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生命的暗示

        我的睡眠很長,長得可以止痛、療傷。往往在夢境中甦醒過來,復又跌入夢境。生活往往在睡眠中映現,現實的缺憾,都可以在夢中圓滿。 
        長時間的睡眠帶來長時間的平靜,除了偶爾的胎動。當我睡醒時,木木顯然較活潑,胎動得頻繁。等我吃過東西,喝了湯水,肚腹就靜下了。 
        清靜如水的生活,慢慢沉澱出了心上的塵灰。那些曾經的人與物,在時光平淡的流淌中,一一浮現。偶然想起誰,卻覺得模糊遙遠。我以為在意著誰,其實是執著於當時自己的感覺。一種想為自己討一個說法的意氣,從來苦苦纏繞自己,沒有讓它隨時光淡去。即便,當初的人事早已枯朽。 
        腹中的胎動,近乎一種生命深邃的暗示。我須從眼前的枯朽中,見得新生。我也須歷經一番更新,才能接住一個全新的生命。那既是另一個獨立的人,同時也是我自己。 
       夢境無法真正修復自我,只能從中獲得暫時的虛構的滿足。須得通過誠摯地內省,將記憶底層淘洗一番,也許無法事事妥貼,但至少努力去正視,或勇於去直視。這番努力和勇氣,是我的更新,也是我首先想為木木以身作則的事。

富良野,彩香之里。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在遺憾中和解
  • 下一篇
  • 遠方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