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2021年每週寫作提案|對於廢死議題,若你是「支持死刑」,嘗試以「廢除死刑」為目標寫一篇文章;若你是「反對死刑」,則嘗試以「支持死刑」寫一篇文章。


台灣 死刑 議題 結論

Photo by Jens Johnsson on Unsplash

死刑議題是一個永遠不會有結論的議題,就像安樂死、同婚等;一百年前支持同婚的人肯定比現在少,但一百年後仍會有人反對同婚,死刑也是一樣,我認為不論時間過去多久、科技如何進步、哲學思想如何深遠影響大眾,永遠會有人支持死刑,也永遠會有人反對死刑,這是一個圓圈是的議題,而不是直線型的議題。
直接切入我是否支持死刑,這說起來也很矛盾,我其實是「反對死刑」,對於愛好自由的我來說,一輩子被終身監禁遠比被執行死刑還要痛苦,而對於「是否可教化」我就持保留態度了⋯⋯雖然我是反對死刑派,不過現階段的我認為台灣仍偏向適合有死刑。
所以我還是以「台灣適合有死刑」的反面「台灣應廢除死刑」來論述吧。
怎樣的觀點可以說服我自己?至少不會是什麼「北歐先進國家都已廢除死刑」,國情、文化不同,用這種觀點首先很崇洋媚外,二來很假高尚。
先來談「情理法」。
歷史上不是沒有過冤案,在多年前北捷隨機殺人時,當時主嫌鄭捷被以迅速的方式判決、槍決,整個流程是有瑕疵,一個罪不可赦的人,為了「懲罰」他,可以將原先有的規則拋棄嗎?
東方社會向來就存在「情理法」的說法,簡單來說就是情>理>法,甚至公堂上也是如此,明明有著「偵查不公開」的規則,但面對極為撼動人心的社會案件時,往往都是「偵查步步公開」,法律、規則形同虛設,只為了滿足人民的的憤慨之心。
用死刑來討公道?
在路上隨機砍掉孩子的頭、溜進小學廁所中殺害年紀幼小的學生、湯姆熊廁所中殺害孩子。這些案件的背後,輿論一面倒的高喊「死刑」,但事與願違,先後證明有「心理疾病」,無法判死。
一個犯下重大罪行的人,以至於人們認為「他該死」,但抽絲剝繭後,他犯下的罪行影響了一個家庭,然而,一個毒販、一群詐騙集團、掏空公司資金逃亡海外的老闆,影響的數百、數千個家庭,背後又有多少人因此而死呢?難道要一一討公道嗎?難道討公道真的有用嗎?
執著於討公道,卻忽略了「一個應判死刑的人,可以給社會多少的負面力量」,好比說鄭捷的案子,催生了公視的影集《我們與惡的距離》,一個負面的存在,可以成為人們重新審視這個病態社會的引子。
好比說我們曾有過一個「貪污總統」,導致人們對「貪污」有了具體的投射,但我們有因此更避免選出一個「貪污總統」嗎?這很難說,不過也正是有過往的經驗,後面這幾年對於「政治」,人民更傾向於「相對清廉」,或者說是「相對不會作秀」,人民開始偏好所謂「素人」而非一個「能言善道」的人。
縱使有再多的「悲憤」,「死刑」也不是為受難者討公道的途徑,更不是慷慨激昂民眾的「安心丸」。
最後,談一下多年前我在大學聽一位林俊益大法官的演講。
當時的主題是「憲法正當法律程序原則之違憲審查-以釋字737號、762號解釋為例」,其實具體說了什麼我也不太記得,但只記得大概是在講憲法根基如何難以動搖、違憲、釋憲、修憲之類的。
演講中可見法律的難以動搖性,而也正因為難以動搖,所以給了人民「法治的安全感」。
如果輿論的力量可以撼動憲法、左右生命,那這還是一個「法治」的國家嗎?死刑之於我們,究竟是什麼?當我們都高喊著「言論自由」、生存權、投票權,可事情一旦與「死刑」扯上關係,原有的素養、法治都被拋在腦後,這樣的社會安全嗎?這樣的法律可以信賴嗎?
#台灣  #死刑  #議題  #結論 
分類:生活

善變且內心狂放的內向者,喜歡各種形式的創作。

評論
上一篇
  • 2021年每週寫作提案|寫下一個短期目標,並規畫該如何實踐它
  • 下一篇
  • 2021年每週寫作提案|寫一封信給18歲的自己。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