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吃胖你就別跑了(短篇小說)

原創 創作 故事 小說 短篇

吃胖了你就別跑了,想跑也跑不動了

愛你,不用一生一世,生死相依;愛你,不是你若不離,我便不棄。
愛你,不用天長地久,至死不逾;愛你,不是時光匆匆我只在乎你。
       望著小雪和小芙走向門口的背影,對比起來,她們倆人纖細的窈窕腰身,樂樂下意識地摸摸自己的腰部....什麼時候自己的腰間已經長出了一圈肉?而且還是一大圈肥滋滋的肥肉!

        第一篇:暗黑界的料理

        吉米是我們壘球隊的一個“逗比活寶”,有他在的地方就會有笑聲。
  吉米最近迷上了料理,他常常會做一道又一道,他自己認為很好吃的菜餚,請我們這些隊友去幫忙試吃,我們私底下都稱之為:暗黑界的料理。
  說「試吃」,是對食物的尊重,那些被他「用感情」料理過的無辜食材,隔天全部都變成了垃圾車回收的「高級廚餘」。
  因為,他都是用最貴、最頂級的材料當他的試驗品。
  為了維持這個球隊的和諧氣氛,凡是被他請去「試吃」的隊友,不是剛好那幾天:腸胃不舒服,醫生交代要吃清淡一點的食物。再不然就是:晚上剛好有親戚結婚,要去參加喜宴,不能吃太飽,免得宴席上吃不下。
  只有我和老司機鼻子摸一摸,先吃了腸胃藥,再去赴湯蹈火,生死相陪。
  「怎麼樣?好吃嗎?」吉米搓揉著双手,像是小學生拿著滿分的考卷給父母看,期待著父母看過後會有肯定的讚美。
  老司機吞下了一口菜,不急不徐地拿起了桌上的一瓶礦泉水,灌了半瓶水後,才艱難地吐出了幾句話:「好吃,好吃,有進步!」
  「綠茶,你覺得呢?如何?」吉米轉過頭,目光看著我,眼中泛起了光亮,真誠的期待我說出和老司機一樣的肯定。
  「我...我我…...」我被一塊剛送進嘴裡的雞肉給哽住了,不知道是要吞進去,還是要吐出來。只好含在嘴裡,拚命地連忙點頭說:「嗯!嗯嗯!」
  「成功了!我成功了!」吉米雙手牢牢地握住老司機的手,再轉身,用同樣的方式握住我的手。
  「你們真是我的好兄弟,我的好麻吉!」
  我輕微地感覺到他的雙手,因為激動而有…...些許的顫抖。

        後來球隊練球時,吉米就常常請假,聽隊長阿保說:他在追求一個女孩,年紀不大、是個吃貨。
  吉米為了巴結女孩,跑去學習料理食物,天天做出不一樣的菜餚,希望有一天能:搏得美人的認可。
  「那個女孩長得漂亮不?有照片嗎?」我好奇地問。
  「我也不知道,他們倆一天到晚在社群裡發照片,都是美食的照片,想必由北到南,吃遍了每一個鄉鎮的特產美食。」阿保搖搖頭說:有時間去吃好料,沒時間來練球,真是……林老師欸!
  身為壘球隊的一員,我很能體會,阿保此時憤怒的心情。

