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Dreams of Azura 湛藍夢見

糧食 爆米花 月光 皇族 夢見
他走入一棟外表普通的民宅,踏入後,全身細胞產生了幻變 ─ 皇族!他走進了皇族異域。
他與皇族最小的小公主談著戀愛,互相允諾這份愛情。外表雖然最小的小公主不到十歲的人類視覺年齡,實質上她已經千歲了。而他一個普通二十來歲的人類,在那一家族當中,顯得格格不入。
但,是他自己心中過不去的坎罷了。
皇族沒有一個人討厭他,他只是天生自卑,以為大家都會不認同他們。特別是對於皇后對他的態度,他總是過度放大其冷漠。實際上,皇后只是天性使然,一點鄙視的意思都沒有。
皇族來迎接小公主了!他以擁抱小朋友的方式,將小公主高舉,討她歡心。小公主也讀出她的內心的不堪,卻也不捨拆穿。自己也當作只是個十歲的小公主在半空中笑著。
她穿著一身藍紗製作而成的禮服,在空中飄蕩落地後,兩人深擁告別。十位僕人帶著小公主離開了這民宅,他也跟著離開棟民宅。
------------------------------------------------
他來到了一個廢墟,廢墟當中有2個他的好朋友,以及一個陌生人。但是陌生人跟那2個好朋友,非常要好。
滿桌盛宴,好酒好肉好時光。
他在空檔時,走到房子後方,想找個廁所。發現在一個房間裡,堆疊著大約50個人。50個人都被白布所綑綁住,像盒爆米花,不可動彈。每一個人的表情憔悴,想是被困住了許多年。裡面還有很多他認識的人,但不是在這個空間認識的人,是另一群人在另一個空間認識的人。
在這50個人旁,布滿了支離破碎的殘骸,像是這房間布置的一部分 ─ 像是住了一個殺人魔般的理所當然。
他走出了這個房間,重新回到客廳。
那個陌生人在言語中說著: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只能這樣活著。」
剛說完,他已非常人的速度,靠近他其中一個朋友,像是吸血鬼般地想咬入他的脖子。那位朋友像是靈魂被吸走,全身產生了殘影。臉部卻沒透露出痛苦,他知道準備要死了,但還沒。
那位陌生人隨即移動至另一個朋友旁,這次擺出準備要斬殺見血的姿態。他替他朋友擋住了他的入侵式攻擊說:「你想想,肯定有其他方法。」
那位陌生人突然冷靜下來說:
「我記得,我曬月光時,眼睛會透著藍光,那時舒服極了。」
他怒吼的說:「那就去曬月光!」
那位陌生人彷彿第一次有人這樣對他說,意外的分外感激他對他說了這句話。
在意念當中,他傳達了一些訊息給他。
那些訊息表示著:大家面對他時,只透露出恐懼。從來沒有人替他想過,一心只希望自己不要死。但,那是不可能的實現的願望。他要誰死,誰肯定會死。他自己也很痛苦!沒有人可以解決他的痛苦。他只是本能地儲備著糧食/人類,如此而已。
他當下放走了所有的人。
原來除了那50的人之外,還有藏在這棟建築中的未知空間,前前後後加起來,肯定有上萬人都被囚禁在這。
每一個經過門口的人,都對一個方向敬禮。感謝這一份自由,以及活下的幸運。
他困惑著為何大家都朝那個方向行禮!!!眼神往那方向集中望去,忍不住大笑 ─ 居然是一個長的跟陌生人一樣的人站在門口。
大家都以為是他大發慈悲,所以對他道謝。
他走向門口領著他走了進來,對著陌生人說:「現在我要來做一個儀式,這不一定能成功。至少,你會住在他身體裡面!但是,我沒有把握究竟是誰會控制這軀體。」
在這儀式後,那位陌生人不用食人氣/靈,不用照月光。能如他所願,簡單平凡地活在這個世界。
--------------------------------------------------------------
他在一間小學教室中,他是其中一個小朋友/老師。有4位小朋友被關在房間哩,自我反省當中。教室外面還有其他小朋友與老師正在進行課程教學。
他在這自我反省的教室裡,突然想趴著休息,眼睛閉上了一會兒。
畫面緩緩從桌腳、桌面,帶到幾個小朋友已懸空。一個小朋友慢慢站上椅子,然後緊接著他也懸空了。最後一群小朋友掛在他面前開始大笑!拉近畫面,隨著麻繩晃動晃動間,紅血四濺或是從脖子滲出來。
---------------------------------------------------------------
Dreams of Azura 2021.03.16.
#糧食  #爆米花  #月光  #皇族  #夢見 
分類:心靈

每天做夢的我,慢慢記錄我的湛藍夢見。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