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單車失竊記


二戰 看書 讀書心得 吳明益
電子圖書館借2021.01.19
於澄食吃早餐時看完
2015/07/02 出版
作者:吳明益
頁數:400頁
每次看這種很有時代感的小說
總會想著自己究竟在幹嘛這個問題
人生究竟要怎麼走才能無愧於心
我的未來究竟又要走到何處?
十多歲的我問過自己這個問題
二十歲、三十歲、四十歲的我
同樣在問自己這個問題
一開始友人跟我說
這我應該會喜歡看
但一直放著沒看
因為我在想 我對單車並沒有多大興趣
而且 我崇洋媚外 台灣作家沒有幾個我特別有興趣
只是因為臉書讀書社團中 不少人推薦過
加上友人應該不會沒事介紹書給我
剛好亂逛電子圖書館有書能借就下載來看了
翻開剛開始的前言
才覺得這個人的文字很有韻味
就這麼一篇一篇的看下來了
才懂為什麼怎麼那麼多人介紹
我這幾年太少看台灣作家的書了
有種驚豔的感覺
台灣作家這幾年多是散文
或是偏向網路文學的輕文學
我記得以前喜歡看的是橄欖樹
好久沒有類似文筆作家出現了
但也有可能是自己只想看輕鬆的
於是也沒太特別注意有什麼文學作品能看
以單車為題
串連起了二戰後以至到現在的年歲

二戰時間 1939-1945
民國 28 – 34 年間

我想起某年回澎湖的時候
我跟師父說
有段時間很想看二戰或一戰(1914 – 1918)的小說
因為記起曾有一個夢的片段是
我在田野路上跑著 只剩我孤身一人
旁邊是大砲落下  我無助也哭泣
我總想 是不是我有些未竟留在那個戰爭時代
因為我總是害怕戰爭的故事

想著要看辛得勒的名單
想著要看一戰二戰的故事
但總是無法 沒有勇氣

師父只跟我說 放輕鬆記得離相
只是這幾年 一直沒有開始
一直到這本書翻開

有些人的文字會吸引人一直往下讀
我就這樣一直往下看著他的文字
一直不斷在戰爭中跟現在時空不斷轉換著
如同我的靈魂一樣 像是未完全歸來般
我也想從別人的故事當中找尋線索回魂

當時除了人參與戰爭
動物也跟著參與
尤其是大象
能負重也能攻敵
於是可憐的動物也跟著投入戰場
做牛做馬已是辛苦
戰時罪孽深重的 大概還有象吧

說到象
他裡面有一段說
非洲象因為不能馴服
只有亞洲象被馴服
所以非洲象逃過了戰爭
這段讀完我倒是笑了

若不想屬於任何人、時、地、物
那就不能被馴服
一旦被馴服 只有被駕馭的命

整本書裡面 大概比較深刻的就是叢林中的戰爭吧
沒想到叢林裡的致命比電影裡實際上的還要可怕
也當然 畢竟拍片不可能真的深入野山叢林中
反而是看了單車失竊記之後
才知道小說當中所寫處在荒山野嶺中的可怕
這世界上有些可怕 不是真的看過聽過就能懂的
我因為這本書 對自然多了些敬畏
也對那個年代多了些唏噓

之前看戰爭的書
記得好像是史蒂芬史匹柏的小說
略提參與完戰爭回來的士兵多有創傷症候群
他們在現實社會中 但魂卻卡在當時的死亡殺戮刺殺當中
於是 成了行屍 永遠無法歸魂

也記得看過南京大屠殺
但是我只記得描述屠殺的殘忍
倒是不像這本書有這麼深的無奈跟深陷
屠殺的過程中 當人性不在
也許無奈跟深陷也不存在

總之
這本書我斷斷續續的看完
有著很多唏噓的感覺
有些時代 是不容許你有小情小愛存在的
一個戰爭 一個時代要面對的不是情愛而是活著

慶幸我們活在這安平時代
還能緬懷過去

......................................................................................................................
佳句摘要

對某些小說家來說,人生的遭遇是他們不得不動筆寫作的理由 ; 而對我來說,卻是藉著寫小說來認識、思考人的存在的。我是一個平凡的人,因為寫作稍稍理解了我過去不夠理解的事,體會了過去難以體會的人性和感情 ;  我為了無能看清這個世界而寫小說,因為內在的不安與無知而寫小說。
正如古希臘史學家波里比奧說的:『最具有教訓意義的事情莫過於回憶他人的災難。要學會如何莊嚴地忍受命運的變化,這是唯一的方法。』我藉由寫小說,試著學習『如何莊嚴地忍受命運的變化』這回事。

時間偷走了很多東西,也釋放了很多東西,不是嗎?