        第二篇:窈窕的女孩

        某一天球隊練完球後,大家都已經收拾好球具回家了,只有兩三個隊友湊在一起,在球員休息室聊天。
  不知道什麼時候,吉米靜俏俏地坐在我們幾個人的旁邊,出奇的安靜,不像以前,有他在的地方就有笑聲。
  「怎麼了?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說出來,讓我們開心一下!」阿保壞壞地朝著吉米,咧著嘴壞壞地笑著。
  凡是從阿保嘴裡說出來的話,在我們這個壘球圈裡,是出了名的「賤」!
  「沒什麼,樂樂說我做的東西,比狗吃的...還難吃…...」吉米沮喪地低著頭說:「真的有…那麽難吃嗎?」
  樂樂是吉米為了追求她,而去學料理的那個女孩。
  我們幾個人相互看了看,心裡吐槽著:哇哩咧!暗黑界的料理,果然不適合拿出去把妹!
  「別聽她在靠北!她吃過狗吃的東西嗎?」阿保試圖安慰吉米,但是他那「出口成髒」的習慣用語,怎麼聽都不像是在安慰人。
  「那她一定很胖喔?那麼喜歡吃!」我順著常理判斷,一個吃貨哪能不胖呢!我想減個一公斤,都要餓個好幾餐。
  「你看!」吉米掏出手機,開啓了幾張照片。
  我們幾個人湊近一看:哦喔!不看還好,看了想死的心都有。
  照片裡的女孩,右手拿著湯匙,左手端著盛滿雞湯的碗,靠近嘴邊作勢要喝湯。雖然碗裡的菜餚看似生鮮甜美,但是她那貼在碗邊的嬌滴美唇,看了才真的叫人……垂涎三尺,唇齒欲動,想親一口!
  下一張照片,更是讓人看了不想活了。
  女孩168公分的窈窕娥娜身軀,在花田裡翩翩然地穿梭著,荷葉領的黑白條紋背心,露出一雙潔白無暇的胳膊。膚如凝脂、白裡透紅,温婉如玉、晶瑩剔透,全身散發著青春少女特有的千嬌百媚。
  在那看似不經意的一個~驀然回首,絲絲的長髮,浮貼在女孩不施胭脂且白皙的素顏上,隨著一縷輕風,在少女的耳畔~~嫣然起舞。
  女孩明亮的大眼,黑白分明、清澈如鏡,那真的叫一個~水靈啊!
       盈盈秋水般的明眸,無時無刻放射著,令人陶醉的靈波,彷彿在招喚著:每一個和她偶遇的目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完了,代誌大條嘍!」阿保不改他毒舌的本性,提前判決吉米:出局! 
         是呀,女孩的身材多麼曼妙、高佻啊!和吉米站在一起,果然瞬間秒壓吉米,搶盡了整個鏡頭的焦點。吉米身高才169公分。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想投其所好,做她喜歡吃的菜,看能不能綁住她的心。」
        吉米看著手機裡的照片,目光停留在一張他和樂樂的合照,照片中的兩人,給人的感覺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
  「如果你做的菜,不符合她的口味,那你可以帶她到處去吃好料啊!」在旁邊一直沒説話的老司機,一發言,就直接説中了問題的核心。
  如果這句話從阿保的口中説出,那肯定是:「她那麼愛吃,以後誰娶到她,誰一定被她吃垮!」
  從此以後,吉米和樂樂就過著:三天一小吃,五天一大吃的:吃貨生活。

        第三篇:吉米的陰謀

        時光匆匆一晃半年多過去了,時間總在不經意中流逝。吉米自從搭上了樂樂後,來球隊練球的次數越來越少了,社會組的球隊都在假日才有空練球或比賽,而吉米帶著樂樂正是假日才有空大開“吃戒”!
        「怎麼了?今天怎麼胃口那麼差?」吉米不捨地輕輕撫著樂樂的頭。
        樂樂無精打彩地趴在桌上説:「人家那個來了.....沒有胃口。」
  此時,吉米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一盒巧克力蛋糕,放在樂樂的面前説:「新聞報導:女性生理期間,特別想吃甜食。」
  樂樂看著巧克力蛋糕,不爭氣地吞嚥了一下口水,卻又不甘願地撥開蛋糕説:「不行!生理期間代謝不好,很容易發胖的耶!」
  「沒事,等到日子過去後,我再陪妳運動,這不就減下來了嗎?」吉米嘴上雖這麼説,但是心裡卻盤算著:
        「等妳經期過後,我再帶妳去:溪湖吃“羊肉爐”,原住民部落吃“烤乳豬”。」
  
