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寫論文的日子 (12) I 指導教授篇 - 記錄馮教授與我對指導關係的思考

這篇打了很久,也刪減了很多次。原本打算寫篇文章,大讚自己的指導教授,但越寫越覺得卡,因為我就不是那種會寫長篇來對某人歌功頌德的人。但馮教授確實是很棒的教授,還是希望能夠記錄自己對馮教授的想法,以及我對於指導關係的一些思考。
論文 研究生 研究生活 研究所 指導教授

Photo by bantersnaps on Unsplash

  

真誠且實際

馮教授很表裡一致。無論是她在課堂所教的,或是她跟我們所傳達的想法,基本上都是她本身正在落實的事情。例如:她常常都說:「有什麼問題,就直接問我。」這句話是真的,我們是可以詢問她任何的問題,而且教授也會很真誠地提出她的回應,而非為了塑造自己表面的民主形象而採取的說辭。
作為指導學生,我不用一直去耗費心思去揣測教授的想法,因為她不會經常依據自己的心情或喜好,隨時變動自己的想法或原則,而讓學生感到混亂,或是有疑惑也不必擔心詢問後,會被教授盯上,抑或是被敷衍對待。而且她對每個學生的態度都是如此,不會有差別待遇。
另外,我蠻常聽到有些研究生會說,指導教授常常在不甚理解學生論文的情況下,又要提出很多很不切實際、難以操作的想法,並可能丟下一句:「你一定行的!」就把學生給打發走了。但馮教授並不會。雖然她也不是在每一次meeting前就能夠把學生的東西給讀完,但她至少在提出意見的時候,會很務實地考量到學生的狀況,也會根據學生的狀況,調整自己的期待。
  

劃定界限卻不令人感到不適

我後來慢慢意識到,一開始對她產生「難以親近」的印象,大概是源自於馮教授是一個非常有界限的人。她不是那種會無限上綱地滿足學生需求,或是為了配合學生,而捨棄自身原則的人,也就是說,她是會拒絕學生的教授。
在我過去所處的環境裡,一旦被拒絕,就是一種不被「認可」的體現,因此會讓我覺得只要對方對我「劃界線」,就會糾結自己是否被否定、被討厭。但馮教授在拒絕,在劃定界線的過程中,並不是硬生生地把對方拒於門外,而是會理解,並且很溫和的提出自己的考量,試圖讓對方理解她拒絕的緣由。若對方有不同的看法,她也會跟對方討論。
因此,在被馮教授「劃界線」的過程中,我反而不覺得不舒服,或是被否定、被討厭,而是能理解,並且接受。我赫然發現,原來劃界線也有讓對方感到舒服的方法。這樣的正向經驗,也讓過去不懂得劃界線的自己,從馮教授身上學習到一些方法,同時也會開始懂得去理解,每個對自己劃界限的人背後的需求,而不只是沈浸於自己被拒絕的難過。
  

讓學生自由發揮

在指導合約裡面有一行字寫道:「學生才是論文的主體」。馮教授其實不太會「指示」學生「應該」要怎麼寫論文,或是「操控」學生的研究方向。比起「指導教授」,她更像是一名「讀者」,所以她經常都是以一個讀者的角度,提出她看完文章後的思考和困惑。但並不是強迫我們做修改,而是要我們多思考,並且把論述表達得更清楚。
這樣的指導方式,雖然有時候真的會讓我覺得很迷惘,因為很難在教授身上得到標準答案。但可貴的地方在於,寫作的過程是充滿彈性的,而且最終梳理出來的文字,絕對是由自己經過閱讀和思考後,所產出的字句,內容更貼近學生本身的思考。
比起更強硬的制定研究框架與方向的指導風格,我覺得這才是研究思考的訓練啊!既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主題,也能夠保有自己的思考與創意。
  

持續反思指導關係

我仍然覺得馮教授是一個氣場很強的人,但她散發的氣場不是為了刻意壓制別人而刻意營造的形象,而是一種穩穩的、不急不躁,做任何事情都會經過很慎重的思考的智慧。這或許跟她愛反思的個性有關吧?
馮教授是我少數聽到會反思指導關係的教授。馮教授常跟我們分享,她覺得指導教授與指導學生的關係是很微妙的。她即希望鼓勵學生,但有的時候又需要鞭策學生,任何一部分拿捏得不夠好,都會讓指導關係走向尷尬的局面。
也因為有在反思與學生之間的關係,身為她的學生,不只是從她身上學到如何作研究,同時也學習到教授思考問題的方式,甚至是面對事情的態度。
  

我對論文指導的一些心得與反思

我曾聽過這樣的一個比喻,研究所猶如職場,而指導教授即是「老闆」。「老闆」要求學生做什麼,學生就必得服從,否則就會遭到刁難,甚至無法畢業。如同在職場上,與老闆對抗的職員,必容易遭受老闆的刁難,甚至資遣。
在研究所期間,能夠體驗到職場的現實與人情冷暖,並非全然的壞事。建立一些現實感,有時候還是有必要的。但我認為,大學畢竟還是一個教育場所,而教授仍然有教育的職責。我曾經歷,也曾耳聞很多的指導教授對學生的剝削與壓榨,甚至是刁難,似乎有點違背教育的本質。更可怕的是,這些指導方式,是會不斷被承襲下去的。
雖然我並不是教授,無法全然理解教授本身的難處,也不是教育工作者,更不敢高談自己的教育理念,但作為一位學生,我還是期待能夠在大學中,不只是學習更多知識,建立我對於人性的思考,也能得到更多正向的人格鍛鍊。而不是在剝削的「勞動關係」下,痛苦又為了應付教授而消耗探索新知的慾望的狀態下畢業,最終自己也不小心把這些剝削視為理所當然。
說實在,我覺得自己還蠻幸運的,畢竟在我對於現實教育的失望中,仍然能碰到馮教授這樣的教育工作者,而且我也確實從教授身上學習不少,也影響我思考問題的方式,以及自己對於人性、現實等各方面的想法與行動。
#論文  #研究生  #研究生活  #研究所  #指導教授 
分類:學習

評論
上一篇
  • 寫論文的日子 (11) l 指導教授篇 - 我與馮教授的相識
  • 下一篇
  • 寫論文的日子 (13) l 大學篇 - 我踏入研究的坑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