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分享

文化校友之鬼故事-貓

鬼故事

(圖片來源 - 網路)

  

故事為第一人稱敘述,非本人經歷

在我大三那年系辦從大恩館搬到了大仁館,記得當時系上要辦系展,那一陣子我和幾個同學很忙,因為那時我已搬到山下了,所以有時忙的太晚了,我就在系辦過夜,系辦門口擺著一個長條沙發座椅,睡起來還蠻舒服的。
大仁館的靈異傳聞多,那時裡面還沒翻新很舊,迴廊都很窄很陰涼而且容易迷路,如果妳在大仁館改裝內部之前有去過,妳應該瞭解我所描訴的樣子。
我剛到文化時,大仁館面向籃球場目前公車站的位置以前是有一排可以進出的大門,也就是大家說的陰門位置。
大門一進去,就有水池(室內池)和假山,水池上跨有兩座橋(傳言中的奈何橋)供人行走,我到文化時池子中就不曾有水過,但是整個假山池橋在陰暗的室內實在令人不舒服。
再往前走左邊一點,就是有名的鬼電梯,共有兩座,其中較靠近水池的那座是最詭異的,據說當時曾經有教官為澄清學生疑慮特別親自搭此電梯,而就在他搭完後馬上下令封掉此部電梯的。
大仁館因為有文學院和藝術學院,平常都會有樂器演奏,練唱和舞聲,只是走在深長又狹窄的迴廊,常會聽到一陣幽幽音樂傳來,好不令人產生遐想。
有一次我忙十點多快十一點,覺得很累就躺在系辦門口的沙發上,不知不覺得就睡著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耳邊從遠處傳來幽幽的音樂,漸漸醒來同時,隱約從門口望出去看到迴廊上有個人朝我這裡漸漸走來,因為迴廊很暗又離得較遠,所以我看不太清是誰,正在想會不會是戲劇系或是舞蹈系的美女時,突然躺在床上的我瞬間無法動彈!
連出聲都不能,只有眼睜睜的看那個人朝我「走過來」!當他越走越近時,我才隱約看見那人長髮飄白衣,像跳著芭蕾似的向我靠近,還記的她的手臂是兩手垂晃的!
我看了從背脊直涼到頭皮,還好我一直試著大叫和扭動身體,才讓自己從夢靨中醒來,同時那女生也消失在迴廊中,不過我已嚇出一身冷汗來,只是這件事似乎沒這麼快就過去。
我醒來沒多久,又覺得頭還是昏沉沉的,一直想閉上眼睛,似乎有什麼力量在拉我回到剛才的夢境中,掙扎了好幾次,終究無法保持清醒又入睡了,一旦入睡,那女的馬上會出現在迴廊向我逼近,然後我再掙扎醒過來,她又消失了!就這樣反覆二、三次後,她已經很接近門口了…
她跳著前進的腳動作極不協調,好像腿內沒有骨頭支撐似的,不然就是斷了好幾節,她手臂的擺動就像遊行時八家將撐起青面獠牙神像哪兩隻手臂的晃動一般…
整個看起來讓我的心臟都要停了,這時無論我怎麼努力就是沒辦法叫出來或動起來,只能看著她跳到我眼前,我一直努力不去看到她的臉,怕我會崩潰…
當她來到椅子前時,她竟然慢慢的蹲下來,她蹲的動作更詭異,是兩腿直直的往後退再彎下來,然後身體慢慢往前傾好像失去平衡似的,而且兩手還是垂掛著,就這樣我慢慢的看到她的臉,很靠近很靠近…
那對眼睛很悲傷、很哀怨,眉頭皺得很緊,眉梢和眼尾都下垂得很明顯,而我真正被嚇到的是她的嘴,剛開始嘴是抿著的,然後嘴角漸漸的往上揚,像是苦笑一樣,再往兩邊伸開,就這樣陰陰的笑著,一直到她嘴巴裂開對我格格的笑時,我發覺她的手已經慢慢伸出來要抓我肩膀…
之後我不知道是嚇暈了還是被後來同學叫醒,我同學說我臉色很難看,是不是感冒了?我才趕快爬起來,看看手錶,已經1點多了!不敢再逗留,就到同學家借宿去了。
大一下學期
有一天晚上跟室友在龍門吃完宵夜後,因為外面天氣涼涼的很舒服,我們就沿著公車進校園的路線散步回去。
走到大仁館時,突然一部260公車從我們後面疾駛而過,正當我們要破口大罵時,聽到了旁邊有貓哀嚎的聲音,走近一看,真慘…一隻小貓被公車壓到側邊,左邊的腸子都跑出來了,四肢腳用力的在天空飛舞,像是要抓住在世間的最後一口氣,嘴巴張的很大不停哀嚎。
這時我室友(那個士官長)突然喊出來:「不要看貓的眼睛!也不要被看到!快閃!」
