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不熟悉的妳

怎麼會是妳,一個只是在 Tinder 認識的妳。已經過了五週沒有對話,就這樣閃現進我的夢裡,雖然有點意外,但也不算太大的驚喜。
夢的開始是一個宴會,帶著磅礡大雨的室外,也許跟睡前喝了太多水有關。夢裡的宴會主題不太重要,但重要的是我們在宴會裡東奔西跑,高談闊論酒跟水的差別,爭論著人工的必要性。接著我們逃跑似的離開宴會,在大雨中,我們一邊淋著雨,一邊找著是否有休憩的地方,印象中我們從北投逃到關渡一路往淡水,卻正值什麼蕭條時節,大多飯店都沒有開。渾身溼透的我們,不斷擁吻,卻也不斷碰壁的走走停停,最後逃回了微笑莊園。我們在那裡換下了溼透的衣服,終於把自己的狼狽丟進洗衣籃內。渾身清爽的坐在床沿喝水,接著妳褪下了剛換上的T恤,用著當初我右滑的原因:那勾人的眼睛。將我定在床沿,我就醒了。
醒來,除了錯愕以及憋尿的情緒外。好像就沒有特別的感覺,上了廁所躺回床上。這些夢好像都只是為了告訴自己,想念台灣的味道以及人,走走繞繞,不斷將新認識的人與老地方連結在一起創造一個新的夢。其實有些感慨,到底是因為寂寞約的會還是只是為了證明自己還有點吸引人價值才約的。躺回不怎麼舒服的床上,在重新失去意識之前,腦海的念頭只剩下有限的詞彙以及不著邊際的「感覺」。
越來越久的沒寫文章,不再為賦新辭強說愁。越來越多的好個秋後。使用的字詞逐漸減少,不知道自己還能再多寫些什麼,重新開始學著彈鋼琴,只為了能夠使用無詞來創作。如果再也看不懂寫不下的那天提早來臨時,希望我能提早做好準備,就像害怕自己已經腐朽到無法玩遊戲一樣。
#北投  #台灣  #Tinder  #宴會  #大雨 
分類:日記

都是夢或廢話。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