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離職日記:暗箭難防

     
社工生活 醫療社工 醫院 職場
      在我工作的醫院,因為社工人數不多,所以沒有專門的社工主管,社工隸屬在醫療支援部門,主管是醫務管理與病歷管理專長。
      在爹不疼娘不愛、沒有產值、人單勢薄的情況下,在醫院中沒有人願意承接的業務與公文通通都會交給社工,例如:身心障礙者醫療友善門診與環境改善,總務室說關鍵字有「身心障礙」所以是給社工;身心障礙者的醫療出院準備服務,醫院的出院準備負責護理師說:因為關鍵字有身心障礙,所以給社工⋯⋯諸如此類的情況屢屢發生。
      我自己是屬於會反抗跟爭取的,會把不該是自己的事情推回去的人,(公立大學的附設醫院社工薪水才28K而已),但同事們有人想當好人,有人是習得無助感已經放棄抵抗所以逆來順受,在內部如此不團結情況下,當你努力把公文跟工作推回去時,但你的同事反應都是:「我是覺得多一個跟少一個都沒差,工作一樣做不完。」、「團體裡就是互相幫忙啊!改天人家就會幫你了。」
      在環境這麼險惡的情況下,照道理社工們應該會很團結對外,自己人要互挺才是,但現實往往是殘酷的。

常常你以為是自己人的,往往才是捅你捅最兇的。
      單位內有位社工,姑且稱它為P社工,這位社工在醫院很會做人,每個單位每個樓層病房關係都很好,也加了很多醫院同事的臉書,甚至護理部門的聚餐都會邀請他參加,社交手腕超級厲害(我個人也很是佩服),甚至連外單位的書記官都能變好朋友,主管們也都很喜歡他覺得他能力很好,我跟這P社工因為都負責精神科的工作,所以很多工作都是彼此互相分配,他大多是負責聯繫接洽,所以常常需要個樓層跑來跑去,而我大多就是負責行政文書跟計畫執行成果,所以大多時間都待在辦公室裡。
      我本人是沒什麼心眼的,所以也很常在辦公室內跟大家一起靠北其他單位、主管以及其他工作的事情。

     某天在茶水間,突然有個跟關係還不錯的行政科室的同仁(暫且稱它為A)跟我說:「你有家P社工臉書嗎?你知道P社工怎麼說你的嗎?」
我問:「我不太加同事好友的,他怎麼説?」
A:「他每次到我這辦公時就說他好忙好忙,公務機一直響,然後常常說:『好羨慕H社工喔(H社工就是我),他都可以整天都坐在辦公室不用跑來跑去。』」
我:「傻眼!!他真的這樣説??!!真要這樣我可以跟他換啊,我只要負責打電話聯絡就好,其他行政都給他。」
A:「對!」(A拿出他的手幾給我看)。
      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看到的,而且不少篇都是把錯推給我,例如:「有些公文跟工作我是沒有什麼意見拉覺得我都OK可以配和,但有人就不願意啊!」、「都是H社工怎樣怎樣,所以才害我疏漏出錯了」⋯⋯。

      其實心情很沮喪,把他當自己人,卻一直被當笑話跟白痴,他的臉書加了很多不同部門的同事,也難怪有些同事對我的態度有時覺得哪裡怪怪的。
      有時寧願你是真小人,也不願你是偽君子,真小人好防備,因為你知道他就是討厭你,而你也會提防他,但是偽君子真的難防,表面上跟你很好,私底下卻把你的話變成對他有利,用來交換友誼或是保護自己的工具。

明槍易躲,但暗箭難防。
      老實說他對我的打擊跟創傷滿大的,也一直有同事看不下去而偷偷跟我說,也種下了我想離職的原一之一吧!

#社工生活  #醫療社工  #醫院  #職場 
分類:職場

一個已經登出的醫務社會工作者。工作年資七年多,在醫院工作時負責業務有:精神醫療社會工作、身心障礙鑑定、自殺防治、成人保護兒少保護與疑似性侵害事件、補助地方設置兒童發展聯合評估中心計畫執行人員與個管、出院準備銜接長照2.0評估。

評論
上一篇
  • 離職日記:老子不幹社工了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