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文化校友之鬼故事-碟仙

鬼故事

圖片來源 - 網路

  

故事為第一人稱敘述,非本人經歷

那時已經是我大四最後一個學期了,我雖然住在山下而且大四課少,但因為有兩堂課都是排在早上,所以我又申請了學校宿舍,跟繫上同學住大莊館一樓。那時我通常一個禮拜只住山上兩三天,另外三個室友都在準備考研究所,平常晚上不是去補習就是去圖書館,晚上十點後才會回宿舍。
但有一陣子因為山上一直下雨,我那個禮拜都沒下山,正巧我室友也都在我們就在寢室一起聊天,聊到畢業後的發展等等,聽的出來他們對研究所考很在意。
突然有人提議正好有四個人可以玩碟仙問功名,我想大莊館雖然是男生宿舍,但離大仁館太近,我可不想自找麻煩,堅決不加入,也勸他們不要鐵齒,沒想到他們竟然跑去找隔壁的另一位同系同學加入,就這樣他們熱熱鬧鬧的「開盤」了。
我基於好奇只是站在旁邊看,哪裡有什麼碟仙,根本就是他們四個在那裡互推碟子,裝神弄鬼的。後來他們又試了幾次,自己大概也覺得沒意思,就放棄了。
沒想到隔天中午,室友A(這裡暫以此稱呼)又提到玩碟仙的事,說他去請教高人了,原來請碟仙不是手指按著碟子,口中唸唸有詞就請的來。
碟仙請的是陰魂,因此要請得到一定要先聚陰,而聚陰的方式就是在室內放能聚陰的東西,還得把窗戶遮起來不讓陽光透進房間來。
還好那時都下雨,就算白天也陰陰的,他們便用床單把窗戶遮住,然後去弄了一盆雨水,一榕樹枝(水跟榕樹都能聚陰)和冥紙放在室內「聚陰」,還在旁邊點上冥香,準備晚上再試一次!
晚上十一點多時,我室友和同學都到齊了。
首先他們在鐵臉盆中燒了冥紙,再把榕樹枝放到那盆雨水中,在一起倒入鐵臉盆內, 然後關了所有寢室的燈,再臉盆旁又點了兩根白蠟燭,就這樣開始玩碟仙。
我在旁覺得他們這次好像玩真的,心裡有點緊張。
剛開始碟子動的時候,感覺好像也是他們在推,然後他們輪流問問題,其中室友B問說他今年可不可以交到女朋友(他已經哈很久了),沒想到室友C竟然馬上跟著說「只要女的就好,是人是鬼都可以!」
他這話一出,當場我們其他四人都愣住了,這時室友A跟B都破口大罵他是白癡!那時室友A跟B都是坐再靠床兩邊,室友C靠著牆坐著,另一位則坐背對著房間門,這時他們好像沒心思敢再玩下去,就把碟仙歸位(自己推回去的),然後要吹掉蠟燭。
就在這時發生了一件怪事,就是其中有枝蠟燭明明吹熄了竟然又出火,而且還重複四次之多!不僅如此,房間燈剛打開了也不亮,直到把門打開和把掛在窗戶的床單拿下來後,燈才亮起來!這下我們可真毛了,我尤其恨他們這些白目做的蠢事!
後來雖然大家心裡會毛毛的,可是畢竟都是大男生,就輪流講笑話解悶,說著說著就一個個睡著了。那晚我睡的熟,沒發生什麼事,隔天我想說若沒下雨,我就要下山了。
一大早我醒來,賴著不起床,正在考慮要不要下山,這時睡在我上面(上舖)的室友C也起床了,一躍而下,匆匆忙忙的跑進浴室,我正納悶昨晚白目的他又出了什麼狀況。
沒幾分鐘他就從浴室開門走了出來,他走出來時我開他玩笑說是不是夢見鬼了,不然怎麼這麼早起。
才剛說完,我突然發現室友C腳下有東西在動,仔細一看,差點沒暈倒,竟然是一條不大不小的蛇!雖然是早上而且又是雨天,寢室燈沒開房間還是有點暗暗的,但我看的出那條蛇背上是黑紅條紋相間,正好從他兩腳中間爬過,我忍不住大喊「蛇!你腳下有蛇!」
沒想到他還呆呆站在那裡,任憑蛇從他腳下穿過後,才跳起來大叫,我卻看著蛇跑進浴室。
我跟他這一陣大叫後,吵醒了其他兩位室友,他們都半信半疑的,不太相信有寢室內有蛇。我說蛇跑進浴室了,因為不知是不是毒蛇,大家都不敢輕舉妄動,這時我才想到要到外面拿一隻掃把來打蛇,去拿掃把時,我室友們一直盯著浴室的門,深怕蛇又跑了出來。
我一拿到掃把,就往浴室走(其實我也怕蛇,但想到蛇竟然已經跑到寢室,一定要趕走或打死它),我小心翼翼的走進浴室,找了好幾遍,浴室就那麼一點大,怎麼也找不到那條蛇。
後來我問室友,蛇是不是有從浴室跑出來?他們都搖頭,我們還是不死心,又在桌子和床上上下下找了好幾回,而且衣櫥都都翻遍了,卻連隻蚯蚓都沒有還蛇咧,這時我室友都覺得我一定眼花看錯了,害的大家虛驚一場,但我知道我確實看到了那條蛇!
