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音樂04|少年的花與大旗

離開國樂後,我投身國學文學領域,辛勤且愉快的耕耘。卻也是在某一天,聽見某建築傳來一陣熟悉的樂音,我彷彿被什麼牢牢捉住,原本要去的地方也不去了,急急到處尋找聲音的來源。
我知道那樂音的最微小組成和最大布局。它是我整個青春時期的旋律。它是《茉莉花》。
它是我喜歡的合奏曲目之一,優雅細緻。練曲的歷程貫穿我最青澀的時期。我在練習《茉莉花》的時節, 嚐到了同儕善妒與挑撥的滋味,看清朋友靠攏與離散的走向。《茉莉花》是當時我心中唯一開花的事物,它的存在讓我不失去對美的信任與嚮往。
我最得意的是,曾經參與《秦兵馬俑幻想曲》的練習和演出。它壯闊而神秘,是所有國樂演奏者都嚮往的曲目之一。對國中生而言,它是高難度且處理複雜的樂曲。
在一片不被看好的聲響中,指揮老師仍勇於為我們選曲,並且一個音符、一個音符地引導著我們,彷彿一步、一步地帶我們走進千年以前的秦朝,親臨壯闊的山河,點閱威武的兵馬。
我一直記得,老師特地講解樂曲第三章「大纛懸,關山萬里共雪寒」的「纛」字,是指揮軍隊的大旗。練習並演出這首曲目的經驗,在我青春歲月裡立下一支迎風的大旗,永遠地飄揚,時時引領我勇往直前。
我注意到鋼琴家陳潔,是因為2012年,NAXOS首頁放上陳潔剛發行的「Butterfly Lovers Piano Concerto」。除了《梁祝》,還有《黃河》鋼琴協奏曲。《梁祝》鋼琴協奏曲是陳潔在22歲時參與改編。
國樂 陳潔 音樂

https://images.app.goo.gl/QoVemsXeGyQ3t5SPA

關於《梁祝》,我仍最喜聽二胡的版本。不過往往不忍聽,聽了會想哭。小提琴音色與二胡是頗接近的,不過,正因為接近,便容易比較,易有偏好。這是我第一次聽鋼琴的版本。鋼琴畢竟是擊樂器,仍然無能取代弦樂器的絲滑、那一種膩入深心處的沿洄跌宕。
曲中仍有不少處,在情思方面,仍須憑藉樂團的弦樂來過渡。不過,陳潔的鋼琴以如箏般的流水嘗試表現弦樂音色不間斷的特色,而且,鋼琴本身必然斷裂的音色,也意外巧妙地突出了《梁祝》令人心碎的本質。這點實在令我驚艷。就此點而言,這樣的改編實在值得。鋼琴開闊且可同時並存的音域,自然也是弦樂無法取代之處,由此聽來,亦別有一種跌宕沿洄。
不論是陳潔還是林海,都出身古典而走出古典。林海說「我喜歡無框架的、自由的方式,我想要獨創性的音樂」,陳潔說「音樂和藝術應該要走進每一個人的生活」。於是,林海以古典樂器創造流行音樂,陳潔以西洋鋼琴演繹中國傳統樂曲。
將傳統事物的精神以現代手法重新詮釋,從而在人們心中種下古典的理性美與感性美,這也是我想用自己的一生去做的事。
(待續)
#國樂  #陳潔  #音樂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遠方
  • 下一篇
  • 音樂05|無言的力量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