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BL - 不再純愛時- 2

那天之後,不知怎麼的,自己跟自己彆扭,或許是因為碰觸了詹姆的身體讓我產生了一些邪惡的念頭,當他拎著拖鞋來還我時,我只是點點頭微笑,沒再多說什麼。每當在宿舍遇見他的時後,我的心跳依然熱烈地跳著,想像著他溫柔又有力的臂膀和溫熱的皮膚,那畫面被綑綁在我腦中,一直刺激著我的愛情賀爾蒙。
今天上完最後一堂法文音韻學後,我和芮妮一起在學校附近的麵館吃晚餐。
『一直這麼保持完美形象的你,也有出糗的時候,真想要親眼目睹這一刻啊!哈!哈!哈!』
她夾起一片海帶在我面前晃啊晃,那是最後一片。我嘴巴直接湊上去咬掉那片海帶,豪邁咀嚼嚥下,『笑屁啊!所以我說要不是妳這衰神帶屎,我也不會發生這樁悲劇。』
『別這麼說,萬一當時你不幸摔倒骨折,我願意推著你的輪椅,帶你去曬曬太陽。』
我拿起剛剛擦過桌面的衛生紙團丟向她,『去妳的!』
我們兩個嘻笑打鬧起來,不太顧忌旁人的眼光,脫離高中生活後,得到自主的空間如同拾回的野性,旁人怎麼看我們,We don’t really care。
『跟你說,我今天在廁所洗手台聽到一個八卦。』芮妮突然放下手中的筷子,雙眼炯炯有神地看著我,
『如果妳是要說哪一班的帥哥愛上你之類的幹話,我就給妳巴下去。』
『怎麼會是幹話,我這麼多人追。ㄟ~~~不是啦,別扯開話題,是我聽到艾琳跟別班的女生說覺得你很可愛,想要想辦法接近你之類的三八話。』
聽聞至此,我笑得像是等待拍照倒數那樣的詭異笑容,我並沒有跟芮妮出櫃,也不是刻意要瞞著她,而是我從來不覺得要跟任何人報備我的性向或是交友狀況,況且我跟她之間的互動這麼親暱,我臆測她應該早就極度懷疑我的性向,而不想搓破吧。
『怎樣?你吃醋了喔。』雖然略顯做作,我還是老派地挑挑眉看她,她馬上打開自己的包包,做出誇張的嘔吐動作,我拿起第二團衛生紙朝她丟過去,『我是有很差嗎?』
『當然~~~不是啊,你臉龐秀氣的很可愛,如果稍微偶像化操作一下,整個可以參加青春有你了。』她擺出時尚雜誌裡名模般的奇異姿勢,便持續發花癡給我補給刀,『不過你太瘦了啦,完全不是我的菜,我比較喜歡西文系的凱文學長,肌肉可口、又運動陽光的歐巴~。』
她口中的凱文是當初全體大一新生活動營隊的總召兼主持人,當時在營隊一現身,台下一股騷動,我承認我有不小心心動一下,但中間太過油條的表現讓我有小小退火。不過很顯然,我眼前這位小浪貨應該把他鎖定成獵物了。
『Oh~my』我座位後方傳來一聲驚呼。
我轉頭一看,竟然是克里,我的高中同班同學。
他也是一名圈內人,一頭可愛韓系中分短髮,著素色白T還有黑色運動短褲,往結實小腿線條看下去,是穿著一雙中長筒創意卡漫棉襪。克里有個優點,但同時也是超級大缺點,就是說話比我還……直接,好啦,就是機八,圈內能有幾個說話不饒人的。高二選文組時,我跟克里被分到同一班,兩個都熱愛畫漫畫,
尤其是BL,好啦……其實是想看男體跟H的畫面,也因為這樣,彼此出櫃成為好朋友。學測之後,我們一起推甄上了同一間大學,他因為喜歡西班牙網球名將納達爾選讀西文系,而我喜歡法國小說家卡謬而唸法文系。
克里直接拉開我身旁的椅子坐了下來,『ㄟ,拉夫,你們法文系的女生很慾求不滿喔,你是該多這種人交朋友,多學學怎麼釣人。』
我對他使使個眼色,要他收收鋒利的嘴,芮妮雖然疑惑但也沒在客氣,『這誰啊,超級沒有禮貌,自以為是酒店少爺來坐檯嗎?我們可沒有點喔。』
『呵呵呵,這是我高中同學,克里﹔然後這是我們班的騷貨,啊,不是啦,呵呵呵,是我的同學芮妮,一直還沒有機會介紹你們彼此認識,今天真是個好時機啊,你們說是不是,呵呵呵呵。』我左右傳遞溫暖中夾雜些許尷尬的眼波,企圖搭起友誼的橋樑。
克里露出他唇紅齒白的招牌微笑伸出手,我用腳踢了桌子底下芮妮的腳,她面露凶光,不情願地回握。
『不用謝謝我,我知道妳一定沒什麼朋友,拉夫就是太善良了,老愛跟邊緣人當朋友。』克里說。
芮妮一時語塞,我見狀趕緊打圓場,『呵呵呵呵,別跟克里計較,他就是嘴賤,啊,不是啦,是說話太誇張了一點,乖,我等一下請妳喝五十嵐珍珠奶茶,好不好啊,呵呵呵呵。』
其實克里所言不誇張,芮妮有著公主的個性,班上是沒什麼人願意與她同組做報告的,而我天生個性帶點孤僻與叛逆,喜歡跟冷門的人做朋友,所以當老師在課堂上下達尋找分組同學的指令後,我主動與獨自默默坐在教室一隅滑著手機的芮妮搭話並結識。
『看在珍珠奶茶的份上,我就勉強跟你這位不討喜的浮誇嘴當個點頭之交。』芮妮說。
克里直接無視芮妮的諷刺,問我:『你周六晚上有空嗎?』
『嗯… …不用打工,應該有空。』
『那我們去Rainbow玩吧,一直想找你去。』
沒想到克里會在其他人面前開門見山的問我,我內心顫抖一下,果不其然芮妮心生好奇,『Rainbow是什麼地方啊?美式餐廳嗎?』
一切來得太快,我無力阻止,克里順口就回,『騷妹,看妳辣妹打扮,以為妳懂玩,Rainbow是高雄第一人氣gay bar,帥哥可是比一般夜店多,雖然基本上妳也吃不到啦。』
我的臉又再次僵硬,很像有人幫我強制打了肉毒,芮妮兩隻眼扎巴扎巴瞪著我,突然間爆笑出來,『哈哈哈哈,我早就知道。』
『啥,什麼鬼?』我問。
芮妮撫媚地撥了她那頭柔順的長髮,驕傲地說:『拉夫,不用尷尬啦,只想跟我當朋友的男生,百分百一定是gay。』
#珍珠奶茶  #西班牙  #法國  #高雄  #BL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