後來我就下山了,下了山我一直耿耿於懷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發生的怪事,決定晚上找士官長出來吃飯,順便問他對這些事有什麼看法。
我先告訴士官長蛇的事,因為我怕我跟他講請碟仙的事,他會把我罵死,沒想到士官長對蛇事件的看法還是讓我驚訝不已。
士官長說:「一般蛇若不是受驚嚇,不會無緣無故自己跑出來,更何況是有人在的地方,而且還從人的跨下穿過,蛇不會這麼白目。」
當我跟他提到那條蛇的花紋是黑紅相間的,而且顏色蠻分明的 士官長聽了眼睛一亮,說這不是普通得蛇,這蛇很可能是冥蛇(陰蛇),一般常倨在墳墓中。
傳說鬼喜歡附身在此蛇身上,因此看到冥蛇出現在有人住的地方或人身邊,代表有人跑去招惹陰間的鬼魂,還亂說了不敬或不該說的話;而若那蛇緊鄰腳旁繞過或從跨下穿過,表示鬼魂要找人附身了,通常這種情況發生時間前後都會下雨。
我聽了心中一寒,士官長看出我的驚恐,接著問我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這時我才將室友玩碟仙的事一五一十的都告訴了士官長,只見他聽了眉頭越來越皺,一語不發……
士官長聽完我的話後搖了搖頭,嘆了口氣,幽幽的說我們這群小毛頭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竟然敢去聚陰請靈。他說本來陰界陽界是互不侵犯、互不往來,通靈穿陰陽的事十之有九是兇,而且還會破壞本身磁場和氣的平衡,輕則損運折壽、重則不但可能喪命還會遺害他人。
他接著說,本來我們放榕樹枝和雨水聚陰,並不大礙,因為就算能聚陰,外面的陰魂也不會無緣無故進來,壞就壞在我們燒冥香,燒香會引鬼魂,而且燒香時,寢室竟空無一人,房間既無神明牌位,陽氣又不在,外面陰魂自然就被引進來了。
本來陰魂進來後,若爾後室內陽氣漸漸增強,就算室內放了聚陰之物,陰魂也不會久待,因為畢竟那不是它的地盤,沒想到我們竟然在室內燒起冥紙來,而且我們燒的又是專門給孤魂野鬼用的小張銀紙,這下招來的陰魂以為這裡有人要供拜它,自然留下來了……
我聽得啞口無言,士官長瞪了我一眼又繼續說:
「照你們的情況,你們請來的陰魂可能是下面兩種之一,一種是地縛靈、另一種可能就是無法投胎的陰魂。兩種都不好惹,尤其是地縛靈,多是惡靈。
這種亡靈大都因為在陽間有冤屈或被害,因此怨念不化,不願投胎,強留在冥界,但都被城隍限制在一定地域活動,不得越界,因此叫地縛靈。
要是遇上的是這種靈,麻煩就大了,它一定要附身,被他附身的人除非能找到道行高的道士來收服附身的惡靈,否則難逃一死。
但這種惡靈可不好收服,你想想看,它都敢違逆天意得罪閻王,不肯去投胎了,哪裡肯這麼容易被收服。
希望你們這次遇到的只是一些陰魂,那只要做做法,跟它燒燒紙錢紙衣的,並燒些紙人給它作伴,它們大都會離去……」
我聽了士官長這番解釋後,忍不住問他,有辦法知道請來的是哪一種靈嗎?他搖了搖頭,我心跟著又涼了半截,我又再問,若是惡靈,它要怎麼附身?會找誰附身?
