,無三不成禮!他又籌了一些錢,奮不顧身地、再次往股海裡跳。記得有某位投資達人說過:想要在股市裡賺到錢,就必須要經歷過:兩次的破產!
        「事不過三,你有了兩次的破產經驗,應該是免疫了,有抗體了吧!」我信心滿滿地自以為是,替他下了結論。
        人家都破產兩次了,就算是 再怎麼「仇富」,身為「萬物之靈」人類的我,在這個時間點上,也應該有點同情心,或憐憫心。
        「沒有,去年的肺炎疫情,我又...又第三次的……破產了。
        老司機苦笑地幽幽嘆了一口氣。我在他的笑容裡感覺到的是一種: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無可無奈。

         這時候,球場內的比賽已經結束了,場內的工作人員正在整理場地。
        原本收拾好球具的隊友,把球具塞進各自的車內,換好了乾淨的衣服,三三兩兩又走回了球場的方向。
        「那這次...應該是真正的“收山”了吧!」我小心翼翼地輕聲問著,像是怕觸動了他的痛點,他會承受不住。
        「沒有,我還是留在這個環境裡,並沒有打算要出場。」老司機說。
         我抬頭看著他堅定的眼神,心裡納悶著說:哇靠!還真是個、名附其實的「老司機」呀!
        「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好笑、很笨呢?打死不退,學不乖,放著平靜的好日子不過,偏偏要去過著那整天提心吊膽的日子!」老司機像是在問我,又像是在嘲笑著自己。
         我心裡猛然一驚:「靠妖,你……怎麼知道我的想法?」可是這句話又不能表現在我的臉上。於是我故作鎮定的,若無其事地看向遠方,假裝自己正在沉思,沒聽見他的問話。
        他又繼續說:「沒辦法,我已經把“投資”當作我的職業了,我是個專職投資人,我不能再退縮了,我沒有退路了...」
        老司機順著我的目光,也看向遠方。西邊的天空,漸漸地泛起了一抹紅暈,夏天的黃昏,總是令人捨不得離開,想在草地上多坐一會兒。
        
        「那……現在你還會覺得、輸了一場球賽,有那麼的、難過嗎?」老司機突然的問話,把我從還沉浸在他說的故事情節中,拉回現實。
        彷彿,他講了一下午的故事,是發生在別人身上的事。如果不是他用「第一人稱」描述事件的經過,我還真的會認為:他是在講他朋友的故事。
        「沒...沒有,其實也沒什麼好難過的,輸球也是比賽的一部份,明年還有聯賽可以打,其他的時間、也有很多的“杯賽”可以打,好好的練球,比賽時自然就會有好的表現了!」
        我連忙的解釋說,好像急於否認剛才輸球時,那個鐵著一張臉的「敗戰投手」,不是我!
        老司機牽動了嘴角…笑了笑。
        
        這時候,太陽已經完全被遠處的山峰遮住了。這個座落在山脚下的壘球場,日落西山後,漸漸地 有些人群來到球場旁的運動公園,或者打球,或者聊天散步。幾個換好衣服的隊友,拿著手套和球棒向我們這邊走來,想必是還不急著回家,想邀我和老司機一起練球。
        「綠茶,教練說你這次投得不錯哦,以後會固定讓你上場投球,袂賣喔!」
        阿保把一顆壘球丟給我,邊說著、邊示意要我拋球給他做打擊練習。阿保是我們球隊的隊長。
        「綠茶,說真的,不是你投得不好,是因為對手太強了!他們隊上,有好幾個以前是打棒球的,跟我們這些“半路出家”的肉咖打,真的是像…大人跟小孩在比賽一樣!」
        吉米把打擊練習網搬到我們幾個人的附近。吉米是我們隊上的一個、逗比活寶。
        這時候的我,像是重新活過來一樣,全身充滿了耀眼的光芒,就像是在跟比賽的對手嗆聲一樣:「來吧!直球對決!」
        
        喔!我可愛的隊友們,有了你們熱情的相伴,我的人生故事回憶裡,將會添加許多的色彩。
        餘生很短:有人還沉浸在…自滿的過往,有人總為自己編織著…無謂的惆悵;有人成就了…兒時的夢想;也有人失去後……才學會成長。
        朋友,或許只會參與故事的片段,但會在故事的結局陪你一起散場。
        人生,就像是一場球賽一樣。有時進攻,有時防守:有得分,也有失分;有時高潮,有時低落:有人鼓掌,當然也有人噓聲。沒有人,能夠獨立於 這樣的輪轉之外,除了生與死,其他的一切…都是小事。

( 原創綠茶老司機 )

#原創  #創作  #故事  #小說  #文字 
分類:藝文

喜歡喝著綠茶回味人生故事的老司機

評論
下一篇
  • 吃胖跑不動了(原創小說)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