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19】文化校友之鬼故事

鬼故事
為此,師父又想出的一個方法,就是一旦冥羅司誤將這些雞當人命拘提後,在尚未將這些陰魂鎖於幽冥界成為地縛靈之前,即祭壇請出地藏王鬼差催咒,遣出陰差將所有惡靈一併拿回陰府,再以收陰神煞之法來解除三張之法即可。
只是需拿捏冥羅司已經拘提九條陰魂的時辰,以便即時起壇祭出鬼差,否則稍有不慎,即前功盡棄。
師父說,今晚必須待在房子裡,專注每隻雞身上所貼的靈符,一但靈符脫落,表示雞的覺魂已被拘提,如果六隻雞身上的符紙盡皆脫落,即可立刻架壇起法。
現在一切都已就緒,就等子時惡靈的現身。
在另一方面,醫院的那太太在睡夢中,隱隱覺得身邊好像躺著一個人,令她想起她的老公。
以前睡覺時,老公都會從後面身手環抱著她的腰,相擁而睡,而現在躺在她身後的人,似乎也偷偷將手靠近她背後,慢慢輕觸著她的身體,指尖輕輕滑過她的背,慢慢向她的腰際纏繞過來。
本來以為是她丈夫回到她身邊來,但漸漸發覺,這環著她腰身的手指,感覺纖細纖弱的,宛如章魚觸手,不似她老公的手。
這時她心頭一驚,隨即意識從睡夢中清醒了過來,一股驚慄突然升起,本能地想開口吶喊呼救,這才發現自己不旦無法開口,甚至全身也都動彈不得。
只是那對在自己腰間輕撫繚繞的手指,似乎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反而慢慢伸到她前面來,並婉延曲綣而上,漸漸貼著她的胸前一吋一吋地伸往她的脖子和臉上,而原來一絲溫暖的感覺已由全身酥麻代替,再由酥麻轉成冰涼,最後這股冰涼和酥麻,已足以讓自己全身毛髮直豎,顫慄不已…
她還來不及思索,雙手中握著的纖纖細指,又開始蠕動起來,並滑溜地穿出她的指縫,往外延伸了出來,她本能的將對方的手往前拉開,不再讓其靠近自己的的粉頸。
只是她如此用力一扯,對方身體竟然抖動扭曲了一下,並往自己的背後靠了過來。 此時她驚覺不妙,只是似乎已經太晚。對方試著將她的身體慢慢翻轉過去,好像是要與她對眼面對。
她極力抵抗,但對方力氣卻越來越大,經過一番掙扎後,她有種對方的臉好像從會從後面伸到過來的感覺,為了怕對方的臉真的伸到自己眼前來,她只好用力把自己的頭往後仰,希望能頂住對方的動作。
她這一頂,照理應該頂向對方頭部,只是她後腦杓碰到的東西,感覺一點也不像人頭或臉的部位,而是比較類似一條細長濕黏的圓柱體。
經過她頭部這一撞,對方的一隻手突然抽開,抽退而回,於是她鼓起勇氣將空出的手往後伸,朝對方摸了過去。為了能摸索出對方的長相,她手這一摸,便摸在對方臉部。
她大膽的在對方臉上游移,只是越摸越毛,不但對方的臉摸起來感覺就像一條細細長長的脖子外,外表的濕黏卻有如腐肉一般,更可怕的是,無論她怎麼摸就是摸不到對方的任何五官。
她越摸心越寒,不禁想起上次夢見紅衣女子的經歷!只是還沒想個透徹,手上卻還擱在不知是對方臉上還是脖子上的部位…
突然窗外傳來一陣救護車警笛聲,把她的思緒拉回來,在這瞬間,後面貼著她的東西竟嘎然消失,連手中握的手指也不見蹤影,留下的只有自己待在漆黑一片的房間中…

(待續)
#鬼故事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18】文化校友之鬼故事
  • 下一篇
  • 【20】文化校友之鬼故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