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家事的意義

        過去,家事於我就是整亂除垢的意義,是忙碌之餘的待作事項。在周末洗清堆滿衣籃的衣物,在乍見蛛網那刻除塵濕擦地板。這些經常且無意識的動作,一周復一周地,維護我生活的運作。 
        有時,忙碌並未退卻,家事也是我逃避的路徑。我會把衣櫥整櫃傾出,進行冬夏分裝、上下歸類,穿熟的留下,擱冷的回收。衣飾風格是一種語言,它無聲但雀躍地告知著周遭「這是我。」取捨衣物時,我能看見許多片段的自己,有的彷彿便是從內心生出的護體毛羽;有的起於勇敢嘗試但終於明白不合適。 
        我也會清空抽屜或書櫃,為的是再次排列物品。每次重新排列的過程,也是一次重新檢視生活的時候。有些功課已經結束很久,久至生塵;有些至今仍無法完成。有些物品每每留下,並非其有用。它或者來自我過往月月年年的切磋琢磨,或者,它曾來自另一雙手心。無用之為大用。這些年的驚濤歲月,我所以能安然度過,也許便是由於這些物品為我定錨的緣故。 
        逃避可恥但有用。看似分心,實則為原本空虛的忙碌,填滿真實的感情。 
       如今,有了時間一人在家。這是我不曾設想過的人生規劃。不必參與某種競試,不必時時用功認真,吃飯睡覺不必定時,散步發呆不必內疚。原來過去的我有這麼多的「必」,必須這樣、必須那樣,深信通過這些必須的努力,終究會得到某種必然的結果。 
        這些必須與必然,井然地繪製我生活的藍圖,讀書、工作、婚姻與家庭,均量等分,各得其所。可是,好似也有些更加隱晦不明但並非不重要的什麼,同時,也被這些必須與必然割裂了,外身與內心可以分別而存,氣力與意願可以背道而馳。我勉強著自己去作無數必須的事,甚至連勉強自己都成為一種必須。 
        長期以來,我時時覺著渴。在自律和踏實的腳步中仍有一種幽微的匱乏。它使我渴求著某些並非必須的存在,例如,熱衷逃避。還有些近乎癮症的,例如,耽溺文字,追悼感情。 
        當我的時間不再嚴謹切割,不再完善分配,這才驚覺,原來時間是可感的,有溫有涼,在溫愛中安然入眠,在涼晨時輕輕轉醒。時間亦是可視的,有形有狀,是窗前盆栽枝葉的搖盪,是桌面盤碗飯食的錯落。時間更是有性情的,在流經杯盤的清水中,有它的潔淨;在抖甩床被的風響中,有它的張弛;在擦拭桌櫃的起伏中,有它的容納;在摺疊衣物的手勢中,有它的惜愛;在煮食的煙火中,有人間最平凡的期盼:日日平安。 
        這段沒有必須只有家事的生活,重新縫補了支離的身心,長年透支的氣力與破碎的意願,如今也能回頭低身慢慢拾起、擦拭,一一重置,許多念想也在反覆清洗中,日漸透徹,流洩晶瑩。 
        當我行走,僅僅行走;當我坐臥,僅僅坐臥。沒有必定的去向,只在行走坐臥當中,感受光陰的溫度和形狀。而後終於在日月逡巡裡,不再只是傷心逝者已矣,而是去看見生者如斯,來者將至。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人間的相處
  • 下一篇
  • 在遺憾中和解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