士官長笑道:「現在才知道要害怕,可能已經太晚了點。」
看了我無辜的表情,他接著又說,其實陰魂要附身於人,不是那麼容易,每個人都有主魂,主魂代表陽氣,一定要在一個人的陽氣很弱時,才有可能。
一個人若被陰魂附身了,陽氣會因為陰氣的侵犯而變得更弱,相同的,陰氣也會因為和陽氣的並存而損傷,因此若不是陰魂跟此人有深仇大恨或想借此人身體幫它做某些事,陰魂不會自找麻煩。
我聽了更急著問,我們跟那陰魂又沒冤仇,也沒什麼利用價值,應該不會跑來附我們的身吧?
士官長又笑了一笑的說:「但願如此囉,不過我要是你,我晚上就不會待在那間寢室了。還有上次我給你的符還在不在?最好帶上,有事再儘快跟我連絡。」
幸好那符我還留著,我本來還想問些問題,但看看時候已經不早,也就不好意思再留他了……
後來連續好幾天我都沒上山了,因為沒課,再回文化已是四天後的事了,那天我中午回到學校,就急急忙忙的回宿舍。一回到寢室,只看見室友B,他看見我回來,打了聲招呼後,就什麼也沒說了。
我好奇地問他,最近有沒有什麼事,大家都還好吧?他說他在忙著準備考試,哪有心思管別人的事啊!大家應該都還過的去吧,我一聽心中略為放心,因為都還沒吃飯,我們就一起去華陽吃午餐了。
吃飯時,我仍舊很好奇的問他,後來他們還有沒玩碟仙?他說沒有了,上次玩成那樣誰還想玩阿!後來我們又聊了一些其它的事,接著他突然跟我抱怨說,最近宿舍的水都不是很熱,害他幾乎都要洗冷水澡。
因為大莊館宿舍每間寢室都有浴室,但是那時宿舍熱水卻是大鍋爐燒水供應的,也就是說,熱水的供應有一定時間,我們的做法就是先把熱水放滿浴缸,然後大家若回來晚了還有浴缸的熱水可洗。
室友B說每次熱水放進缸裡,差不多半小時就涼了,之前都可以撐二個小時的。我想說最近天氣也沒比較冷,真的是有點奇怪,不過那時我倒沒把這事放在心上。
那天上完課,我跟同學又去陽明山前山打球,一直打到七、八點,本來當天晚上想下山的,沒想到回到宿舍要洗澡,浴缸裡的水已經涼了。
我想熱水至少都供應到八點,怎麼現在八點十分不到水就涼了?因為那時我室友都不在寢室,也不知道是誰放的水,我顧不了那麼多就先去到隔壁寢室洗了。
幸好隔壁同學在,而且他們缸裡的水還是燙的,我很好奇的問他,你剛剛才接的熱水啊?他竟說是七點半左右接的,我聽了很納悶,不過還是先洗澡再說。
洗完澡後,因為室友都還沒回來,我又跑去隔壁跟那位同學聊天。不聊還好,這一聊讓我心臟差點跳出來……
我去跟隔壁室友聊天時,他問我是不是忘了接熱水,不然怎麼沒熱水洗?我說我室友應該有接,因為下午浴缸還是空的,我剛剛回來浴缸水是滿的,只是變冷水了,聽我室友說幾天前就這樣了。
這時隔壁同學突然跟我說,前一兩天我不在的時候我的寢室有古怪,我很好奇的問他是什麼?
他說他也不是很確定,但是這幾天他都在趕報告,撐到兩三點才睡,前幾天他敖夜時,半夜一點左右突然聽到有女孩子的哭聲,哭完沒多久就變成笑聲,有時候聲音聽起來又像哭又像笑,他剛開始不知道那聲音是從哪裡傳來的,因為聲音幽幽綿綿、斷斷續續的,一度還以為是自己的幻覺!
