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遠方

        我以為我會一直這樣過下去:日日在辦公室、教室間來回疾走,時時應接學生的提問或事件。自教室回辦公室的路上,不時帶上自學生手中沒收的酒瓶、香菸,或者若干手機、飛鏢。好一點的情況是,連帶收回了遲交的作業或家長回條。 
        在風雨無歇中漸悟生生不息,在波瀾瞬變中盡量處變不驚。這是我作為一名教師的日常修行。我以為日子會就這麼過下去。 
        但是,我仍然自這樣的日常墜落了。
        我面朝日常,仰視著一切最平凡的事物,作業本、紅筆、週記本、印章、回條、課本、約談的學生。努力如常,卻也在這個「如」字上,證實了所有的努力都是徒然。徒然掩蓋悲傷。因為,有種悲傷無法被掩蓋。只能曝露。 
         我被這份悲傷所迫,只能自願走遠這片平凡的風景。我走且走,不想停下來。 
        我走到日光深處,在那裏有我陌生的神話和地域,我可以去看見新的風景。在這離我日常很遠的所在,草木和語言都是奇異,我的失語看似是與此地風物的隔閡,但卻是在靜默凝視中,真切地感受到與眼前縹緲山原有了祕不可宣的締結。 
        耳邊迴繞的,似不是風,而是曠遠野原中,自有一種野性的呼息,時而作風,時而為雨,並不以撂倒對方之姿存在,但卻令人心底漸漸浮起一股震顫難耐。 
        狹窄木棧道上,有人對面而來。行經彼此摩擦出的氣氛,並非城市習見的漠然,也沒有同道相逢的知悅。彷彿這野地上一切物與物之間關係,無善無不善,不喜亦不懼。 
        我渴望走遠,也許就是想走到這樣的境地。不論是憂還喜,著實都太沉重。憂喜總是交織而來,而我只能一一穿戴,無從脫卸。 
        我走到西湖邊上,那裏我有熟悉的建築和傳說。在濃烈的商業氣息中,攫取微乎其微的些關於歷史與文學的吉光片羽。心中閃爍著明滅不定的惑與悟,與湖面上波光粼粼相映。柳枝在風中掩映。夕日是霧的。有光的雨落下。 
        雷峰塔不是雷峰塔。長橋不長。有一種幸福不是我的。我走得再遠,也去不了弟弟去到的遠方。  

戰場原,日光。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生命的暗示
  • 下一篇
  • 音樂04|少年的花與大旗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