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4

分享

【書評】信仰的終結

書評黑歷史:寫於 2018.07.21
柏拉圖 帕斯卡 書評 宗教信仰 理性

來源:網路圖片搜尋readmoo

作者:Sam Harris
大綱:以極度無神論理性的角度與腦神經科學的背景去解釋宗教是一切暴力的泉源,認為不論何種宗教都應該受到理性與科學的檢驗,如果無法符合「所有科學都是待證的假設」,那就要揚棄這種非理性的教條。因此「超自然」不在作者的討論範圍內,因為沒有必要。
對於現今社會的道德與共同價值認知都是受宗教影響嗤之以鼻,抨擊教條式的信仰讓人類做出荒謬的恐怖行動,為的僅是來世的光明與不知是否存在的天堂。就連美國本身也受宗教控制,因為美國人大多不會選擇一個揚棄聖經的候選人當作民主的獨裁者。
作者最大力抨擊的便是伊斯蘭教,很明顯地是因為認為現今社會最直接受到伊斯蘭恐怖行動的威脅,但同時也嚴厲批判其他宗教。他認為現在的伊斯蘭教就像15世紀固守教條的基督教徒,用宗教裁判所處死異端,一邊追著根本不存在的女巫對她們咆嘯。有些文化就是無法跟上我們所認知的道德腳步,因為每個文化的發展不同,但相同的是人們皆應該用與生俱來的理性去檢驗它。
作者認為,意識、相信、信念等等都是大腦內可以自行操控的,選擇要相信什麼、不相信什麼;道德是人與生俱來的(透過冥想便會有此經歷,詳見書),並非借助宗教的教化而擁有;理性人皆有之,卻因為信仰而蒙蔽。經過了兩千年,人們依舊荒謬的固守古老的教義,同時抨擊著以前基督宗教所做出的非理性行為,卻沒有要將古老信仰放至科學下檢驗的慾望。(雖然真的太久遠一錢了沒什麼證據,但作者認為沒證據就應該被淘汰掉,更何況它已經威脅到人類生存)
目前人們相信的宗教,總有一天會像古希臘羅馬的神祇一樣被世代鄙棄、淘汰;人們認為的事實,也會像15世紀的獵巫行動一樣被翻轉。因此作者以這本書警醒世人,希望理性的世代早點到來。

這本書挺好的,只是排版有點不友善、校稿人不認真XD段落編排有點奇怪(?
整體的論述滿不一樣的,以腦神經科學的角度去剖析人信仰形成的過程,但科學論述有點不好懂,前後邏輯要消化一下才知道他在講什麼;另外對宗教的批判,我覺得比較像是對非理性事務的批判,而宗教是作者認為危及人類生存的最大宗非理性,所以拿來討論(相同的,那些20世紀的獨裁者雖然與宗教無掛勾,卻依舊摻雜著狂熱與非理性,同樣威脅著人類的生存)。
除了科學剖析之外,作者其實滿偏激的,他認為沒有證據就不能輕易相信任何一件事,所以他看著這世界被毫無根據的古老教條操控著,內心簡直焦慮到不行,他寫出來的文字差不多就是這種感覺:大家不要再相信這些鬼話了,快逃到理性的懷抱裡,因為我不想活在一個隨時都可能被伊斯蘭教徒殺害的世界。
他也擷取了聖經與古蘭經的段落,解釋為什麼宗教會讓人趨於毀滅,為什麼無法證實的教條會繼續被人信奉,為什麼都過了兩千年我們還要試圖擴大或過度解釋這些古老文字的意義。這些東西應該被丟棄,我們要迎來的是一個實證主義的世界,而不是「只要信」的空洞教條。但其實在閱讀這些文獻時應該考量到當時的時空背景跟上下文涵意,我大概就是作者抨擊的宗教溫和派XDD只要解釋能夠解釋的,其他的則繞過、跳過、忽略。甚至說宗教自由不是真正的自由,因為沒有奠基於理性,而且那些經典裡充斥著壓迫異教徒的文字。

作者特別推從東方的冥想與靜坐(?),因為如此能夠將人對外在環境的感知轉向人的自身經驗,從而感知自我,減少信念與批判,就不會因為執著信念而帶來痛苦,從而產生對他人的同理。他堅持這種道德不必依靠宗教,而是依靠自身經驗就可以得到。
完全能理解,但誰會從一開始就靜坐冥想去培養自己的道德ㄚㄚㄚ,當然是有社會認可的經典來教最不用動腦啊(?)直接說,因為神這樣說,因為阿拉這樣說,因為你要一個美好的來世blablabla的,方便快速。
而且他有種理性過頭的感覺(?)就讓人意識到:哇嗚,你的世界真無聊(?)他相信理性是因為自身的經驗,但"為什麼相信"在科學上尚未被證實,所以只能用冥想的體驗來概括,也就不能單純地相信,這人的世界也是挺辛苦的。他不能說,噢我真雖,因為水逆;而是要說,噢我真雖,因為我沒做好、因為同事很雷(?)人生困境的時候,他試著要去找原因與證據去解決,但沒辦法正視自己有依託的渴望。
在這個前提下,就算每個人與生俱來的有理性,但就像柏拉圖說的,人真的還是有分階層,理性強的與理性弱的,只要任何一個無法從理性得到自己想要的寄託,信仰就會一直存在,因為人沒辦法恆久處在無助低潮的狀態,而這些無法從證據得到解釋的事情,就會是信仰,就會形成宗教,就會是永恆的想望。因為人相信,因為人需要有事情可以相信,因為人不足以全然依賴理性,因為人是人。

