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石頭與木頭 - 面對它 、 處理它

竹林 衣鬼 驚嚇
竹林 衣鬼 驚嚇
石頭是我的同屆校友,木頭是他的妻子,僅僅和木頭的一面之緣,卻讓我深深愛上石頭與木頭。
石頭與木頭婚後,花了三年的時間,用石頭作基石,用木頭作家樁,在清境的山坡上,親力親為打造自己的家。他們屋前及屋後各種了一顆大松樹,每顆松樹都有了石頭與木頭的故事。
在新家還在裝潢的期間,石頭與木頭回到新家前頭時,看到新植的松樹下,插著三柱已燒盡的清香,惟餘煙仍嬝繞在充滿雨霧的空氣中。讓夫妻倆心頭一震,是誰啊?幹嘛在我家做這麼奇怪的事?兩人不斷猜測,是木工師傅拜地基主嗎?是鄰居嗎?
時間就在滴咕及整理家務中來到了半夜,石頭已早早入睡。木頭為了不吵石頭則選擇睡在客房,在翻讀著書本時,大寶(狗狗)不斷發出低沉又具警告的吠聲,心底那股疑惑又再昇起。
早已入睡的石頭,和想一探究竟的木頭,不約而同的來到位在後院的大寶,只見他對著前院不斷低吠,這時他們也感應到前院有動靜,趕緊把大寶拉進屋安撫他,並躡手躡腳的到前屋。石頭打開女兒窗,透過細縫望向窗外,只見他臉色鐵青,倒抽一口氣後退幾步,喃喃自語的說「有鬼」,木頭湊上女兒窗一看,長髮女鬼,身著白長袍,忽左忽右揮舞著黑烏烏的長指甲。
木頭立馬衝出大門,快得連只穿內衣褲的石頭都來不及拉住她,只聽到木頭對著女鬼大罵「你是誰?為什麼到我家來?做什麼?」跟在後頭的石頭,看著飽受驚嚇的女鬼,大聲尖叫往後跌坐地上,這時才看到地上還蹲著另一個女鬼,正在發放紅蛋給身穿黃衣、手執三柱香的鬼,再往黃衣鬼身後一看,這黃衣鬼後頭還排著黃衣鬼,隊伍一路延著屋子來到後院外牆。
這時只聽著前院女鬼,不斷的說「對不起」,他們是某護校學生,正在進行試膽活動,以為屋子沒人,才會來借用場地。希望兩位網開一面原諒他們。堅持報警的石頭說,你們 私闖民宅又拌鬼,不知情的人看到會以爲清境鬧鬼,一定得報警才行!
石頭讓女鬼站在原地等警察來,一行人看著警車在彎道處停了許久才徐徐開過來,原來...警察真的以爲看到鬼了,猶豫好久才敢開過來處理案件。
木頭那開門怒喝的一記,紮紮實實的讓現場聽故事的我們嚇著了,怎麼都不怕啊⋯⋯木頭說,小時候住鄉下,放學會經過竹林,風吹竹林怪異聲,加上鄉民常常把死貓吊在樹上,讓她恐懼不已。
從這次的事件,木頭不管遇到任何讓自己害怕恐懼的事,他一定會去看清楚,問明白面對恐懼、處理恐懼,這改變木頭與石頭人生。
一天,她看到一個白衣女鬼,飄在竹林上,四周不斷傳來磯拐、磯拐的聲音,讓她嚇到蹲在地上痛哭。想到家人沒人可以幫忙她,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她想她得去弄清楚,女鬼到底長怎樣,她想跟鬼說什麼?於是起身走近一看,原來是白麻袋掛在樹上,隨著風在樹頭飄,原來自己真的會嚇死自己....
二十年頭過去了,當年屋前的小松樹,已經擢壯成鎮屋的大樹了,木頭與石頭的故事仍在持續中⋯⋯
#竹林  #衣鬼  #驚嚇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不凡
  • 下一篇
  • 好人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