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寫文章是跟心靈深處的自己對話

今天不寫小說了,來寫寫心情吧。
當一個社畜也五六個年頭了,我並不是那麼腳踏實地的類型,雖然我逼自己應該要是。
因為希冀妄想什麼的基本上沒有用呀,現實就還是在這裡,日子也還是要照過。
今天才有一個好朋友跟我說:「寫文章是跟心靈深處的自己對話。」
我忘記原文他是講什麼了,總而言之是我自己這樣理解的,應該跟他的原話差不了多少,不記得原話真的是抱歉了。
而那時的我正在公車站等著公車,一抬頭便看見了馬路另一邊不知道是誰種下的櫻花樹開了花。
開得很美,但是我以前到現在卻從來沒有注意到它。
就像成為陀螺得我們從來沒有停下來欣賞過身邊的風景一樣,我們從來沒有去關心週遭的事物,也沒有去關心週遭的人。
或許會有人說:「關心自己都來不及了,有什麼好關心別人的?」
只是現在的我們,連關心自己都辦不太到了,日復一日的工作、想談戀愛就談個戀愛、一言不合就分手、再一邊抱怨為什麼別人都沒有思考過自己的心情。
在這之前,我們都沒有關心過自己的心情,不是嗎?
撇開何謂『關心自己』與『自私』上本質的區別,就想要有個人可以看見內心深處的自己,相信一定有一個人可以包容自己的全部,包括所有的缺點。
哇,多偉大的夢想,請列舉自己的缺點十項。
左思右想到底哪些能算是優點、又有哪些能算是缺點呢?看得到的缺點能改,看不見的呢?
就像我覺得自己胖要減肥,所以堅持了一天從家裡走路到公司,裝做自己有在運動一樣。
那一天天氣很好,我沒有想太多便出門了,雖然是沿著自己熟悉的路前進,但是卻總有種陌生的氣息。
經過了湖邊,太陽讓整個湖閃耀著,波光粼粼,我便停下來拍照,吹了個風感覺自己充滿文藝氣息。
然後隔天頭爆痛,又沒有運動效果,傻子。
在當藝術家之前還是要先認清現實才可以,頭痛記得出門要戴帽子。
這就是物理上不夠了解自己的下場。
但是心理上呢?
受了傷然後蓋一塊布當自己沒事然後笑一笑繼續日復一日的過生活覺得哪一天忘記了這邊有一個傷口他就會自己消失不見,覺得身體都會自己好了心理的免疫系統一定可以自己成功的修復傷口的。
是不是高估了自己?
連你跌倒擦傷都要沖水、消毒、上藥、包紮了,為什麼心理不用,你以為你心裡是無菌室?那怎麼隨便開門讓人家踐踏?
匪夷所思。
我也覺得過去的自己真的讓人匪夷所思。
雖然用說得很簡單、用寫的也很簡單,但是實際做起來跟登天就只差那麼一點點的困難度,我自己也是這麼覺得的。
冷靜下來之後打開自己的門,我們才會發現自己有多久沒有整理過這一片只屬於自己的地方,不管堆的是書、還是長的是草。
如果是草應該跟我差不多身高了吧。
所以我開始拔草,希望我是真的有開始拔草。
在現實很累之後,敲鍵盤的這段時間讓我漸漸的平靜下來,以前是提筆,現在是不忍拿筆。
要拔掉跟自己一樣高的草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就現實上需要一點工具,就心理上需要一點契機。
有人往你這插了一把刀,請好好收下,因為這樣你就撿到了一把刀,有防身的功能,不要讓這刀子卡在你的牆上,走到哪都刮你一痕。
就像蔡康永說的「如果重視愛,那就認清愛。」
我還在尋找自己的過程,我不想要我只有雜草、但是這幾天下來,櫻、蒼、芷蘭、貝都開始漸漸的清晰了起來。
接下來會有更多更多吧。
再更珍視自己一點。
#社畜 
分類:心靈

如果世界與理念相悖,就必須戰鬥。

評論
上一篇
  • 好好吃飯、好好睡覺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