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17

分享

心碎

故事 愛情 心碎 背叛 解離

Photo by Jessy Smith on Unsplash

今天我來說一個故事,一個曾經令我心碎的故事。
出社會後,我曾經跟某學妹交往,辛辛苦苦,花了好大工夫才在一起。在一起之後,又辛辛苦苦在一起好幾年。她跟家裡意見不合,就搬來跟我住了幾年。
換了幾份工作之後,她到補習班工作教書,每天不是編講義就是跑課。那些講義多數出自我的手,補習班老闆知道,老想拉我進團隊,但我不肯,我覺得他怪怪的,但到底哪裡怪,卻怎麼也說不上來。也許有些事情就是直覺,沒有什麼很清楚的根據,但直覺就是會叫你離某些人遠一點。
某天夜裡,大概11點左右吧,女友接到電話,一番嘮嗑之後,轉頭跟我說:
「送我去補習班總部,老闆要我去那邊住幾天編講義。」
我聽了,心裡不悅。這麼晚了,要人去公司住幾天?聲音就大了起來。
「不要,你們老闆有毛病啊!現在幾點?晚上11點!這是什麼時候,一般人都睡了吧?要你去編什麼講義?你去公司住幾天是算什麼東西?為什麼不是白天去?」
「你不送我去?」
「不要!」
她表情明顯垮了下來,轉為冰冷:
「不送我去就不送我去,我自己叫計程車去。」說著拿起電話要打。
「好啦好啦,這麼晚搭車很危險耶!我送你去。」
我實在沒有辦法看她把自己放在危險的處境裡。就這樣,我還是載她去。
從住處到補習班總部所在的市區,開車大概有50分鐘的車程。我一路想著是應該開快一點,讓她早點到可以休息呢?還是應該開慢一點,減少可能的顛簸呢?但那些想法其實是沒有什麼意義的,很多事情都要到最後,才會發現假設的條件與意義都不存在。
到了補習班總部所在的大樓下,我提著她兩箱行李,隨她上到13樓的辦公室。辦公室有很多辦公桌,幾台電腦,最裡面有一個小套房,簡單的單人床、空調、盥洗衛浴都有。陪她把東西大概放好,還在左顧右盼,她軟著臉說:
「你也很辛苦了,早點回去休息吧!不好意思這麼晚還讓你送我來。但這就是工作啊,沒有辦法。早點回去吧。」
我想再說什麼,感覺好像都很多餘,苦笑一個,就轉頭出門搭電梯下樓。
到了車旁,要開車門才發現辦公室的鑰匙握在手上。真是尷尬,這樣她就出不了門了,幸好我還沒走呢。轉頭搭電梯上樓,到了門前,直接拿鑰匙開門,一邊開一邊說:
「喂!我跟你說喔,你的鑰匙⋯⋯」
話沒說完,眼前的景象把我嚇傻了。我每天同床共枕的女友坐在辦公桌上,一個男人(後來才知道是老闆)站在桌旁,臉靠在她鬢邊吸吮著耳朵,一手摟著她細軟婀娜的腰,另一手放在她的乳房上。她上身的襯衫扣子差不多全解開了,胸罩也鬆開了,手在乳房上兀自揉著。
他們聽到聲音,轉頭,看到我,臉上表情大驚,我想他們一定很吃驚,因為除了表情,他們的姿勢並沒有改變,愣在那裡,維持前一秒我看到的樣子。
你以為我會有什麼反應呢?
我舉起手,晃晃手上的鑰匙:
「是鑰匙,我差點就忘了。」我把鑰匙放在桌上,又補了一句:
「我把鑰匙放在這裡喔。」
然後轉頭,走出去,關上門。
在電梯門邊我愣了一陣子,一直搞不清楚自己到底要做什麼。然後我想起我要去開車,走進電梯,下樓,走到車邊,打開車門,上車,繫好安全帶。
然後,我又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哪裡,要做什麼。想了半天,我想到自己是要回家,發動車子,開車離開。
一個人,大半夜,一路順暢無話。回到家裡,拉開車庫門,把車子開進車庫,熄火,拉下車庫門。搞定!但我坐在駕駛座上,兩手握著方向盤,搞不清楚這裡是哪裡?我為什麼在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我要做什麼?就這樣愣了快半個小時,我努力回想,努力要把自己抓回來。
終於,我慢慢想起發生了什麼事情,畫面在我眼前重播起來⋯⋯眼淚大顆大顆地掉下來,我覺得自己快要燒毀了,需要很多很多淚水灌救。終於我趴在方向盤上哭出聲來,在這個時候一個人撕心裂肺地哭,哭得像被扯碎的心肺肝腸一樣糜爛模糊。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天好似有些亮了,我撥了電話給好友Y。他還在睡,被我喚醒,靜靜地聽我說完,嘆了一口很長、很長的氣。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故事呢?真不好說,但確定的是,心在這裡頭,碎了。
你喜歡這個故事嗎?
#故事  #愛情  #心碎  #背叛  #解離 
分類:藝文

史學博士,曾是記者、學者、商人、專業經理人。逐水草而居。

評論
上一篇
  • 朋友
  • 下一篇
  • 富有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