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佛畫| 臨「貫休禪師」作品

佛畫 貫休禪師

凡孜 恭繪

凡@佛畫日誌
學習佛畫巳多年,大都以觀音造像為主,因為玉鼎老師的用心,才有多樣的學習。
在學佛畫的路上,一直以觀音為主要內容,透過學習不斷打開新的視野,在老師的引導下初試「貫休禪師」作品,初嘗試這樣放鬆的筆韻,在心境上又有新的體會,以為只能用細膩的筆法才能莊嚴菩薩像,但在這次的作品中,更體會在粗獷的岩石下,菩薩的從容寧靜更顯得寂靜莊嚴。
PS.其實一個人在寂靜的屋子畫作, 突然也有在石穴中與世隔絕之感。
*關於貫休禪師*
貫休禪師,字德隱,俗姓姜氏,金華蘭溪登高人。幼承庭訓,受薰儒術,年僅七歲,即捨俗入釋,十餘歲,已發心念經,精修之餘,極喜吟詠,與鄰人時相唱和,未至弱冠,詩名已著,遠近皆聞。禪師既潛習經典,復醉心繪道。其道行藝業,深厚超絕,晚唐以來,罕有匹敵。茲據毛本禪月集、新舊唐書、新舊五代史、通鑑、宋高僧傳、五燈全書,及有關文藝、書法、繪畫之資料,分行實、道業、藝術三方面,略述於後,期能一窺禪師之生平志業,並籍以顯發唐宋間佛教之門風,與僧林之逸聞。
唐代三百年間,在我國藝術史中,可稱得起是一段極其燦爛輝煌的時代。無論詩、書、畫任一方面,具都人才濟濟。彷彿是一些數不盡的巨碩明星,在皎潔如洗的碧空裡,放射著萬丈光芒,伴同時間之流,不停不歇的,奔向幽邃的不可思議的遠方。最後面,繼之昇起於遙遠的天際的一顆更為光亮、更為皎潔的神奇大星,那就是貫休禪師。他的道行與藝業,淳正精美,三百年來罕有其匹,但郤是這一時代裡禪者與藝家行列中的殿軍。這個光輝的時代,就是隨著他那霓虹般的光彩之歛息而結束的。無怪一些迷信情結嚴重的人,一向把他的德號「禪月」二字視作讖語,以為月亮昇起,即是一段時日的終結。
#佛畫  #貫休禪師 
分類:藝文

媒體工作者,喜歡文字 藝術創作與生命的美好!

評論
上一篇
  • 詩 |  為你停留
  • 下一篇
  • 最好的時光| 長腿叔叔的故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