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1

分享

📚📑📝:《1984》、《美麗新世界》| 我們所面臨的兩種網路極權社會


美麗新世界 喬治歐威爾 反烏托邦小說

picture via Study Breaks Magzines

在《1984》以及《美麗新世界》兩本小說當中,都提到了一個重要的想法
  •  å»¢æ£„語言即廢棄思想
╴
在《1984》中,喬治歐威爾創造了一種新的語言「新語」(New Language)來作為國家語言,像是「好的」(good)反義則為「壞的」(bad),新語則把所有負面詞彙刪除,因此你只能看到「非好的」(ungood),因此你無法說老大哥「壞的」,你只能說他是「非好的」;新語同樣也把正面的詞彙刪減,不再需要「優秀的」、「了不起的」這樣拗口的形容詞。只需要用「加倍好的」(plus good)取代就好了,再強烈一點的語氣也能用「雙倍加好的」(double plus good)也能描述。
試想,如果我們需要語言來描述、解釋、討論,把語言限縮到零星詞彙,這只會讓人們能夠討論的事物減少、世界觀也變得愈來愈窄。中國的字詞審查便是《1984》的再現。在微信上曾有用戶在領養小動物的社團內發文:
一箱小狗,共五隻.....
網站內部限制用戶的發文,因為涉及使用敏感詞彙(狗共)。其他網友舉出曾被屏蔽的文句還有「我有一台獨立伺服器」、「實習狗的日子真辛苦」。如果我們真的要與中國網友談論稍微敏感的事,他們別無選擇只能拒絕、盡量避而不談,而這樣只會加深歧視、加強兩方的隔閡。某種程度上來說,大部分也無法語我們討論,因為他們的腦中對應的相關概念,可能在小時候就已經被抹除了。
╴
美麗新世界 喬治歐威爾 反烏托邦小說

來源:Water Clock

《美麗新世界》則與《1984》走了相反的途徑。在《美麗新世界》中沒有人刻意隱藏、審查、竄改文本,因為只要給予人們滿溢的低廉娛樂,就不會再有文本的需求。這些娛樂以感官刺激為重,血脈噴張的電影、索麻(書中所提供人們的興奮劑)、每天都能換性伴侶;書中所呈現的樣態就如同尼爾波茲曼的著作《娛樂至死》(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
  • 給我娛樂,其餘免談!
《美麗新世界》美麗新世界的文本不只是發生在美國,而是發生在全世界。商業界的一個陰謀論「奶嘴樂計畫」(tittytainment)用來描述一個設想:
未來,由於生產力的不斷上升,世界上的一大部分人口將會不需要參與生產工作。為了安慰這些人,他們的生活應該被大量的娛樂活動(網路、電視和遊戲)填滿。
你可以發現我們的電視、電腦、手機連接上網路後,我們有無限的選擇去瀏覽節目、新聞、影劇、短片、文章;娛樂產業用一種低俗、廉價的內容取代了書本能提供的公共論述,重點是我們接受而且喜歡。我們現在處於書市爆炸的年代,紙本書、電子書、周刊、評論隨處可見,可是我們購買的人數也跌到了爆炸性的低。
手機作為「科技索麻」成功讓我們對於書本感到厭惡,然而唾棄書本會加速讓思想單一化;沒有大量的閱讀,只會讓人言語無味。《美麗新世界》在阿道斯赫壻黎的想像中,會發生在西元2540年的倫敦;但我認為這一切已經發生了,不僅提早了500年,也不只發生在倫敦,而是全世界皆然。
#美麗新世界  #喬治歐威爾  #反烏托邦小說 
分類:科技

從物理到電機工程再轉到資訊傳播;衣櫃拿來當書櫃擺的人。我常在媒介生態學、行為經濟學、社會學、心理學、哲學游移;期盼有天無產階級可以推倒資本主義的高牆的兼職家教

評論
上一篇
  • 📝📝失智症觀察日記. Ep 6 | 你以為的「照顧」?
  • 下一篇
  • 📝📝失智症觀察日記. Ep 7 | 一個活在當下的機會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