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BL - 不再純愛時 - 1

手機裡的鬧鈴聲在我耳畔邊響起,是一首快節奏的手機內建曲目,聽了很會惱怒,巴不得起來按掉那種,很感謝創作這首曲目的人,讓我可以養成準時起床的習慣。

呆坐在床鋪一陣子,有室友的日子還是不那麼習慣,每個人習性不同,不睡的夜貓很多,而且別間寢室的全都跑來我這間跟其他室友討論遊戲跟講幹話,很自然地,睡覺的時間被迫往後延宕。

下了床,走進廁所照照鏡子,撥弄沖天四竄的亂髮,很像該要剪頭髮了。

房間裡只剩我一個人,另外三位室友都去上課了。我心理想著,天啊!他們都不睡覺,哪來的精神去上課,還是他們的肝已經悄悄變色中呢。

一把冷水潑在臉上,好像還是沒有辦法集中精神,算了,誰叫我這麼愛睡覺,睡不飽會死那種。

坐在書桌前,不想做任何事,連早餐都懶得去買,我從抽屜裡拿出半包的檸檬夾心酥,這是我最愛的零食,聞聞那人工的檸檬清香,卡滋卡滋吃了起來。

叩、叩、叩。

門被稍微打開一個小縫,我才發現一直是沒有上鎖。

『拉夫?』門後是詹姆帥氣的臉龐。

『嘿!詹姆,有什麼事嗎?』我趕緊擦掉嘴邊的餅乾屑。

我有點訝異,因為詹姆是我們這一屆所有大一新生裡的人氣男孩,擁有一雙韓系的單眼皮,高挺的鷹勾鼻以及不羈的帥氣怒冠短髮,有絕對實力角逐校草,應該不會是特地來找我的吧。

『我想去後門街上買個東西,可以跟你借雙拖鞋嗎?我的壞了。』

什麼?他要穿我的拖鞋,『喔... 當然可以啊,鞋架上的那雙深咖啡色夾腳拖。』

『謝啦!待會還你。』

詹姆穿上拖鞋,低頭看看合不合,跟我道聲bye ,悠悠地吹著口哨離去。

這感覺有點奇妙,好像一種另類的間接接吻,一早我就開始腦補起來...,哎呀!不能怪我,誰叫他這麼的帥。

書桌上的手機響起,是芮妮。

『一大清早有什麼事嗎?』我看見食指甲裡有一塊黑漬,摳了起來。

『唉唷~~~~我那張下午要小考的講義不見了啦!』。

『喔,妳有來上課過嗎?而且關我屁事。』

芮妮總是上課遲到,下課跑第一,每天化上韓劇裡女主角的精緻妝容,服裝牌子也顯現出她家財力驚人,一輩子在家當老姑婆也是人生勝利組,我想她來唸大學絕對不是為了學歷。對她來說,上課感覺只是一種娛樂,來了也可以順便找找搞曖昧的對象,露骨一點說就是正直發騷期,真是替那些想不開的傻男孩紙感到悲傷。