  又到了賞花燈的節期了,舉辦燈會的觀光地區一路上,家家戶戶張燈結彩,大紅燈籠高高掛,好一個金碧輝煌,耀眼奪目。
  吉米約了樂樂,元宵節三天的假期,北上去平溪:溫柔浪漫「放天燈」,南下到鹽水:漫天震響「點蜂炮」,最後再殺到台東:激情四射「炸寒單」。最重要的是,一路由北到南再向東,吃遍它沿路上所有的在地美食,那還不叫一個“痛快”呀!要不然就真對不起「吃貨」這兩個字的封號了。
  「吉米,你看看,我是不是變胖了?」樂樂手捧著剛買的燒烤套餐盒,站在燒烤店門口的落地玻璃窗前。
  明亮如鏡的玻璃,反射出樂樂和吉米的身影。
  吉米順著樂樂略顯驚訝的目光看過去,店家門口前的落地玻璃窗裡,樂樂左右反復地換著姿勢,像是在尋找著身上有什麼東西不見了?
  「那是玻璃反射出的角度,所造成的擴張效果,妳哪裡會胖呢!」
        吉米趕緊拉著樂樂的手離開,深怕她再看下去會發現什麼真相。
  「可是...我最近常覺得褲子越來越緊了,臉好像也越來越圓了!」
        樂樂下意識地提了提、腰間上的褲頭,原本有的曲線腰身,不知何時已逐漸地失去了那夢幻的弧線。
        原來,樂樂一直覺得身上不見的東西是...原本屬於她的迷人曲線!
  「一定是褲子縮水啦!妳都喜歡穿那麼緊身的褲子,這種布料洗幾次就縮水沒彈性了。」吉米急忙解釋著,也不管所説的話合不合邏輯,先轉移樂樂的注意力再説。
  「走!我們去買新衣服!夏天到了,我順便也去買幾件!」吉米帶著樂樂,由美食街往服飾街的方向跑去。
  吉米心想:一定要幫她選一些寬鬆的衣服,最好是連衣裙,不能再讓她穿褲子了,尤其是牛仔褲。

        「樂樂,晚上有空嗎?一起吃晚飯吧!公司附近新開了一家火鍋店,吃過的同事都説好吃,想吃還要提前訂位呢。走!我們去嚐嚐看!」吉米對著手機講話,把剛才向同事打聽到的第一手消息向樂樂推薦。
  「不要!火鍋的熱量太高了,小雪和小芙都説我變胖了,小芙還問我:是不是懷孕了?」
        樂樂嘟著嘴,憤憤然地拒絕。小雪和小芙是樂樂一同租屋的閨蜜。
  「妳就跟她們説妳這是“幸福肥”,因為妳找到了我這個體貼又會照顧女友的好男人!」吉米得意地説著,嘴角不自覺的向上勾起了一個滿意的弧線。
  「吼!你承認了哦!你也覺得我變胖了!我不要去吃火鍋!不要、不要、不要吃!」這時候對著手機吼叫的樂樂,已經來到了他們約好的社區出口。
  「好,好,不吃火鍋,那晚飯總是要吃的吧!我們去吃清淡一點。」
        於是吉米帶著樂樂去吃“清粥小菜”,反正有個“清”字,也算是清淡一點的食物。
       於是, 吉米還是點了一桌的小菜。

        第四篇:吃胖了妳就跑不出我心裡了(最終回)

        「樂樂,我和小芙要去逛商場,買些夏季衣服,一起去吧!」
        小雪在玄關處的鞋櫃旁,背靠著牆壁彎腰繫鞋帶,因為彎腰躬身的關係,短褲往上縮了許多,露出一大截白花花的蜜大腿。勻稱的長腿,溫潤渾圓、柔滑細膩,散發出~輕熟女的魅惑。
  街道上,女孩們身上的褲子,一件比一件短,夏天...真的來了。
  「我不去了,妳們去就好,我想再睡一回兒。」樂樂翻個身,把薄背單往上拉,蓋住了半張臉。
  「妳...不會真的懷孕了吧?」小芙一隻手探進樂樂的被單裡,作勢要摸她的肚子。
  「妳別亂説!人家才沒有!」樂樂連忙抱著枕頭護住肚子,小芙已經爬上床,和她扭打在一起了。
  「好了!妳們倆別玩了。説真的,最近看妳胃口那麼好,又常常懶洋洋的,我也有幾分相信:妳懷孕了!
  小雪站在床邊,目光由上往下斜睨著樂樂,眼神中似乎逼問著:妳就承認吧!
  「妳又沒懷孕過,妳又知道了!」樂樂一腳把小芙踢下床。
  望著小雪和小芙走向門口的背影,對比起她們倆人纖細的窈窕腰身,樂樂下意識地摸摸自己的腰部....什麼時候自己的腰間已經長出了一圈肉?而且是一大圈肥滋滋的肥肉!

