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4

分享

【最近在網路上看了啥】作者親自說書 / The Subtle Art of Not Giving A F*ck



這本書是我大二時讀的,那時在人際關係上遇到了很大的挑戰,極力想要知道該如何調整心態才能讓自己走下去,於是從書裡尋求答案。那時好像也一起讀了「被討厭的勇氣」。
有趣的是,過了幾年之後,回頭再來聽聽作者解釋其中的內容,反而有種「對呀,就是這樣啊」的感覺,這些知識似乎已經內化成我的認知的一部份。不過這樣子反而對於我要寫這本書的介紹沒有幫助,因為就不會有那種剛被刷新三觀的興奮雀躍,然後很急著分享給大家的感覺XD
這部影片把內容整理得很好(畢竟是作者本人嘛),有興趣可以去找書來看,我記得也有中文翻譯版的。以下講幾個我比較有印象的點好了~

"It's not my fault, but it's my responsibility."
這不是我的錯,但這是我的責任

作者提到,不管在什麼情況下,我們「總是在選擇」我們要面對怎樣的困難,只不過我們通常不願意接受這一點。
如果我得到了癌症,那不是我的錯,但要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就是我的責任了;如果別人把嬰兒丟棄在我家門口,那也完全不是我的錯,但要如何去面對這個狀況,就是我的責任。

"The pursuit of positive experience is itself a negative experience."

「追求更好的人生經驗」本身就是一個負面的經驗,因為你不斷的意識到現在的生活有多麼貧乏。例如說,你渴望變得更有錢,就代表你很在乎現在自己賺得還不夠多。
但同時,"The acceptance of negative experience is itself a positive experience.",也就是,「接受負面的經驗」本身是一個正面的經驗。

死亡

這本書的最後一個章節標題是:"... And Then You Die",我覺得很有意思,印象中這好像也是我人生第一次開始思考死亡。
作者提到了他某次坐在懸崖邊的經歷,想著如果自己真的那樣跳下去了,會發生什麼事情。而當一個人如此接近死亡的時候,真正「重要的事情」(what to give a fuck about)自然會浮現出來。
我覺得美國人比較不怕死。他們不像我們避談死亡,把死亡視為忌諱,講太多就是「不吉利」,他們反而很愜意、自信的談論死亡,勇於探索生命的極限。我覺得,正是因為經歷過那些生命的邊界,才能更加體悟人生中重要的事情。


對我來說,英文提供了一個能夠接觸更寬闊的世界的機會,因為一個語言的背後藏著的是另一個文化的價值觀。某些時候,只用台灣文化的角度下看事情,會卡在同一個迴路裡逃不出去;但如果我有更寬闊的思想資源,就會發現其他解決方法,用更正面、輕鬆的態度去面對。
當我在接觸西方文化的思想時(像是讀讀原文書、滑個reddit、看些講英文的YouTuber談日常大小事等等),我總有一種感覺是,他們常常多了一份對於個人的自信與力量,在人性上的討論更加豐厚且多元(但有時候會變成混亂與衝突就是了)。相較之下,台灣文化思想在處理人性面的時候,常會守在自己悲傷的角落裡無所適從,怕做得太多會去傷害別人,或是不敢把事理劃分得太清楚,最後只能懸在一個不上不下的情緒裡慢性自殘。
在我看來,其實有不少人性上的問題,已經在國外討論了一陣子,而且發展出不錯的解法,只不過那些思想還沒傳遞進這個社會裡,被大眾接納。我不想表現得過度崇洋媚外,好像國外的東西都比較好;但反過來想,如果國外有些不錯的思想價值,能夠帶進台灣,也是件不錯的事情。
#文化  #哲學  #書評 
分類:學習

I like to hide in a way that people can see me. But I try not to hide.

評論
上一篇
  • 【寫完觀後感的感想】寫完靈魂急轉彎的觀後感之後,和自己對話的新發現
  • 下一篇
  • 【日常思索】關於該交怎樣的朋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