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完】文化校友之鬼故事

鬼故事
士官長見此詭異,心中已有八成定數,只是心繫師父安危,緊著眉頭把牙關一咬,走進屋內,窗戶外面的吵雜在進入屋內後似乎銷聲匿跡,不知道是自己太緊張還是四周空氣早已凝結。
窗外救護車上紅色警示燈不停地旋轉,讓本來一片漆黑的室內,更增添了許多的詭異跟恐怖,等到士官長眼睛適應了室內黑暗交錯著窗外紅光的閃爍,他赫然發現沙發上靜靜的坐了一個人影。
士官長本能反應地退了幾步,確定椅子上的人影沒什麼動靜,才剛定下神來想端詳對方何許人,對方竟慢慢抬起頭來,讓本來散滿臉龐的髮絲漸由兩側滑開,慘白的臉加上幽怨的青眼讓人不寒而慄得射向士官長,士官長一瞄馬上心裡有數,這不是紅衣女子還會是誰?
也不知道是認命還是忘記害怕,士官長沒把自己的視線移開,靜靜地看著對方,看著看著突然覺得屋內閃爍的紅光早已消失,空間整個凍結起來,整個人好像進入了冥想狀態。
以前曾聽師父說過,當陰間的魂要找陽間的人溝通互動時,被溝通的人會進入一種冥想的狀態,好像是進入了另一空間。
當時身旁週遭的環境跟聲音,會完全無法感受或記憶,所以陰陽兩界中間會隔著一個冥界的說法,就是這樣而來的。
當士官長被帶入冥界時,他馬上感覺到紅衣女子好像就在身邊,只見紅衣女子看著他慢慢鬆開沒有一絲血色的雙唇,悠悠而淒厲地跟著士官長講起話來:
「我被人作法害死,逼著要找足九條命給冥羅司,沒想到你跟你師父太愛管閒事,假以血印借靈之術湊上了六條陰魂,想一併將冥羅司連同九條陰魂送回陰司,可惜選的時辰不對。
當時正好我陰錯陽差的去醫院,準備借用那太太的命當第四條冤魂,但因為你師父已起法,冥羅司急於拘提九條陰魂向陰司交差所以只好再找另一冤魂來取代我,要不然我現在也脫不了冥羅司控制,也不會知道自己是被人害死的。
我是穿紅衣枉死,成了惡靈,不能投胎轉世。都是因為我情夫的老婆不肯放過我,找人用了陰毒的法術害死了我,冤有頭債有主,這段因果,需要有個了斷…
總之那太太的命,你們是保住了,但是陽世人不應過問陰間事,你跟你師父最好不要再多管閒事,如果你們還執意插手,我也不會對你們客氣,你師父現在還躺在裡面,剛剛我趁他跟冥羅司打交道之際,動了一下他三魂中的陽神,一時三刻不會醒來。
現在冥羅司九條陰魂已經到手,只差一道開幽冥送鬼符,就可讓冥羅司跟九條陰魂上路了,要是過了丑時,這血印之術就失效了,到時候那六條假陰魂散了,冥羅司會更變本加利的再去找六條冤魂。
你自己想清楚吧,我已經不在冥羅司控制之下了,你做與不做,都擋不住我找施法害我之人去了結這段因果。
事無好壞分,來去皆因果,因果若不循,陰陽不得寧…」
那紅衣女子一說完,士官長才慢慢回過神,卻發現沙發上早已連一個鬼影也沒有了,屋內恢復了一片漆黑,窗外的閃爍紅燈好似漸行漸遠,伴隨著悠揚的警笛聲呼嘯而去…
他想起紅衣女子的話,看一下手錶,時間來到半夜兩點四十五分左右,離丑時剩不到一刻鐘了,便趕忙走進房間裡,看見師父就躺在壇桌旁,房裡仍可感覺到很重的陰氣,想必冥羅司跟九條陰魂還在,士官長心中一直盤旋著紅衣女子最後那句話,

事無好壞分,來去皆因果,因果若不循,陰陽不得寧

蹉跎了一兩分鐘,士官長走向壇桌前,深深地提了一口氣,左手拿起了幽冥符,右手提筆落筆一氣呵成畫下符膽開符:
「來時感德,去時奉福,杳杳冥冥,天地同生,散則成氣,聚則成形,通天達地,出入幽冥,時隨令行,不得留停…」
這時屋內陰風頓起,由內向外,忽倏而去,室內陰氣剎時化淨。
事後,士官長跟師父說了那紅衣女子的話,師父幽長地嘆了一口氣,對士官長說了:
「劫數也是前生後世的因果循環,陽世間的因果我們都釐不清算不盡了,又怎麼管得了陰陽兩界的糾纏,如果那太太注定命中有此劫難,想必我們想救也救不了。看來我們能做的,也只能幫那些冤魂超渡,淨化這裡的陰煞之氣,還給這塊地一份安寧了。」
士官長事後也沒再去打聽那紅衣女子的事,冤有頭債有主,師父都說了,一生中的劫數,也是上輩子因果來的,既然是因果,那就是冥冥中自有定數,也不需要多管閒事了。
至於那太太,一時無法接受喪夫的事實,這也是人之常情,只是生死兩地隔,茫茫陰陽中,也只能無可奈何,還好不幸中的大幸,因為軍中不想事態擴大,給了士官長同袍因公殉職的待遇,那太太生活也算暫時無慮。
事件過後,地方上的驚嚇跟傳聞,雖然在當時造成不小的騷動,但也隨著時間跟地方的發展慢慢被人們給遺忘了,只有老一輩還住在當地的人,聽說有過這麼一回事。
(完)
#鬼故事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22】文化校友之鬼故事
  • 下一篇
  • 牆上的鬼臉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