那士官長叫我們當作沒看到就走,就在我們要離開時,突然有兩個從大仁館走出來的女生聽到貓叫走過來查看,可能沒注意到貓貓被撞,其中一個女生竟然在貓貓面前蹲下去了,我們當時看她蹲下去就覺得不妙,果然馬上聽到那女生一聲慘叫,這時另一個室友(新聞系的)突然走過去把她拉開,後來才知道原來那個女生我室友認識,同是日文研習社的。
後來那個女的被嚇得失魂了,被她同學扶回宿舍。事後那士官長說出剛剛叫我們快閃的原因,因為那可能是陰魂找替身……
士官長大概解釋一下為什麼是陰魂找替身──貓是很陰的動物,活著的時候,陰間的魂可藉由貓體回到陽間,所以停殤期間需要守夜就是怕貓靠近屍體而讓孤魂野鬼借屍還魂。
另一種情形更可怕,通常死於非命(自殺、車禍)的陰魂無法超生,需要找替身,但不是所有陰魂都有這種通陽(回到陽間作怪)的能力,這些陰魂無法親自找替身。
這時它們就會藉由貓體來找,而唯一的辦法就是先把貓弄死,在貓死前,藉由貓眼找到替身,只是這樣子無法馬上把替身害死,只好先索魂散魄讓替身整日失神恍惚,等時辰一到,替身就會死於非命而達到陰魂找替身的目的!
為什麼士官長覺得是陰魂找替身,因為事發地點在大仁館旁,陰魂厲鬼多,而且文化死於非命(跳樓自殺)的學生每年都有,因此很有可能。
再來還有一點,那貓掙扎時,無論身體怎麼擺動都固定在一點,像是被什麼東西給按住了,所以很可疑。
聽完士官長解釋,我心頭一震,果然邪門!但又覺得太怪力亂神了,沒想到隔天晚上上完課回宿舍,就聽到兩位室友臉色凝重的在討論事情,原來是那個女生自從被嚇到的以後一直都晃晃忽忽的,不能回神。
士官長建議要那女的趕緊離開宿舍回家,然後再找人收回她的魂魄。我在旁聽得覺得太不可思議又有點毛毛的,怎麼會如此邪門?
後來兩位室友要過去幫那個女的,我本來很好奇想跟,又覺得不妥怕被人認為我興災樂禍愛看熱鬧,就去找我同學打任天堂解悶了。
後來聽說那女學生當天就回家了,原本以為這樣就沒事了,但是才兩天過後的早上,我正在宿舍休息等著上十點的課,
突然室友衝進房間直說:「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原來他朋友那位女同學昨晚才回宿舍,今天清晨就在大雅跳天井了!人當場死亡,聽說還是掉下來途中撞到陽台什麼的,左邊肚破腸流,就跟那貓貓死的慘狀很像……
我當場覺得如晴天霹靂腦中一片空白,一句話也說不出話來,連士官長都被嚇到了,直說不妙不妙,說我們一定要去跟那女的上香,晚上還要跟他去大仁館旁邊拜一拜。
後來他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了幾道符,要我們隨身帶著,得帶上七七四十九天,尤其晚上經過大仁館的時候一定要帶著!事情剛發生不久,我每天都帶著符在身上,深怕會受池魚之殃,但一個月過後都沒什麼事發生,我漸漸的沒將此事放在心上。
有一天我跟往常一樣跟同學在大仁館籃球場打球,一直打到9:30左右吧,就有一球投籃時彈到場外,我就跑出去追球,球沿著路一直往大仁館滾過去,越滾越遠,我一心想把球拿回就使勁的追。
突然我看到眼前一隻貓從右邊草叢跳出來,一直往大仁館那個陰門奔過去,很奇怪的…我突然被那隻貓吸引住了,竟然忘了追球就跟著貓走過去,整個大仁館面向籃球場大門前都空空蕩蕩的,連個鬼影子也沒有,這時我突然想起一個月前貓被撞事件,不禁打了個寒氈,想說我的符也沒帶在身上得趕快閃,我又回到馬路上找球。
我沿著馬路往上找著找著,大概就在之前貓貓被撞的地方,在我眼前我看到了一副驚悚的畫面,那個跳樓的女孩蹲在地上臉低垂著,手裡抓著一隻貓,那隻貓被按在地上一直叫,卻無法逃脫!當時我全身發軟,都快站不住了。
這時那個女的在我面前緩緩站起來,我卻僵在那動彈不得,心裡嚇得要死,因為我面前這個女的,就像是那個跳樓的女學生,當她站起來同時頭也慢慢抬起,這時我跟她四眼相對,她臉色青白充滿恨意,一股怨氣從她眼睛射過來,讓我不寒而慄,幾乎要停止呼吸。
只見她手抓著那貓,突然高高將貓舉起,然後將貓在我面前狠狠的往地上摔去!貓被摔在地上,似乎受了重傷,口中都流出血來了還不停的叫。
