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六刃

學會的文字,每寫一個字,一筆一劃都像利刃切割在心上
學會的想像,每一個畫面,一頻一幕都像利爪撕裂了靈魂
寫出來的每一個字,切割著自己,也可以選擇不寫,但思緒依然會自然而然的閃爍著,每一個思考與想像,瞬間閃過,靈魂似乎也就跟著片片剝落,而這是很難以停止或阻止的事,縱使找了劇來看,一個閃神,就又進入自我的黑暗世界去了
縱使,終於專注在當下的劇情裡,但劇總有結束的時候,屆時湧上的千頭萬緒,也是一樣,不知所謂的難過與痛,襲擊而來,無從防備
找友人陪伴嗎?深層的黑,只是讓友人們跟著一起陷進去而已,害他們被我捲入,我心難過,若是他們能順利抽離自己,看著他們離開,我也是會很痛、很痛、很痛
所以,我依然選擇,把自己鎖在自己的黑暗之中,不讓他人進來,就不用害怕,傷害他人,或擔心他們終究會離我而去
於是,我選擇在朋友圈裡,沒人在使用的平台(探路客),散發著我的黑暗,跟思緒撕裂靈魂相比,拿著名為文字的刀切割著自己,似乎比較沒這麼痛,也因為不會被週圍的友人發現,讓我在現實生活中可以繼續用笑容面對著他們…
只是,仍然得為點進來看文章看到最後的,不認識的各位,說聲抱歉
FB、IG等,太多友人了,所以在這裡發表,至少,感覺就像穿著長袖的衣物,遮掩著手臂上的刀傷一樣,他們看不到我的傷,但可以看到我依然笑的燦爛…
夜深人靜,思緒飛舞,縱使想要藉由睡覺來麻痺,但睡前的思緒流轉,依然讓我疼痛不堪,或許最後會疲憊的睡去,但也會疲憊的醒來,如果再輔以惡夢,那就是完美的爆擊
我好想哭,但一滴眼淚都流不出來,甚至覺得,寫著黑暗文章的自己,是個廢材,有力氣在這邊寫沒人愛看的廢文,為何不去嘗試改變
我一邊責怪自己,一邊寫著文章,同時無法改變,然後繼續責怪自己,繼續寫字,且依舊無法改變
最近甚至開始會想起,已經死去的媽媽,記得她過世的時候是43歲
當初不知道她為何要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現在當然也問不到,但既然是她的兒子,跟她有一樣基因的我,似乎不難猜測她選擇自我了斷的緣由
再5年,我也要43歲了,此時的我不禁會想,屆時43歲的我,會不會跟母親一樣,走上人生的終點…
如果母親還在,現在又會是怎樣的光景?我想像不出來,只能保持著,好想她的心情
儘管當年在跟她的相處上,沒有留下多少回憶…
文字 利刃 畫面 靈魂 思緒
#文字  #利刃  #畫面  #靈魂  #思緒 
分類:親子

想孤獨又怕寂寞,不知所措的…傢伙…

評論
上一篇
  • 五章-憂鬱(?)的SOS
  • 下一篇
  • 七夜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