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相聲—絕學蓋世

恆河 船舫 學者 四位

社子 台北花卉村


李孔:

扇點春夏日月清

手牽秋冬絲絹亭

和風吹醒樹鳥鳴

船舫染色添家興

龍哥 :

江南四才唐居首

蘇家三子占鰲頭

徽宗瘦金學者愁

羲之書法獨一手

(這兩人賞花中以詩會友)

李孔:

好厲害,不愧是龍哥您真是飽學之士。

我只是好奇那四位輔才子誰居首?啟爺,世爺、清爺,外加盛爺總共四位,把他們排一下挺有意思。

龍哥 :

那您可就太過於高估我了,會有這些資訊,完全是因為當學生時,喜歡看關於滿清十三皇朝,大唐英烈傳,或唐詩八百首,詩詞欣賞等,尤其白居易又是本家,所以稍有記憶,跟您等比起來,簡直像孔夫子面前賣文章,關老爺堂上舞大刀,不知羞恥為何物囉,至於您說的幾位大神,因境界差難以萬里計,恕無法言之。

李孔:

龍哥涉獵豐富,古文學及雜學多不勝枚舉,謝謝賜教。

龍哥:

老頭子可當不起您的謬誤,在您的領域裡,比小老兒強百倍者如恆河之沙,得時時受您教導,已不僅三生有幸了,祈切勿再過跨糟老頭,否則,這張老臉真不知要擺那呢?

李孔:

龍哥請上坐,喝杯茶歇會兒,慢慢道來。

龍哥:

其實我對古文觀止和厚黑學,這兩部較為有感,尤其是古文中的陋室銘,林覺民的「與妻訣別書」,諸葛亮的「前,後出師表」,更有感慨。

李孔:

果然不一樣,說話有內涵。

龍哥:

您莫忘記我的拿手絕活,除了柏拉圖式的烏托邦,就是溜鬚拍馬般的嘴花花,講到真才實學,也只能兩手一攤,投降輸一半啊!

李孔:

這脫口溜您可是絕學,旁人無法看齊,也得底子厚才能信手捻來。

龍哥:

憑這可上不了枱面,八字輕千萬不可妄想坐龍椅,不才還是認份點比較平安些。反正老頭子臉皮比律法全書還厚,不差多獻醜一次,就怕丟了您的面子啊!

李孔:

沒事的,咱們有默契,還是您帶動的好。唉喲!這話才說完我怎嚇跌坐地了。

龍哥:

您明知道我最怕的,一是傷腦筋,二是費精神,三是惹麻煩......

李孔:

說到這兒,真不知招誰惹誰了,惹麻煩我第一,就是要找我碴看我好欺負,踹飛,唉唉!我的鞋子給飛出去了。

龍哥:

好解決啊,以我來說,只要full不對,直接封鎖就得了。

(道劇組來拿麥)

李孔:

等等,別封麥呀!

龍哥、李孔,咱們先下台一鞠躬,謝謝大家觀賞。

#恆河  #船舫  #學者  #四位 
分類:藝文

敲進心靈的捕手一場激奮後有了新的開始驕陽桂花持續飄香。(小谷工作室)

評論
上一篇
  • 劇本名稱:推開那扇門
  • 下一篇
  • 三則微小說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