我覺得自己正把人生一部分的時間,拿來延遲這輛車的衰敗。

他們都是日子一天一天減少的人,談的不再是以後要怎麼樣,而是如果還有多久要怎麼樣的事了。

動物園對動物最大的不安來源,有的時候不是把他們關起來,而是對清潔的要求。很多生物會刻意在生活環境留下自己的排泄物和體味,但是在動物園裡,一定得做到清潔,一方面防止病菌,一方面也不會讓遊客覺得不舒服,但這麼一來,有時候動物反而感覺不安。

對老的事物的愛好是對時間的尊崇

原來同一件事,有人會一直記得,有人卻忘了。

好像走在這個世界跟另外一個世界之間的鋼鎖上一樣,覺得自己不屬於這個經驗的世界,但也沒有真正到另一個世界,但是可以看到這一頭,轉過去也可以朦朦朧朧地看到另一頭。

深夜的山敵意更深了,好像有什麼在注視著你一樣。阿巴斯是一個在山裡長大的孩子,他想起巴蘇亞說過,最好的獵人是連山都沒注意到你的存在,如果你感覺山在看你,可能就會有事發生。

阿巴斯覺得自己正在獨自面對『真正的』叢林。那巨大的鳥翼蝶,不可思議繽紛色彩的鳥群,垂懸在巨樹的藤蔓,讓他想起一個探險攝影家講過的話:『美到極致就是恐怖。』

阿巴斯想起他看過的一份軍事報導,一個英國軍官說道:『士兵已經累到得先打一巴掌,才能理解最簡單的命令。這些睡眠不足的士兵行軍就像機械人,日本軍機一飛過會反射性地,立刻像縮頭烏龜一樣躲藏起來。』

不過,好像有什麼螺絲在他們人生過程中掉了,連他們自己也不知道。講話的開關壞掉了。嗯,壞掉了。

媽一直無法坦然面對一個孩子能完全不理會他們的想法卻活得好好的這回事,但我大哥做到了。以我母親的說法就是,他遇到什麼事都『喙嘻嘻』,但是對厝內的人『無心肝』。我知道這話從她口中講出來並不純然是指責,而比較像是一種索討。

在進入戰場之前 — 最後一次待在戰船上的時候,你應該留下遺言。裝入一束頭髮和一塊指甲,這樣你就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都準備好犧牲。一名士兵應該是先處理好個人事務,這僅僅是應有的謹慎。

等待好久的入伍通知終於來了,太感動了,能上戰場殺死美鬼和英鬼,得到像櫻花一樣華麗凋零的權力了。
他總是說,腳尖很重要,腳尖就是我們在黑夜裡的觸鬚。
對於自己沒有把握的事,刻意不去想它,認為這樣或許反而會有好的結果也不一定。
老師傅已經到了被寂寞扼住喉嚨的年齡,一有人坐到他旁邊,就會自動地把他的人生切成幾段,循環播放。

許久之後我才約略懂得,我的母親口中『犧牲=愛』,這是她一輩子教會我的最深沈、最嚴肅,也最隱晦難解的等式。這使得長大以後我發現自已很怕講出,或者聽到『愛』這個字。因為當『愛』出現,與之對稱的『犧牲』也就出現了。如果有人為你犧牲並不諱讓你感到雀躍,同樣地,當你為別人犧牲的時候,也經常不是為了什麼值得歡慶之事。犧牲是愛的證明,而愛是犧牲的結果,反之亦然。我在想,這會不會是我始終難以開口講『我愛你』的緣故?
#二戰  #看書  #讀書心得  #吳明益 
分類:日記

讀書心得隨寫

評論
上一篇
  • 媳婦的辭職信
  • 下一篇
  • 從未來寫回來的逆算手帳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