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公務員之死】#4

一位公務員朋友說他前陣子超想請留職停薪,原因是該名主管的行徑被許多同事視為是在霸凌下屬。當決定撰擬留職停薪的簽案時,主管的派令發布升為主任秘書,同事間無不歡心鼓舞,嘴上連道恭喜,心上是在賀喜自己不需要再遭霸凌。
在我輩五、六年級生的心態上,遇到職場霸凌多是忍氣吞聲,頂多就是祈禱主管速速離開,或者自己選擇調動轉換單位一途。被霸凌之後的情緒比較激進的人,則是請民意代表召開記者會,以訴求公正之聲。
世界衛生組織就職場暴力定義為:「於工作環境中,對工作人員虐待、 威脅或攻擊,並影響其安全、安適或健康之行為,均可稱為職場暴力」。這些都是心理層面的模糊用語,在沒有辦法量化評估之下,遭到指稱霸凌的主管或機關,千篇一律的回應是:職務需要或業務指導。
聲援霸凌事件似乎成為公正、公平或公益的行為時,被霸凌的人是不是就直接把自己放在一個需要被關心、被關懷的位子上,等著別人來關心與關懷,人事單位引導這些疑似被霸凌的人運用Employee Assistance Program(簡稱EAP;譯為「員工協助方案」),取得適當的協助,以健康的身體、正常的腦袋投入工作,為組織創造產值與效能。
如果這一切運作得宜,為什麼會有去年成大醫院護理人員持刀砍傷主管事件?為什麼會有維吉尼亞洲市政府槍擊事件後,媒體引用市府消息來源稱兇手可能「心懷不滿」?
沒有人知道真正的答案。
與其制定職場霸凌防治與處理的作業規範,還不如直接告訴公務員:
你們不是員工,而是奴工,被業務指導是應該的,被情緒綁架也是活該的。
如果你還有一點能力,為什麼要留在這裡「覺得」被霸凌,想走隨時可以走;如果你還有一點能力,為什麼要留在這裡告訴別人你被霸凌,你可以去別的地方,爬上一個位子,然後享受霸凌別人的樂趣。
職場霸凌來自於一個「控制」心態,不論是用什麼方式控制,都是上位者為了讓下屬好好聽話執行任務。因此,基於人的「社會腦」,上位者用「情緒勒索」是最直接有用的。
「大老闆現身在活動的時間,一定要控制在30分鐘以內,不然會被罵死!」一位小主管說。
「麥克風一定要有電、正常、沒有干擾音,不然等一下老闆又要罵人了!」一位處室主管說。
因為憤怒而將心中的怒氣發洩在員工身上,讓員工的頭腦沒有辦法顧全局而有效率的執行任務,原因在於被罵過的事件深刻印記於屬下的腦袋裡,產生許許多多的bug而無法正常運作。
外界有時候覺得多數公務員是死腦筋,有時候我在想,是被情緒勒住窒息缺氧,還是被罵到變笨而無法debug。
職場霸凌 情緒勒索
#職場霸凌  #情緒勒索 
分類:職場

評論
上一篇
  • 【公務員之死】#3
  • 下一篇
  • 【公務員之死】#5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