雖然他聽得渾身不舒服不過也沒什麼在意,沒想到隔天大約同一時間他又聽到了,這時他覺得事有溪竅就叫醒了另一位室友,而且另一位也聽到了!在確定不是幻覺後,他們開門走出寢室,想要抓到惡作劇的人,只是他們一到走廊,聲音就消失了,回到寢室後還是聽不到聲音,另外那位同學等了一會後又跑回去睡了。
之後又過了一刻鍾左右,聲音再度出現,而且這次更清晰,好像在隔壁!他自己就偷偷跑出去,果然隔著我寢室的門聽,他確定聲音是從裡面傳出來的。
他本想敲門進去但又不敢,就在猶豫的時候,寢室的門突然慢慢自己打開了,他當場嚇了一大跳連退好幾步,沒想到竟然是我室友C開門走出來,我那同學先是一愣,然後看清楚是我室友後,就開口罵他搞詭異想要嚇死他!
但是我那室友卻沒理他,逕自往宿舍側門(離大仁館最近的那個門)走去,我那同學隨後又叫了我室友好幾聲他還是理都不理。
到了隔天一早又在宿舍碰到室友C,問他昨晚半夜神秘兮兮的跑到哪裡?沒想到我室友竟回答說他昨晚沒離開過寢室,那同學一聽,再跟那午夜怪聲聯想在一起,心理大概有數是怎麼回事,就沒再多問了。
我聽了有點半信半疑,因為這同學平常講話就有點愛吹牛誇大,不過儘管如此,我決定還是不要晚上冒險留下來。
這時,我聽到有室友回來了,我跟隔壁同學又隨便聊兩句,想要趁寢室有室友在時,進去收拾包包就閃人。
回到寢室,看看是室友A回來了,因為我好奇心作祟,問他最近有沒有發生奇怪的事?他臉上馬上僵了起來,問我是不是也聽說了?
我就把隔壁室友的事說給他聽,他接著說這幾天寢室有點奇怪,前天晚上他明明在浴缸剛放滿了水,要去洗的時候不知怎麼回事熱水變成溫水,更誇張的是洗到一半水竟然變涼了,前後不過十分鐘,滿浴缸的熱水如何也不可能就這樣涼掉的!
更詭異的是他洗澡時,漏水孔竟然塞住了,他一檢查,水孔上面塞滿了長短不一的頭髮,他很納悶長髮從哪裡來的?因為全部室友都是短髮,他將頭髮清掉後,沒多久又被長短髮塞住,他心裡覺得毛毛的,就草草結束不洗了。
他事後想想,是不是那天下午他學妹到寢室來拿錄音帶時,跑到浴室去梳頭髮了?沒想到隔天他問那學妹,學妹不但說沒有,還跟我那室友說,那天她待在我們寢室坐在床邊時,好像被人在她背後推她幾下,還感覺有人坐在她旁邊擠她,因為那時房間有四五個人,她本以為是學長在開玩笑,沒想到被我室友一問後,才覺得害怕。
後來接下來兩天室友A都不願待在寢室過夜,而是跑去投靠在校外租屋同學,只是今晚他那位同學的女朋友要從山下上來陪他,室友A只好回宿舍睡了。我正在考慮要不要把士官長告訴我的事跟他說時,他竟然要求我今晚留下來宿舍陪大家……
我問室友A有沒有跟其他室友說了?他說他都說了,可是他們鐵齒不相信有什麼古怪。其實聽到我室友的描述後,直覺地認為「住」在寢室的那個東西應該是女的,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之前在大仁館的經歷,所以我更不想留下來了。
不知道是人算不如天算?還是冥冥之中我躲不掉這劫數?我室友問我隔天要交的作業寫好了沒有,要跟我對一下答案,我卻因為最近這檔怪事這幾天弄得我心神不寧,忘記寫了。
為了跟室友借作業來抄,我還是硬著頭皮留下來,想想已經過了好幾天了,室友們大致都還沒事,說不定真如士官長說的,那靈不是什麼惡靈,要是室內人氣多了,它搞不好就離開了,只是我沒將士官長的話說給他們聽,怕引起不必要的驚慌。
後來其它兩位室友也陸續回來了,原來他們都洗過澡了,熱水就是室友B在7點30分左右放的,可能大家心照不宣,洗澡水的事就沒再多提,反而這時我覺得平常活潑多話的室友C,看起來有點無精打采的,他不到十一點就上床睡了。
