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創作也讀書 《絲線上的文明》

絲線成就的不只有服裝,但人類的身體肯定是最強大且直接的媒介,傳遞編織纖維、技術的極致面。書中的故事多數聚焦在服飾。在考古專家找尋文明源頭、歷史證據的同時,編織纖維通常不是主角,更別說被當一回事,因為有機物質不像金屬、石頭、陶器好保存,所以斷垣殘壁好找,編織品就真的灰飛煙滅,相關證物多半是從顯微鏡底下、王宮貴族的墓穴中、某些不容易接近的隱密處被發現,不然就只能從畫、雕塑間接與某個時空連結 -- 窗簾布、桌布只是背景(如果真有畫出來),人物/靜物才是會被注意的角色,上頭的布品就跟著被看仔細;或是透過片斷的文字去想像某一時期的現象 -- 例如蕾絲,從一種布料裝飾進階成為炫富工具,使得大手筆展現蕾絲變成有道德爭議的社會問題:是人們時間太多太閒才會這樣,同時讓製造到買賣一整個蕾絲產業捲入貧富差距的旋窩裡,而且是需求越大製造者越賺不到錢⋯⋯,但有意思的是,當時批評蕾絲的人也穿綴有蕾絲的衣服,看來還是男人。沒錯,近代會有的”形式隨性別”的觀念與成見,似乎在工業革命前是不太有的,美麗、好看、精緻都不分男女,誰先展示不重要,只要買得起,還是做得出來,都有機會當上能去比美的孔雀,除了打扮身體,也不吝於美化環境,我不認為這樣裝飾是奢侈,而是,要求大量生產這種美的物品所引發的各種不平衡確實值得批判。
絲綢是「絲路」上的熱門商品,生意人帶著它從亞洲賣到歐洲,即使衣料輕薄不見得適合外地的風土,但蠶絲質感實在另人垂涎,加上生產蠶絲線的過程不容易複製,出了產地就得透過購買或贈送才能擁有,所以呈現出一種限量、稀有到沒什麼好爭的狀態。但亞麻和棉花就比較刺激,兩者生長區域多一些,被使用的歷史也都是與人類文明發展並行,亞麻絲線具有光澤,也是織出細緻蕾絲的材料,有高級感又有高度的技術需求(製成線材和面料),所以就算不是材料產地,為了國家民族的面子也要培養出自家技術,進而達到肥水不落外人田,棉花則是容易染色,但種植過程和採收成本很高,原本,從處理植物纖維、紡線到運用的工作是對應人類平日生活,不用工作的人也是透過僱傭、奴隸為主人生產而存活,從中出現的專門工作者也要依人力多寡產製,數量有限很正常,但是當有錢的人無止盡購買、商人又無止盡供貨,就算是後來工業革命用機器加速紗線製造,還是有其它環結需要大量人工,這裡不談讓人類有固定薪水改變生活的部分,而是機器製品不但貶低手工製作的心血,也減損需要透過手工傳承、創造的貢獻,更別說夾在人力當中的性別、種族問題。
人類文明的源頭是適地適性,所以有什麼就用什麼,但隨著人類遷移、不滿足(意)原有的生活,之後的故事就是無止盡的糾結,甚至,前面提到的蠶絲,也在十九世紀末受到挑戰 -- 科學家研發出用黏膠黏出來的人造絲,我的理解是人造絲就像合板/夾板這種材料,它們的原始材料都是木質植物,經過刨削後再黏合處理,最後看是要吐成絲或壓成板。人造絲的好處是不會受到棉、絲綢供應不足的影響,只是一山還有一山高,由石化材料合成的熱塑性纖維展現出相對堅固耐用的特性⋯⋯。天然纖維對於環境,會有大量種植和部分有毒染料的問題,人造和化學纖維對於環境和人類就更加複雜,從纖維製程到紡織製程再到使用端,有毒、有壓榨、有無法分解的各種問題,現代人生活在如此的框限裡,把許許多多的權利、潛在的能力都交給別人,換得的是?我也在這個限制裡,使得所有的批判都只是一種表態,一種各自表述,一種良心檢視⋯⋯
絲線的發展也是有未來感的,像是太空衣、運動服飾,還有尋找不破壞環境人造纖維,在書裡我有種感覺是作者本人好像不喜歡蕾絲…覺得這種織品華而不實…,但我知道有些人不喜歡蕾絲是因為一種代溝,覺得那是一種老奶奶家的桌布或窗簾布的印象,確實,有些服飾上有蕾絲我會覺得我不需要,但我現在已懂得欣賞蕾絲工藝,它還是可以被運用得很美或很有個性,而那些大量生產的可能真沒特色和沒質感的蕾絲,就和其它大量生產的東西一樣得以保持廉價,但也強化了我的質疑,為何人類要把創造美的事務的能力交給機器?(高價真能突顯純棉純麻與手工的價值嗎?)
對了,書裡也有羊毛的故事。
#閲讀  #心得  #書籍  #繩結  #創作 
分類:生活

創作記錄。Instagram: chendanica_gallery

評論
上一篇
  • 編織日常
  • 下一篇
  • 慢織慢長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