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卵巢癌治療標靶新武器 2大困境待突破

20191122
卵巢癌 基因 醫藥報導沒說完的故事

Photo by Sasha Freemind on Unsplash


卵巢癌治療標靶新武器 2大困境待突破

(中央社記者陳偉婷新加坡22日電)卵巢癌治療有新武 器,研究發現,PARP抑制劑用於帶有BRCA基因突變者的 第一線維持治療可明顯延長無惡化存活期。但醫師提醒 ,病人負擔重、基因篩檢產生的社會風險是當前困境。      

新加坡居禮癌症中心(Curie Oncology)教授謝惠 光(Chia Whay Kuang)在新加坡的一場記者會發布一 項研究細節。該研究發現,帶有BRCA基因突變的晚期卵 巢癌患者,在化療後繼續以PARP抑制劑進行維持治療, 有6成受試者3年內都沒有發生疾病惡化,相較於安慰劑 組,僅有不到3成病患沒發生疾病惡化。      

臨床研究成果顯示,以PARP抑制劑作為化療後一線 維持治療,相較於安慰劑可降低疾病惡化或死亡風險達 70%,且可明顯延長無惡化期,是卵巢癌治療的突破。      謝惠光說,癌症的發生與基因及環境影響有關,目 前已知,帶有BRCA基因突變者比一般人有較高風險罹患 乳癌、卵巢癌。其中,卵巢癌缺乏好的診斷工具,且化 療雖有反應,但很容易復發。      

在大多數的卵巢癌患者中,有約1至2成是BRCA基因 突變者。PARP抑制劑的治療機轉是,人體的DNA每天會 因不同原因受到破壞,在正常情況下,DNA受破壞後會 自行修補,若能破壞癌細胞的修補系統,癌細胞就會死 亡。      

與會的台中榮民總醫院婦女醫學部婦癌科主任許世 典解釋,DNA修補的路徑是PARP蛋白負責修補單鏈DNA、 BRCA蛋白是雙鏈修復的重要因子。帶BRCA基因突變的癌 症病人,BRCA不能有效修補受損DNA;又以藥物抑制 PARP的修補程式,PARP和BRCA都無法運作,達到破壞癌 細胞的目的。      

許世典說,傳統卵巢癌的治療武器相對受限,在過 去10幾年來沒有新藥問世,面對反覆復發的病人,「病 人苦,醫師心裡也很苦」,因對病人的狀況束手無策。     

曾有一名病友,確診卵巢癌時年僅30餘歲,小孩還 在唸幼兒園,為了要看小孩從幼兒園畢業、參與孩子的 成長,拚命忍受反覆復發的痛苦,打了70餘次化療,化 療藥打到身體難以負荷,最後撐了10餘年,來不及等到 新藥問世就離世。      

許世典表示,在台灣,多數卵巢癌患者是中、老年 人,早期診斷難度較高,且症狀並不特異,可能因腹脹 、腸胃不適就診,遍尋不到原因才轉到婦產科檢查,有 5至7成確診卵巢癌又已是晚期,治療難度更高且相當容 易復發。      

儘管現在有新的藥物可用,許世典說,新的藥物還 可口服,對病人相對方便,但病人常常「看得到、吃不 到」。因藥價相當高昂,一天藥費就要約新台幣8000元 ,2年下來得花掉500萬元,多數病人無力負擔,政府應 思考是否給予協助,可避免病人遭受不斷復發、生活品 質低劣的威脅。      
許世典也說,有意使用新藥的卵巢癌病人要做BRCA 基因檢測,但檢測可能帶來社會風險,如有些人檢驗出 來後擔心日後發病、害怕子女發病的心理壓力、沒有足 夠社會支持,甚至可能連投保都成問題。但國外透過反 基因歧視立法給予相關保障,台灣未來也得面對一樣的 問題。      

許世典表示,卵巢癌治療露出曙光令臨床興奮,但 挑選病人需要非常嚴謹,因此藥並非人人能用,在台灣 ,估計約100人能使用,且治療雖安全性高,但仍可能 有副作用,如暈眩、噁心、嘔吐等。 1081122
#卵巢癌  #基因  #醫藥報導沒說完的故事 
分類:健康

找回隨便寫的快樂

評論
上一篇
  • 在台行醫奉獻30年 小兒麻痺之父畢嘉士93歲逝世
  • 下一篇
  • 感動比傷心多 器捐是給家人最後的禮物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