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瑞芳鎮的小說家-古龍

冷比 里斯 瑞芳 一生 邊緣

瑞芳的小說家-古龍
一生所求的  是求之不得的
他知道
十一月裡與他有關的
十一個恨  他也看到
那一把劍  濕潤的紅擴散  蕩漾著
邊緣非常鋒利
比湖畔冷比湖面模糊的
漣漪  試問
脆弱的仇恨怎能撐起
整個武林的神話(也許是謊話)
而風卻不適合吹起
那一把劍  他手裡明明握著
這一劍他刺向「存在」   我只好逃跑
投入「虛無」的懷抱   但
虛無也是一種存在  逃跑
成為最「江湖」的一個笑話
笑吧!議論吧!  但
不要小看他的文筆  小心
亞里斯多德的飛刀  例不虛發
這江湖哲學得那麼危險
以至於他需要  女人與酒
叨唸著:斷腸人在天涯
瑞芳的小鎮  天涯的天涯
我知道
比昨天犀利比今天拖沓的
文風將會吹起   我也知道
吹起之後平息  平息之後又吹起
重覆的等待最是難熬
別無選擇   只有姿勢很哲學的
投入他顫抖的存在  等待風起
#冷比  #里斯  #瑞芳  #一生  #邊緣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貴公子與苦行僧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