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躁鬱(?)

來談談常常被拿來當藉口的病。
每個人的情況不盡相同所以不要拿出來鞭,我不缺鞭子跟刀子。
#2021/03/16
#隨手寫寫
#心理疾病
*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一點憂鬱,不管是一個人待著的時候,或著是一群人玩樂的時候。
一個完全正向的人也是有病的。
但是並不是那麼弱勢到全世界都要關心你的程度,卻被很多人拿來當做藉口。
這很難用文字形容的心情,對於沒有心理疾病的人是完全無法理解的另一個世界,雖然很多人寫過一樣的事情很多遍,不厭其煩的再寫一遍。
『沒事啦!』
『看開點!』
『不要想太多。』
這三句有跟沒有一樣的話,如果你知道你在講幹話的話那你可以講沒關係。
但是如果你是很認真的對著我說「不要想太多。」請容我翻個白眼。
翻到天靈蓋的那一種。
夜晚是最容易引發悲傷的時間,不管是對誰,我們也是,每當到了深夜,結束一天的忙碌,關上電腦螢幕、關掉桌上的檯燈之後。
漆黑壟罩著我,腦子就開始不聽使喚的開始思考所有的事情,不是悲傷的事情,而是『所有的事』。
不管是開心、難過、悲傷、生氣,今天講得任何一句話、吵過得任何一場架、任何一分一秒得情緒變化,都讓我難受。
躺在床上聞著熟悉的棉被的味道,我的心跳會漸漸的加速,焦慮感漸漸的吞噬掉自己,腦子越轉越清醒,睡意越來越少。
瞬間就可以意識到『啊,我又失眠了。』
開始檢討自己今天有沒有說錯話、有沒有表現出不對的情緒、有沒有後悔做了什麼事情。
想著想著天就亮了,又亦或是想著想著旁邊就多了一隻喪屍。
我是個會做噩夢的類型,可能下意識困擾著我,只要在這種情緒下入眠,我都會夢到喪屍,或是腐屍。
看來應該是我害怕什麼,就會出現什麼吧。
像催狂魔那樣。
發作的那幾晚總是兩個小時就會被嚇醒一次,讓我害怕睡眠、害怕夜晚,可是我不會拿起美工刀。
因為我怕痛。
晚上是如此,那白天是如何呢?
在工作狀態下得我一如往常,唯一的差別便是心跳的速度了。
焦慮感一樣沒有減少,我坐立難安,鍵盤上的Alt+Tab都快被我按到爛掉,完全沒有辦法靜下心來處理任何一件事情,就算我告訴自己這件事情到底有多重要。
煩躁感的堆疊加上不安感、心臟一直過動的狀態下實在很難讓人冷靜,就像月經來的時候女生會特別暴躁一樣正常。
或許我的病徵沒有那麼明顯,因為我還是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情,還是有辦法完成工作目標,只是心跳依舊很快,也不是物理心悸的不舒服感,而是好像放不下什麼事情一樣的提心吊膽的感覺。
不知道這樣形容有沒有辦法想像,只是就像男生沒辦法想像經痛的女生到底是怎麼樣的痛,我們也形容不出來這樣的不安感到底是怎麼樣的不安感。
日復一日,直到吞下藥的那一瞬間。
就像石頭丟到水裡會有撲通一聲,加上一堆漣漪,我們心中的漣漪是停不下來的那種,直到吞下藥的那一瞬間。
所有的聲音、所有的情緒都會從身體中被抽離,物理意義上的心如止水大概就是這種概念,對於外界的刺激不太容易表達開心或是不開心,也不太感受到難過與焦慮。
突然覺得自己輕鬆了不少,只是朋友說這樣的我有點恐怖。
我開始享受什麼都不思考就睡著的過程,開始對於自己的睡眠不再害怕。
開始不再吃什麼吐什麼,不再讓任何事情進入心裡。
開始知道什麼狀態下需要用什麼情緒、該笑的時候絕對不會哭,開始享受用悲傷沖刷自己。
不是裝作沒事就是堅強。
而是我們下定決心開始吃藥的那一刻起,就很堅強。
不要成為別人的麻煩,也不要拿這個當作別人可憐你的藉口。
總是會好起來的。
總是。
#鞭子  #刀子  #心理疾病  #憂鬱症  #躁鬱症 
分類:心靈

如果世界與理念相悖,就必須戰鬥。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