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同島一命 死裡求生!!

“我現在白沙屯媽祖遶境,等等回電給你好嗎?” 從沒想過我會跟連長有密切共事的機會,從過往跟他配合過的人聽來的消息,我對這人沒有好印象過。連長的外號是來自於他過往的職業,連長是職業軍人後來到外貿協會進修,隨後才有機會進到公司。對連長的第一印象,是他到主管辦公室,敲了門後就直挺挺地站在門外,這種奇耙的行為,只有當過兵的男生才可以理解,當時,連長還在適應世俗的工作模式。
連長初始是外派到印尼廠,印象中待了一年左右,連長決議請調回台灣,主因是為了他現在老婆。連長在外貿部的生活,一開始就碰到艾摩人課長,艾摩人課長是由助理轉做業務,多虧了艾摩人,嘿嘿嘿副總裁為了硬挺她,成立了菲律賓課,這也是悲劇的開始。艾摩人比我資深,在意見衝突時,總是直接跑去找嘿嘿嘿副總裁,雖然我已經在香港鯊魚課長那邊吃了好幾次虧,但仍是對這種狀況難以適應.....艾摩人是一個主觀意識強/ 不太接受他人意見與認錯的人,通常這類型的人常說的幾句話:“本來就是這樣啊” “我個性比較急“  “你說的那不關我的事,不是我應該負責的工作” 等等的,我個人評斷是這類型的人通常都是用這種武裝來掩飾自己的沒自信&自卑,同時也難以與人互信共事。在艾摩人接任課長不到2年,就離職了,留下來的爛攤子就由連長接手 (此時我以跑到新事業處)。陷在泥沼裡,在會飛的老鷹也飛不起來,連長就在這泥沼裡沉沒了,而此時,換我回到這泥圈裡了。
在回歸外貿部的第一項難關,就是處理無法供貨的窘境,在這段期間,陪我一起工作的人是一個剛受完傷的孩子—這邊叫他小老鼠。小老鼠一開始是在鯊魚課長身邊工作,但一直懷著一顆想外派的心,終於等到緬甸外派的機會,小老鼠在緬甸的生活並不順遂,一個愛霸凌屬下的長官/ 以及不受總經理—瘦瘦老文青的青睞,持續的霸凌小老鼠還可以忍受,但壓垮小老鼠的最後一根稻草是瘦瘦老文青始終不願意跟小老鼠簽約,最終被一個到公司不到3個月的小菜雞取代,小老鼠就在這不公不義的情況下,回到了台灣外貿部。第一次跟小老鼠出差,小老鼠整個行程跟活死人一樣,甚至連客戶的辦公室樓層都不知道,在第二天的晚上,我終於忍不住找小老鼠對質。那是在菲律賓辦事處的一個下午,我氣到叫小老鼠取消當天下午的所有行程,我們在辦事處公設的吸煙室涼亭會談,談了很多,但大意就是:你要馬就離職,像個輸家夾著尾巴離開,要馬跟我做出一些成績,回擊這些曾經鄙視你的人。小老鼠最後選擇跟我跑完這段難關,本來小老鼠是可以升官的,但公司實在傷他太深,最後還是選擇離開。後來小老鼠在越南台商的膠水公司上班,事後聊起來,感覺他過得不錯,也交了當地的女朋友,最重的是,小老鼠分給我的netflix 帳號,至今仍未取消掉我的權限,這段時間的投資值得了!
我不懂連長為何認為我對他有恩?
期間因為工作的關係,我斷斷續續有跟連長聯絡,一開始他是想到香港工作,我本來是想介紹他去維他奶,但因為香港發生反送中事件,為了孩子與家人的安全,連長待在了台灣。在小老鼠決心離職的時候,我已經在物色接替的人選,當我知道連長還在待業中,而且連長老婆病情短期也沒有好轉,我打給了連長,電話中的吵雜聲斷斷續續地聽到:我現在白沙屯媽祖遶境,等等回電給你好嗎?。初始找連長的想法很簡單,我確實這段時間需要人手,另一方面是連長也需要有一份薪水,雖然公司給的不多,但至少熟悉,時間上比較容易調配。連長很豪氣地答應了,回到了公司,期間當別人問連長為何回來,他總是回答”我是回來報恩的“。至今為止我仍不知道我對連長到底有什麼恩情?
連長有很多奇怪的癖好,不吃早餐 午餐/ 留一堆玻璃瓶當喝水容器/ 過期東西捨不得丟等等的。當連長再次重回菲律賓辦事處,我早已把他留的東西全部丟光光,連長第一次看到傻眼的表情,我到現在還是忘不了—經典。
我應該慶幸自己比連長資深,他是一個控制慾極強以及強勢的人(我就是要!!),這點跟我之前的主管沒下巴丁丁很像,所以我都叫連長小丁丁(可能到這時他仍難理解,像小丁丁到底是怎樣)。連長與同組成員合作的過程,總是摩擦不斷,再次回歸之後,每當他要發作的時候,我總是會不經意的拉他回來一點,至此,雖然摩擦不在,但連長也常常講到滿肚子火,帶人帶到懷疑人生。
然而突如其來的疫情,打亂了所有的計畫,至此我也無任何的方法改變這個泥坑,連長與這個團隊3年甚至1年後的未來,我已經無法在做任何改變了,再者,我認為連長階段性的任務已經圓滿完成了,若公司沒辦法提供更好的土壤,我應該鼓勵他找他更適合的舞台。一日連長對我說他買了新房,我直覺就是想送他一個他會喜歡的禮物,因為他是值得擁有這一切的人,只是在這泥圈裡困住太久。
連長的章節差不多到此一段落了,或許在不遠的將來,我也會再次需要他的幫助,再次聽到熟悉的對話「A 兄弟!怎麼了?」 「誰是你兄弟....」
分類:職場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