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夢的紀錄_3/21

三個關鍵字:春夢、音樂老師、劈腿
我在夢中共有三位音樂老導師,為什麼會知道是音樂老師呢?
因為他們的長相雖然模糊,但我大致認得出那是我曾在電視上看過的歌手,
我們對彼此其實感覺是曖昧的,
那天,班上一位孩童唱著成果發表的曲子,
教室另一角落一群由現實中認識的姊姊帶領的小團體正自顧自地大聲談天,
他們絲毫不在乎,正有人專注地展現自己。
這讓夢中的我十分憤怒,拍桌怒斥他們的不禮貌。
此時3號音樂老師拍拍我的肩並安撫我「沒事的」
但我看得出他眼神中的失落,他為自己的課堂表現不佳而難過,
並在安慰後先行離開教室。
我們在竹林中跳躍、飛行,我想喚住他,但他沒有回頭並繼續往竹林深處奔去。
此時有個聲音叫住了我
「你不怕我把你個每個老師搞在一起的事講出來嗎?」
是那個姊姊。
我其實感到羞愧,但一方面又覺得其實這沒什麼,又不是交往進行式。
接下來的畫面切換到:
遠處2號音樂老師出現了,並與3號音樂老師打招呼,他們認識!
然後我就醒了。
這其實很荒謬,但與我過去的種種夢境相比,這未免過於普通。
唯一弔詭的是我們在竹林中飛簷走壁,但這種景象其實在我過去的夢也曾發生過,
這讓我不禁好奇是我的前世曾是什麼武林高手嗎?
日常生活中的我其實鮮少看武俠劇,唯一與武俠劇搭得上的大概是小學4、5年級時,爸爸買了一整套神鵰俠侶的電視劇DVD,是由黃曉明與劉亦菲演出,這也讓我對於劉亦菲的仙女形象癡癡著迷,那深刻的印象烙印在我腦海中,對於演現代劇的她反而有些不諒解,覺得如此美得仙女著上現代衣著彷彿是落入人間的平凡女子,失去了原有的光芒。
甚至近年的「你們可以打我了」與「花木蘭」電影的後續效應,讓我對他有些形象上的疑惑,並不是說對於演技上的否定,而是個人形象上、身為台灣人對其政治立場的無法認同。
但我偶爾還是會回去看看那年她與黃曉明在絕情谷裡的精采片段、他們在古墓中修練度過的那些日子,大概也算是一種回味童年的方式吧。
話題扯的有些遠,但反正還在練習寫作的我,若能如此源源不絕打出我所想表達的、用文字順暢地談論心中所想,這也算是一種進步了。
下一個夢再見。
#作夢  #神鵰俠侶  #劉亦菲 
分類:日記

因為太會記得夢境了,甚至懷疑那些真實性,或許每個我曾經的夢境都是真實發生的呢?或許我是透過夢境進入了另一個平行時空?或許、或許...我們都活在一個個虛假的世界裡。

評論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