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冰啤酒的記憶

我剛剛喝下一杯冰啤酒,此刻有點微醺,但是我的腦子很清醒,所以不免話就多了起來。跟我一起在客廳裡看電視的阿姊看我有些反常,就關掉電視,從沙發上起身走向我,用不耐煩的聲調對我說:「秋庭,妳也幫幫忙好嗎?我工作一整天,回到家裡想看個電視放空腦袋,才看了一會兒,妳就開始亂,妳很煩耶!」於是,阿姊氣憤地推了一把我的肩膀,然後氣呼呼地回房休息去了。
我獨自留在客廳裡,盤腿坐在沙發椅上發呆。冰啤酒的威力慢慢在減弱,腦海裡突然冷不防地演出了一幕戲碼:大衛是我的前男友,他是個富家子弟,他說很喜歡我的率性,因此跟我交往。大衛經常心情不好,必須喝冰啤酒解悶,為了陪他度過情緒低潮期,我也成了冰啤酒的愛好者。
誰知道,有一天他突然找我出去,說想到我家附近的茶藝館去閒坐。我們各自點了一杯冰啤酒後,他默默地喝了幾口,然後清了清喉嚨,語氣近乎平淡地說:「喏,我告訴妳,我家並沒有很有錢。」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親耳聽到的話,瞬間目瞪口呆,氣憤難當地舉起酒杯將剩下的冰啤酒一飲而盡。那一刻,我終於明白,原來想傷害一個人也可以用這麼冷靜的方式。看到我激烈反應時,他雙手護胸,目不轉睛地看著我的一舉一動,好像這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想當初,我實在應該賞他一巴掌才對,可是我沒有,我只是快步跑離茶藝館,把他留在原地。
事隔多年後,再想起大衛,我竟然感到一絲安慰。幸好,我們沒有在一起。可能,懸殊的家庭經濟背景也無法讓我們在一起。但是,談過那場被羞辱的戀愛後,我徹底看清了大衛的薄情寡義,了解到「門當戶對」的意義。
分類:親子

這是由喜愛寫作的夫妻檔組成的文史工作室,敬請指教!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