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

分享

【閱讀】我想跟你好好說話

好好說話

Photo by Gautam Krishnan on Unsplash


最近閱讀一本關於溝通的書「我想跟你好好說話」,談到非暴力溝通,作者賴佩霞不是用艱澀理論,而用很生活例子帶領我們認識,也因此讓我看到自己生活裡的暴力語言。
  

非暴力溝通理論是由盧森堡博士創立,他用「豺狼」和「長頸鹿」分別代表暴力語言及非暴力語言,非暴力語言就像長頸鹿,有較高較廣的視野及高度,還有 一顆強大的心,願意聆聽及包容;暴力語言則像豺狼,領域性、控制欲及攻擊性強,習慣自我防衛,凡事總要爭個輸贏。

好好說話

Photo by Alyssa Stevenson on Unsplash


每個人在牙牙學語時,就像張白紙,是受到原生家庭、後天環境的影響,慢慢塑造成現在說話方式,人們已經習慣這樣的說話方式,所以無法體會自己的說話方式可能傷害到自己身邊的人。
在帶老大姐姐時,當時還涉世未深崇尚著愛的教育,有事慢慢說,耐心陪伴,姐姐當時也像小天使般聽話、好溝通。當時還覺得教養很容易,為什麼有人家長會失控?為什麼有些家長要用命令式教育小孩呢?
但生了妹妹之後,妹妹是個比較怕生內向的小孩,很愛黏人也很容易哭,兩個小孩的生活變得更忙碌。姐姐上了小學後,功課變多了,但做事拖拖拉拉、忘東忘西,我就要三催四請跟她說什麼事情沒完成、現在要做什麼事.....等,而姐姐常常聽到媽媽在嘮叨,她也會不耐煩,也很愛頂嘴,所以我的教養耐心從100慢慢到50再慢慢到0,變成火山爆發的媽媽,對小孩的口氣不再是請求,是命令。
「姐姐!你功課寫完了沒?聯絡簿拿出了沒?為什麼每次都要我講,才會拿,你到底在幹嘛?」
然後就會看到姐姐心不甘情不願拿出聯絡簿。看到姐姐的態度更讓我爆跳如雷。
好好說話
最近公司來了一個新主管,當她公事繁多不耐煩時,常常聽到以下話語,「噢!你怎麼每次都⋯,你可以小心一點嗎?」等等,在安靜的辦公室,出現這種暴力言語,不管是當事者還是旁觀者,都聽了好刺耳,很不舒服。突然驚覺自己有時候對小孩的說話方式也好像這樣,可憐的小孩,面對這樣的言語,只能用不情願的態度表達自己的心情,大人會覺得自己苦口婆心,小孩卻不受教,造成大人與小孩的感情慢慢疏離,所以父母對於自己的身教要謹言慎行。
最近慢慢改變自己說話方式,先不要用命令、指責方式,平靜觀察事實。
  

書中提出四步驟「觀察、感受、需要、請求」

一、觀察:具體說出自己看到什麼、聽到什麼、感受到什麼,完全不夾帶個

       人偏見、價值觀與評斷。

二、感受:當下「真正的感受」,與你的記憶及過去曾經歷的一切無關。

三、需要:弄清楚自己內心到底重視的是什麼。

四、請求:具體告訴對方,希望對方採取的行動。

例如:
「姐姐,現在晚上9點了,你的聯絡簿還沒有拿出來讓我簽名。」-->觀察
「你每次都要我提醒你才會拿出來,我覺得很生氣。」--->感受
「我希望你可以自動自發,自己為自己的事情負責。」-->需要
「你可以在寫完作業後就主動拿出聯絡簿來給我簽名嗎?」--->請求
好好說話

Photo by Matt Barton on Unsplash


「命運,是嘴巴說出來的結果」
平常我們用哪一種語言,就會造就哪一種人際關係、哪一種命運。
溝通,不只是對外,也是對內與自己溝通,平實觀察自己,真誠去了解自己感受及需要,向身邊的人提出自己的請求,也是溝通重要的一環,如此才能形成雙向良好的關係。
人生課題是一輩子的事,多點耐心及同理心,讓我們一起慢慢練習、好好把長頸鹿語言學好。
#好好說話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每天1%進步
  • 下一篇
  • 手拉坏初體驗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