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4

分享

龍捲風、刀削麵,那張畢業證書

心靈鎖匠 代客寫信 慢而有效的溝通形式 悲傷陪伴 清明節

Image by wei zhu from Pixabay

上星期日的下午,我到重修舊好幫一位新認識的朋友寫信。
他叫阿Wei,暱稱與年齡都與我相仿,大約小我三歲左右。
他想寫信給他天上的父親。自從約好起就很期待。與我相見之前,他特地沖了個澡,把自己打理得乾淨舒爽,才與我見面。
從剛開始寫信,阿Wei就已經淚流不止。原來他的父親才剛過世一年多,況且是意外驟逝,簡直像被時速100公里的龍捲風呼嘯襲捲而去。那種心情我似乎可以了解,我跟阿Wei說,我的父親也是幾年前突然走的。我進一步探問阿Wei與父親的關係,他們一起經歷過什麼生活。
阿Wei的身世坎坷,少年時期父母離異,被迫做了艱難的抉擇,從此跟著爸爸一起過生活,那段時期雖不寬裕,尚可與爸爸相依為命。後來遭逢變故,阿Wei不得不離家去寄人籬下,以便減輕父親的負擔,卻又遭到親戚以言語與身體暴力的對待、奪取大部分他靠自食其力賺取的工資,直到他忍耐到極限,只好再次出走,從此過著街頭生活。他有一些親人,但卻沒有一個親人是他能彼此諒解與依靠,或在危機時能實際幫上忙的。他說,後來幸好遇到重修舊好的夥伴和社工,才再找到工作和歇腳之處。
知道父親出事的時候,阿Wei即刻前往加護病房,陪伴了三天三夜,直到醫師宣告不治。他有許多話都來不及說。太多的悲傷難以傾訴。各種複雜的感覺難以理清。
阿Wei想寫信給天上的父親,其實是藉此能以有意義的方式對父親說說話,在有人陪伴下傾吐那濃厚難解的劇烈悲傷心情。需要有人不帶著批判與評價的眼光,不將悲傷當作疾病治療的心態,幫助他安全地與自己的生命經驗連結。
當下我立刻知道,這次的代筆寫信委託,與其說是文筆功夫,不如說是全心全意地陪伴一位正在悲傷的人。阿Wei很需要一個能向父親說話的方式與空間,而他在我的陪伴傾聽下持續地說,希望父親在天之靈不要太擔心他,他已經找到工作,能夠照顧自己了,請父親跟著地藏王菩薩好好修行,不用擔心他。阿Wei重複說著,而我只是忠實地將他講的話逐字逐句記錄下來,成為信件內容。我甚至有意識地不做任何修辭,就讓話語以原始樸實的樣子呈現。此時此刻,就讓悲傷、愛與想念的心情盡情地流瀉吧,任何修辭都只是一種阻礙。
回想過去的時候,難免會想到其他曾傷害過他與父親,現在仍無法原諒的那些人。我只專心地聽他訴說經驗,不清楚的地方提出疑問請他說明,暫時不去考慮和解之類的事情,然後再一次次回頭聚焦到他與父親的關係上。
在阿Wei流著眼淚講完了信件內容的三分之二,稍微平靜下來之後,我想為他在信中增添一些他們父子倆的溫暖回憶,於是進一步問他,印象中記得有哪些兩人很開心的時候?
阿Wei說,他第一次向爸爸說「爸爸,我愛你!」的時候。還有爸爸發揮廚師功夫,煮各種好菜給兩人一起吃的時候,他舉例說到刀削麵、清蒸吳郭魚、東坡肉、蝦仁炒飯、手工水餃……。
向爸爸說我愛你,那是什麼時候,什麼情況下說的?我問。
那時候,爸爸曾對他說,希望看到他的畢業證書,答應他如果能看到畢業證書,爸爸就為他租房子住。那一天,阿Wei拿給爸爸看他好不容易取得的國中畢業證書,爸爸好高興,就在那一刻,他情不自禁說出:「爸爸,我愛你!」
雖然阿Wei的爸爸無法總是以一己的力量護住家庭中的每個人、每段時期,卻也盡力以自己能做的方式帶給阿Wei庇護、珍愛、鼓勵、教養,與兩人共度的回憶,而這些都成為伴隨阿Wei一生的祝福。他是一位有點嚴格的父親,不擅長溫柔的話語,但阿Wei記憶中的父親,總是透過勉勵他的話語來表達關愛。
我為阿Wei在信中增添兩段他與父親溫暖燦爛的回憶後,完成這封信件。
最後我問他是否要在信中向地藏王菩薩祈禱,回向給父親,幫助父親修行?阿Wei沉默了很久,似乎不太想這麼做。於是我換個方式說,如果不想寫在信裡,也可以雙手合十誦念地藏王菩薩名號,將功德回向給父親及一切眾生,效果也是一樣的。這次阿Wei毫不猶豫地接受了,他隨即閉起雙眼合十誦念起菩薩名號,一心專念了幾十聲之久。我原本預計只需誦念十次,但看他如此專心一意,就沒有打斷他,便在一旁靜靜等候,直到他覺得可以了,張開眼睛為止。接著我便帶他誦念簡易的回向語,將功德悉皆回向。信件可以帶到他熟悉的關聖帝君面前,自己親自誦讀,向父親在天之靈致意。我想他一定會去的。
面對所愛之人的逝世,喪親者悲傷與哀悼的歷程,既如巨浪般洶湧,又如長河般綿延。
陪伴者能做的,不是消除或否定喪親者的痛苦,不是把悲傷當作疾病、試圖治癒他的「症狀」。陪伴者可以提供有包容力的安全空間,讓喪親者整理自己的生命經驗;提供可以運用的文化資源與社會關係,讓喪親者與逝世之人可以維持意義豐富的存在關聯。儘可能不帶批判,也不帶任何評價,因為即使正面評價也可能否定了真實的悲傷(例如「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喪親者需要的不是定義、評價或速療,而是在日常生活中允許悲傷隨時隨地自然流露,這本來就是身而為人的一部分,我這麼想。
願每一波生命的巨浪都有大海承接,願每個悲傷的心靈都有無數河道可以涵容、流瀉。
(本文內容經阿Wei同意刊登。感謝重修舊好的店長協助阿Wei閱讀文意。)
#心靈鎖匠  #代客寫信  #慢而有效的溝通形式  #悲傷陪伴  #清明節 
分類:心靈

那些沒有機會好好傳達的心聲,可能潛藏心中直到遺忘,從內在壓抑人的生命活力。我以親身經歷發現,為生命中重要的人寫一封信,能夠突破那道無形的牆,打開心門,解放自我潛能。我是你誠摯的心靈鎖匠,透過「代客寫信」陪伴每個人找回遺忘的鑰匙,順利表達真實心意,給你珍重的人們,也珍重你自己。召喚我:[email protected]

評論
上一篇
  • 追憶生命中的那個人,想對他說…
  • 下一篇
  • 我如何走過悲傷:蝸牛在有果凍的河中航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