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留下喜歡的事物

過去,我有輕微囤物的習慣。例如,學生時期從不離身的橡皮擦,除了使用到最後的橡皮擦頭,我還會留下為了露出適用的橡皮擦體而一一剪下的紙衣,以及每次使用過的橡皮擦屑(用力搓揉成一團方便收藏)。
我將這些收集視為一種功績,那些考試分數無法反應的我的努力,都由它來見證。
我也追求各種櫃體滿滿的狀態。例如衣櫥,除了陸續添購的新衣,對於親友留下的二手衣物,基本照單全收。大部分衣況看起來都不錯,基於可堪欣賞,丟了可惜,當中更有相贈情意,我懷著諸多雜感將之都納入了衣櫥。
其實,許多衣物並不全適合我當下的狀態。只是當時我並不太在意。
書櫃和衣櫃一樣,一直以來都是擺得滿滿的。滿是一種成就感,於是我努力堆滿。「滿」的追求,體現著累積勤奮、進步向上的態度。當時的我想,這是我成就自己的方式。
有了寶寶之後,我才意識到自身所處的時空感。
從前只有自己,為自己努力,為自己爭取,世界那麼大,未來那麼長,自己勇往直前,孤單又暢快。得到的都屬於自己,失去的也甘心承受。那時,我從來不需要在自己和其他人之間做取捨。
寶寶出生後,我讓出了衣櫥,添上寶寶的衣物;讓出了書櫃,擺上寶寶的繪本。我讓出了人生的數年,陪伴在寶寶身邊。
我的退讓看似縮限原有的自己,卻也使我更精確的省視自己。
我從自己穿衣的習慣中意識到一種疏離。每次打開衣櫃,幾番考量後總是拿下摩搓弄汙也不大可惜的衣物;那些特別珍選的美衣總是燙平掛好便心滿意足。久而久之,舊者愈舊,新者恆新。我想著要在特別的時刻穿上珍愛的衣服。但「特別的時刻」很少到來,生活總是日常居多。我的穿著和我的喜好之間有一股淡淡的疏離。看似因為珍惜而不常使用,還是我隱隱認為此刻的自己配不上美好的物件?
我不打算再讓自己欺負自己。我收拾掉次等的衣物配件(那些一直以來被我當作備用品、替代品的物件),只留下我喜歡的。我應該身著能時時應和內心狀態的服裝,如此才能裡應外合,內外協調地活著。不必總是把一顆心懸在未來,每個當下就是我的特別時刻。
可留戀的事物那麼多,空間卻是有限。回頭去看那些擺放多年的衣服書本物品,我曾用它們作為一種敘事,娓娓道來過往的得失。留下的物品那麼多,但我真正能留下的又那麼少。
與其讓物品黏著過去的情感而生塵,不如好好以指尖掌心的溫度來摩挲它。
我決定往後只留下喜歡的物品,因為喜歡,所以善用;因為善用,所以深情。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寶寶的第一個動詞
  • 下一篇
  • 母親的自責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