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6

分享

蛙叔說故事︱併租

  

【序】
       主要想講述關於出租房中併租的一些違合感的故事,沒有激情、沒有愛情,有的只是兩位租客在這樣的環境下,可以住出平行空間感的故事,所以想打發時間可以接著看下去。

        在外地工作及讀書,房租算是佔絕大部份的支出,最少也會佔四分之一,為了減輕這部份的開銷,很多人會選擇合租或群租。

一般租房分合租與群租,為何要稱併租?
其實就像併桌一樣的概念,與不認識的人共用一個餐桌。
然而併租就是與陌生人租用同一個居住空間,人數不超過兩人,且只有臥室是屬於私人空間,其餘的都是共用的,如果超過兩人以上者稱為群租。
民樂小區16棟2單元301室
        這是一間三居室的出租公寓,一衛一廳一廚,這種出租公寓一般最好是家庭式來租,又或者是幾個熟識的,約一約來租,比較合適。

室內的裝潢是精裝,木質地板、玄關櫃、電視牆櫃、毛玻璃廁所門、衣櫃、流理台等等,雖然家具都沒有,但是裝潢還蠻精緻。
房東可能不想破壞室內格局,又或者不想再花錢隔間整修,房東是如何想的?無從而知,但是這種出租房,不容易租出去,所以才採取分租的方式出租。

其中有一間居室比較小,只能放下一張單人床,租金卻沒比其他兩個房間相差太多,致使這個小房間一直都沒有租出去。
這個小區算是舊區,相對的比較安寧,晚上八、九點左右,家家戶戶差不多就息燈了,出入的人員也比較單純。
故事

示意圖

併租.人物
石天;男  三十多歲,從事外送和快遞的工作
蒲娟;女 二十多歲,在一家代工廠裡,從事流水線的作業員工作
他們是從不同省份來到這二線城市工作生活,小石雖不是這間出租房的第一位房客,但也已經在這住了三年多,而小蒲才來住一年多,在小蒲來住之前,小石也有過幾位鄰居。

人說鐵打的房東,流水的房客,誰也不知道明天隔壁的會是誰。
大家都是出來賺錢,不是出來交朋友,對於隔壁住著是誰,都不會主動去了解,有時太主動,會造成別人的困擾,沒有事的話,各過各的,各自安好。
合租碰到不如心的,是常有的事,最糟糕還會交惡,可他們卻同在一個屋簷下,生活得像平行空間似的。
小石從事外送已經有三年,算是老手,什麼時間點該出門接單,都是固定的,如同二十四節氣,不過有時也會心血來潮跑去接夜宵單。

他說:「夏天的夜裡送餐還蠻涼快的」

除了出門接單,他大部份都會待在出租屋裡,玩手遊、看小視頻、打發時間。
小蒲的工作要輪早晚班,兩個月一輪,會選擇這個出租房也是考慮到上晚班時,白天睡覺希望能有個安靜的環境。

平時放假也是窩在住處,偶爾出去溜達,逛個街。
小石和小蒲都是單身,從沒見到過對方帶異性朋友到屋裡,感覺他們的生活毫無激情,他們的長相很普通,普通到放在人群裡,不太會引起注意。
他們對於戀愛及婚姻還蠻隨和,記得小石曾說過:「兩人在一起事多,很累」
違合感
來說說他們的違合感
1、存在感
雙方好像無視對方的存在,這個無視並不是冷漠,如果是鄰居,我覺得還OK,現在的人們大多都宅在家裡,我們可能不知道隔壁、樓上樓下住的是誰,可是住在同一戶裡,雖然不同房間,低頭不見抬頭見吧,打招呼什麼的,都沒有。
2、廁所門的毛玻璃
這個霧化的玻璃,雖然無法清楚辨識裡外,不過大概形體還是可以看得到吧,難道他們上廁所或洗澡不會覺得怪怪的?也許對方不會心懷不軌,但這心理素質‥‥好~。
3、穿得涼快
出租房因沒有空調,夏天靠電風扇冬天靠電熱毯,炎熱的夏天,小石打著赤膊穿著四角褲,小蒲穿著內襯衣與四角褲。
在自己的住處,這樣的穿著,沒問題,又何況是夏天,可能是我想多了。
故事說完了,祝各位有個好眠  晚安~~
#故事 
分類:心靈

窩在井裡的中年蛙,自稱井蛙大叔,喜歡天馬行空地胡思亂寫。。。

評論
上一篇
  • 一廂情愿︱是我作繭自縛(完結)
  • 下一篇
  • 【Break Up】分手吧。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