『別這樣嘛,救我一下啦,求求你,不然我請你吃午餐怎麼樣?』

『Deal,餐廳我任選,你要感謝我昨天就複習完,不然妳準備被當。』

與芮妮約在男宿前碰面,從書架上拿出那堂課的L夾,抽出講義,要出門時才想起來拖鞋借給詹姆了,而我唯一的白色帆布鞋昨晚踩到地上水漥濕掉了,最近一直下雨,煩。

室友的鞋子都瀰漫著一股霉臭味,抱歉,對於稍有潔癖的我,完全不會想要套進任何一雙尺寸與我嚴重不符且質感不佳的球鞋裡。

我探出房門左右察看,確認走廊上沒人,趕緊打著赤腳往宿舍大門奔去。走廊到底右手邊是交誼廳,左轉過去是舍監管理室,要出大門必定要經過那。

太好了,舍監不在位子上,我心想。

我躲站在門邊,從落地玻璃門望出去,外面還下著毛毛細雨,過了三分鐘,芮妮從女宿撐著高級精品傘一搖一擺走過來,我開門快步過去將講義貼到她臉上。

『拿去吧,笨女人。』

『喂,忙都幫了,講話還這麼酸。』

我把擰著講義的手收回來,『那午餐妳自己吃吧。』

『好好好,我真笨,只有外表沒有腦袋,可以麻煩您挪出時間跟我吃午餐嗎?』芮妮翻個白眼,把講義抓了過去。

『拿好,濕掉妳就完蛋了,午餐Birdy Daddy見!』

『沒問題,我最愛bird了。』

『是Birdy,滾!』

芮妮對我比出中指,拋個媚眼,便又一搖一擺離去。

當我轉身要進宿舍時,赫然發現自己忘了帶門卡,對於自己的魯莽感到有點生氣,但也無濟於事,只好躲在大門狹窄的屋簷下。現在是上課時間,根本沒什麼人會回來宿舍,而敲門大叫完全不是我的選項,我還想在宿舍有臉的過完這學期。

突然間,雨又下更大了,根本要跟我作對。大雨落在地上,濺起水花噴灑在我身上,此刻只有濕與落魄,我蹲在地上咒罵著自己的粗心大意,甚至檢討自己是不是因為平時對芮妮太機歪才有這個現世報。

我看看右手邊的紅色電動後門,熙來人往,就是沒有一個要進來的。

再望向左邊通往上課大樓的一條紅色長磚步道,路的盡頭似乎有一個人影漸漸靠近,仔細一看竟然是詹姆,可能是因為太興奮有救星出現,一個起身沒踩穩,整個人從台階上滑下去,四腳朝天狼狽地倒在地上。

完全沒準備以這樣的姿態出現在他面前,我只好緊閉雙眼任雨水打在我臉上,幹,我是悲劇裡主角的嗎,在我還沉浸在這悲情的moment時,一席陰影擋住了眼皮上的光線。

『你…還好吧?』詹姆撐著傘俯視我。

『有人幫我開門都好... ...』臉龐流淌的是雨水,但我也欲哭無淚。

詹姆扶我起身,身體有些微疼痛,整片背部都已經濕掉,站起來時,我感覺到了右腳踝上的疼痛。

『有辦法走嗎?』

『可以… ...』我勉強撐起左腳。

詹姆看我勉強的樣子,就把雨傘和剛剛買的東西擺在門旁,『我揹你吧。』

不等我拒絕,他已經用結實有力的手臂將我揹起來。

『真的很不好意思......這樣麻煩你。』我輕聲在他耳邊說,但卻有點開心。

『白癡喔,幹嘛不好意思,可以幫我拿一下門卡嗎?』

『在哪?』

他低頭示意在他口袋裡,我一想到那個地方離某個部位很近,臉龐就炙熱起來,吼,這時候還在腦補,手緩緩地伸進他口袋裡,可以感受到他褲檔內微熱的體溫。

『有嗎?』

現在不是享受的時候,我趕緊拿出門卡貼近感應器,門開啟後,他將我揹到交誼廳的沙發上,蹲在我面前抬起我的右腳,『看起來有點腫。』

他走到公用冰箱拿出一袋冰塊遞給我,我接過來敷在腳踝上。

『敷一下應該沒事了,對了,拖鞋還能借一下子嗎?』

『喔…...好啊。』

我赤著腳,衣服濕透,腳還扭傷。不過,胸口有鼓悸動,是久違的心跳聲,高中畢業離開初戀已沒有臉頰發燙的感覺,我想這溫度是剛剛伸進詹姆口袋裡那隻手的延續,呼吸急促的很熟悉,是喜歡上他了吧⋯⋯我就問自己。
#拉夫  #詹姆  #BL 
分類:娛樂

評論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