作者的觀點很有趣,也觸及到一些自己的想法、疑惑,畢竟在信仰方面真的找不到答案,有了也只是牽強帶過,但是他排除所有沒證據的事物,能夠解釋到的世界難免也變得狹小;經驗性的證據其實也是要自己有體驗過並去剖析才會對文字產生共鳴,不然真的只是幾行屁。但以科學解釋人的信仰形成脈絡真的很新鮮,尤其相信比不相信還要簡單,因為需要找到理由來說服自己不相信。anyway,這裡的論述真的滿折磨人的。不過還是推薦。

估狗評分我給四顆星~~~
少掉一顆星在於他沒有解釋人們對於超自然現象的反應與對於現象本身的解析,但我想再寫下去應該會是第二本。
其實很多科學家實驗到最後還是會相信宇宙力量的存在(不論他叫什麼名字),帕斯卡說,上帝的存在不須證明,只需賭博。其實信仰很多時候只是反映人們當下的想望跟需求而已,延續至今就變成一個道德衡量的標準,如果各國領導因為理性而直接否定自己國內的宗教信仰會怎樣?或許是因為選票疑慮、政治考量,甚至是種族因素而作罷,但不可否認的是它對我們的影響十分重大,而信徒很少以證據為依據去選擇相信與否,在這個情況下就會有宗教的悲劇,可能是什麼買贖罪券就可以上天堂啊或者抓了幾個女巫就可以贖罪啊或者是當自殺炸彈客就可以榮耀真主啊之類的。

目前:自我批判想法
過了兩年多,我有結論了嗎?可能還沒有。
我喜歡有些牧師解經文的方式,直接證明宗教不只是帶著人走向毀滅,而同時也是帶著人接受道德、光明;宗教並不單純是信或不信、利或弊,他多數時候也扮演了人類社會的道德準則與歷史發展的框架。但這些想法的前提就是,人完全不會自己發展出道德或底線,而是要依靠他們所創造的外力去約束自己與別人,達到真正的社會平和,在這個前提下,是不是真的有這些事、這些先知存在,應該就不是這麼重要的。
再來就是,宗教被歸類為不理性事務的這一個觀點,用在恐攻上可能得宜,但用在道德上呢?難道人跟隨經文中的戒律,也是不理性的嗎?恐攻的人也是基於聖戰的想法啊?其實真無法以理性去說服為什麼要有道德、倫理,以生物角度來說,各個物種都是演化的產物,都是為了自己生存而去競爭的生物,就是會生活在霍布斯提的那種自然狀態。既然如此,跟隨戒律,在某種層面上也是「只要信」的一部分,因為不用去思考就知道這一定是對的,但是這種不會造成外部成本的方式,作者或許就不會歸類在不理性。
這裡就衍伸出很有趣的議題,這些全信、半信、選擇性相信,是人自己選擇的吧?不一定要是理性選擇,而是可以根據環境、經驗。但有趣的地方是,我曾經跟朋友聊到信仰跟人的關係,最後的結論會是人跟信仰是分開的。
也就是說,我們都會預設人是理性的,所以如果人接受到宗教這種不理性的東西,那他一定是被逼的(至少外人看起來),而不是他自己想要這樣做、這樣接受的。那難道人不會是自己選擇的嗎?說不定我是受到感召的啊?在這個狀態下,我們都預設人並沒有力量去抵抗這種感召,都會覺得一定是外力指使,或是這個人想逃避現實才做出這種決定;我們不會說這是他自己選擇變成這樣或者相信這些東西,反而是會覺得他是被逼、被洗腦的。在這個狀態下,如果這個人又不斷強調宗教給他的影響,就會讓外人產生印象的交互作用:更容易以宗教去解釋這個人的一切行徑,但是!不會說是他選擇的,而是會把這些歸咎於宗教。
另外一種解釋是比較教內的用語:他們對外沒有表現出活出信仰的樣子,但這個評斷的也是外人的刻板印象,就像我們不覺得基督徒應該這麼aggresive、佛教徒應該吃素之類的。如果他們跟正面的印象相符,說不定又會變成人的理性在解釋中佔有一席之地而不是信仰的功勞。
我們總是認為人是理性的、道德的,但是遇到宗教之後這種理性就沒有解釋地位了,人就被主宰了。理性的歸給人,不理性的歸給宗教,卻忽略人也會基於不理性而做出選擇。
#柏拉圖  #帕斯卡  #書評  #宗教信仰  #理性 
分類:藝文

I live in Owl City, not reality; I do Sky Sailing, not sea sailing; I like Swimming With Dolphins and moor at Port Blue. 歡迎交流: [email protected]

評論
上一篇
  • 【心聲】一些小想法,沒有邏輯
  • 下一篇
  • 【影評】非死不可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