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

分享

倦逃

習慣性 人群 限度 倦逃

不知如何面對時,習慣性地逃。
很少有人知道我對人群恐懼,我最大能發揮的限度在於周遭三人以下的環境,超過這個人數,會儘可能消失在人前,不得不出現時,通常,會選擇待在角落,讓自己沉默。
我的內心是灰暗的,以至於見不得外頭的光,許多時候,由內而外的鬱結莫名襲來,突然就失落,不想說話,然後,開始想逃,卻總是找不到可以容身之處,倒不是真的需要一個地方躲藏,而是,覺得自己的靈魂無處安放,好像飄渺於天地之間,就快要抓不住它。
有幾次,想找一個人,誠實地表達我所有的情緒和想法,但總事與願違的自說自話,荒腔走板的陷入更深的困惑裡,不能完善給予最貼近自我的評論,每每用力過猛的下場,是越來越孤僻、恨不得離群索居的宿命。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一種病,可能世界上也有其他人,對接觸人群有某種程度的恐懼,和我有同樣毛病的人或許不在少數,但,不知為何我就是一個也遇不到,否則,我們應該會有許多聊不完的話題,比如:如何在人群中淡定自處?如何視若無睹?如何不著痕跡的不被發現?
我想沒有人像我一樣如此熱衷於不被注意、不被看見;似乎唯有如此,我才能安心做自己,不需顧慮旁人眼光和情緒;我總是心軟,見不得人受苦、總是一廂情願付出、總是被過河拆橋,再帶著一身的傷將自己隱藏,自己為自己療傷,自己告訴自己,別怕!
如果能有個可以隱身、想逃就逃、不被找到的超能力,我想,連偽裝的快樂都會逼真些吧!
#習慣性  #人群  #限度  #倦逃 
分類:心靈

終有弱水替滄海,再無相思寄巫山

評論
上一篇
  • 我已看不清楚愛的形狀
  • 下一篇
  • 缺口的無法填補,是為了所有可能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