就在這時候,一輛公車從校門口朝這方向急駛而來,突然那女的伸出左腳踩住那隻貓,嘴角漸漸笑了起來!就在公車快撞到我時,突然聽到我朋友從籃球場走過來一直叫我的名字,我一回神剛剛那個女的、貓和公車都不見了……
我朋友問我怎麼球找這麼久,還站在這裡發呆?球不正好在我腳下嗎?可是這時我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了……
之後我回宿舍,當天就生病了,發高燒、不斷囈語,我跟士官長說我遇到的事,他要我趕快隔天請假回家。
當天半夜發燒士官長幫我弄來了退燒藥,過不到兩個時辰燒就退了,但我還是躺在床上渾渾噩噩的,又不斷囈語。接著士官長拚命搖我、打我臉頰叫醒我,說我可能遇到很麻煩的事,他要確定我三魂還在不在,若我有魂不附體就不妙了。
我先跟大家解釋一下人的三魂七魄,這是士官長事後解釋給我聽的。
人有主魂、生魂、覺魂共三魂(也有人說天魂、地魂、人魂),主魂主宰思考個性;生魂管健康生機;覺魂主司五官感覺。七魄存在身體各重要部位,可跟生魂覺魂溝通並保護器官。
一般人被驚嚇到,只是魄散了,去收驚就是重整氣和能量體,散去的魄即能歸位。
最不願意見到的是掉魂,魂走了收驚是沒用的,需要把失魂找回歸元,一般魂是不會離體的,只有在生死邊緣(大病,災難)的時後才有可能發生,還有一種可能就是被人或鬼抓走了!
人死後主魂去投胎輪迴,生魂附在神主牌,覺魂則留在屍體上。那些不能投胎的孤魂野鬼要找替身就是想抓人的主魂,但要引主魂出體談何容易,人不但有陽氣護元,更有守護靈保護著,一般陰魂是動不了的。因此有的陰魂會先帶走生魂或覺魂,這時被煞到的人,就會突然生病,還有可能神智不清(主魂被影響),若不趕快將失魂找回歸位,此人則會暴斃而死,自然主魂就離體了。
只是陰魂帶走生魂或覺魂,卻不能留著,而離體的魂就會在事發地點逗留,等待回體,因此道士都會到事發的地點幫失魂的人招魂。但是有些厲鬼會在當地加以阻擾,以便能讓受害者最終當成它的替身……
回到正文,以下這些都是後來士官長轉述,我當時根本都沒印象──
士官長當時就在宿舍做起法來,好像是把我催眠後再問我一些問題,後來士官長很凝重的說我的生魂掉了要趕快找回來,不然會一病不起。
他在我頭頂上拔了幾根頭髮,用黃巾包起來,又把我當晚打球穿的衣服拿走,就跟另外一個室友匆匆出門了,臨走時還把符掛在我身上並且請隔壁一位同學照顧我。
士官長說到當時在事發地招魂回體的時候,又遇到了那跳樓女學生的陰魂,女學生說當時應該要當替死鬼的是我們三人,僥倖被我們逃開了,所以之前的陰魂才找上她當替身害死她。
女學生心有不甘想找我們報復當她的替死鬼,因為士官長有道行而另一個她也認識(陰魂通常不害親人朋友),所以就找上我了,正巧那時我沒帶著符,就被纏上了。
至於後來士官長怎麼找到我的魂並招回歸元,他說這是他的「法術」不便透露,但是他還是給我一個住址要我第二天趕快下山去找那個人收驚,好讓所有魂魄歸位,病就可以不藥而癒了。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之前士官長拿給我們隨身攜帶的符,就是要保住三魂附體的。要是我那時打球也把它帶在身上,就不會發生這件事了。
事過之後我將士官長給我的符一直戴在身上,不敢離身。我好奇問了士官長是否那女學生還會留在「那裡」找替身,我以後還會不會撞見她,士官長只是說我福大命大,就算再遇到,她也傷不了我了。
至於後來,我在大仁館迴廊「看到」的那個會跳的女鬼,是不是同一個,還是只是我被鬼壓,我也不確定,只是我心中一直希望那位「女學生」可以趕快脫離冥界,解脫痛苦,早日投胎輪迴。
其實我本身以前不是鬼神論的信仰者,但自從我碰上掉魂那件事後,不知怎麼的,從此我跟靈異的東西緣份就變多了。我朋友說,那是因為我被「開光」了,之後我還斷斷續續遇見一些不可思議的事,讓我心中對冥冥事物更加尊敬。
#鬼故事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文大鬼最大
  • 下一篇
  • 文化校友之鬼故事-碟仙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