        今年的壘球“夏季聯賽”快到了,各個球隊都開始活動起來,各種的小型球賽也陸續登塲。
  吉米送走來看比賽的樂樂後,在球員休息室跟這些「久違」的隊友聊天。
  阿保把握吉米難得出現在球場的機會,拉著他扯蛋問:「怎麼樂樂腫成這個樣子,像隻豬似的,都快不認得了!」
  阿保也不顧及他所説的「豬」是吉米的女友, 在休息室的人個個...面面相覷。還好,休息室只有:老司機、阿保、吉米和我。
  「賣按呢供啦!樂樂只是比我們剛認識她時“圓潤”了一點兒。」我趕緊跳出來打圓場,畢竟人家的男友還在這裡呢!
  吉米也不生氣,相反地,嘴角微微地往上揚,臉上竟寫滿了得意的笑容。
  「你到底怎麼做到的呢?你不會喜歡這型的吧?」老司機懷疑地斜眼看著他,直覺地認為:「機關放置倉庫,其中必有緣故!」
  吉米仍舊是笑而不答,眼神中閃爍著…神秘的光芒!喔不,應該説是:邪惡的光芒!
        原諒我的自私,我要用我的方式來愛妳。我愛妳就是:把妳養成大胖子,這樣子妳若是想跑,也跑不動了!跑不出...我的心裡了。
        後來,吉米和樂樂還是結婚了。這要説是:有情人終成眷屬,還是要説:兩隻吃貨一張桌?
  吉米會和樂樂結婚,其中的過程當然是:風風雨雨,雲裡霧裡,波濤洶湧,百轉曲折。
        
        樂樂在女人愛美的「潛在基因」作祟下,為了減肥斷然地和吉米分手了,因為吉米毫無節制地帶著她,到處吃遍美食。
  分手的期間,吉米下定決心學好料理。當他再次誠心地邀請我和老司機去試吃他「用感情」做的菜餚後,吃起來的味道,已經有專業大廚的水準了。
  果然,成功是:無數次的失敗累積而成的!不經歷過風風雨雨,哪能看見彩虹!
  從此以後,「暗黑界的料理」代言人,已經從吉米的身上徹底移除了!
  減肥要是有那麼好減就好了,這世界上也就沒有胖子了。沒有吹不鼓的氣球,也沒有餵不肥的豬,當寬厚的冬衣,隨著夏天的腳步一步步到來,輕薄的短袖,合身的衣裙,一件件被樂樂無情地拋棄了……
  於是,她誓言:一定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把她失去的「腰圍」找回來,還有被她狠心「禁錮」在衣櫃裡的去年S尺碼的衣服穿回身上。
  公園的運動場裡,樂樂餓著肚子在操場上跑步,又碰到了生理期,跑了幾圈後,突然眼前一陣…地動山搖、天旋地轉,然後全身攤軟……倒在操場上。
  跑在她前面的小雪和小芙,聽到後頭有一聲「龐然大物」倒下的巨響,回頭看見趴在地上的樂樂,嚇得她們倆…一人吃力地扶起樂樂,另一人慌張地呼叫救護車!

        吉米從小雪的口中打聽到樂樂的消息後,帶著他做的養生食品,前前後後到醫院照顧樂樂 一個星期。其間,除了白天上班時間外,下班後和假日,基本上足不出樂樂的病房。
  就在吉米的「愛的料理」攻勢,和無微不至的貼心照顧之下,樂樂終於答應了:和吉米重修舊好,再續良緣。
  果不其然,胖子不是一天養成的!
  樂樂從一開始認識吉米,到交往期間,最後決定相互廝守一生,短短一年半的日子裡,樂樂的體重從五十幾公斤漲到了八十幾公斤。無情的歲月,在她身上留下的是:一圈圈甩也甩不掉的肥肉。
        愛你,不用一生一世,生死相依;愛你,不是你若不離,我便不棄。
        愛你,不用天長地久,至死不逾;愛你,不是時光匆匆我只在乎你。
        如果妳吃胖了,那妳就…哪裡也別想去了!

( 原創綠茶老司機 )

喜歡作者的文章請按下:喜歡、收藏、追蹤或分享,歡迎留言與作者互動。
#原創  #創作  #故事  #小說  #短篇 
分類:藝文

喜歡喝著綠茶回味人生故事的老司機。 (總有一個故事,是為你而來。)

評論
上一篇
  • 我的你們(短篇小說)
  • 下一篇
  • 花房姑娘(短篇小說)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