倒是其他兩位室友跟我一起用功(我趕報告)到十二點多才睡,因為當天我打球又加上趕作業,覺得很累,雖然睡前躺在床上亂想了一下,但很快我就入睡了。
應該睡不了多久,我就作惡夢夢到那條蛇從浴室爬出來,一直朝我的床邊過來,當它爬到我床上時,我就被嚇醒了。這時我心有餘悸,躺在床上不敢起身,雖然這只是夢,卻也嚇出我一身冷汗來。
也不知道醒來幾點,我睡的是下舖,眼睛盯著上面床架是一片漆黑,這時我轉過頭,往窗戶那方向看過去,因為窗外燈光會透進來,這時我看到了一個令我毛髮直豎的景象──
有一張臉從上舖倒掛下來,正盯著我看,我不知道這張臉已經倒掛在那上頭注視我多久了,我當時嚇的腦中一片空白,但我的視線還留在那張臉上,或是我應該說那張臉就是我室友C。
他睡在我上舖,怎麼會整個人從上舖倒掛著伸出頭來猛盯著我看?他的頭有點像鐘擺那樣的晃著,幅度很小,兩眼雖無神可是就是直直的盯著我看,微弱的燈光中我看到他臉皮因為倒掛的關係都往額頭皺上去,好像是在跟我扮鬼臉似的,可是他的眼睛睜的又很大。
不知過了多久他終於把頭伸回去了,但沒想到這次換他的雙腳伸下來,在床沿上晃了幾下,身體隨著腳就慢慢垂下來了。我這會躺在床上,身體一直往裡面縮。
他一下來,就見他雙手伸直緊貼著身體,在我床邊蹭來蹭去,有時停幾秒鐘都不動聽他在那嘆息,有時又走到書桌邊再走回來,後來我看他往室友B的床走去,他竟然彎下腰來,臉好像要朝床裡熟睡的室友B探過去後來又伸回來,沒多久他又走回來我床邊,在那大概停了五分鐘,他就朝浴室走進去。
我嚇得連氣都不敢喘,接著就聽到浴室傳來像是在哭又像在笑的聲音,跟隔壁同學形容的差不多,只是我這時就在聲音旁邊,動都不敢動,但眼睛又情不自禁的往浴室瞄過去,想要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過了一陣子聲音停了,我眼睛大概也已經適應了寢室的黑,可以模糊看到浴室裡面,只見我室友走到浴缸前,彎下腰就這樣自己把頭埋進浴缸的水中,之後好像又在水裡說話還是在哭叫,浴缸裡傳出水泡的撲嚕撲嚕的聲音,並夾雜著有回音的怪哭聲,就像我的神經一直緊繃一樣的持續著……我不斷祈禱著這一切趕快結束,雙手緊捏住我的護身符。
不知道過了多久,室友C慢慢地將頭從浴缸中伸出來,然後又在浴室磨蹭了一會後,就從浴室出來一直往門口走去。
我心裡盤算著,等他一出門,我就把其他室友叫醒,因為我怕會出事。
就在看著他輕輕開了門要走出去時,室友C突然間轉頭過來,又朝床這邊望了過來,我本來正要鬆口氣了,卻被這突如奇來的動作驚嚇到,不禁「啊」一聲的叫了出來。
這時只見他靜止在門口一動也不動,過沒多久又把門關上走回來,而且朝著我床邊走過來,我驚覺大勢不妙,趕緊閉上眼睛摒住氣息,手中緊抓著符一動也不敢動,那段時間就像度秒如日,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我身體不斷發抖,而且感覺到室友已經走到我床邊了,我眼睛此時閉的更緊,一點都不想看到眼前發生了什麼事,只想立刻睡著。
這時我感覺到外邊的床沿突然一沉,伴隨著床板嘰嘰嘎嘎的聲音,好像是室友坐到我床邊來了。我身體一震,心想我這下逃不掉了!我還是不敢睜開眼睛,但似乎感覺到室友的臉正在逼近,愈來愈感覺到他的氣息,我猜測那雙空洞的眼睛,應該現在正貼在我臉上狠狠的瞪著我吧?
這時我就像一隻羔羊,可以任他伸出雙手來掐我的脖子。沒想到一下子上舖傳來室友爬回床上的聲音,就這樣寢室內又恢復了平靜,只剩下我的心臟撲通撲通的跳著,如同驚魂未定一樣。
過了很久很久,我才敢把眼睛慢慢睜開,房間一切平常如昔,讓我差點懷疑我剛剛聽到看到的是不是幻覺?
後來我就一直躺在床上沒再睡過,一直等到天亮等寢室外面有人走動的聲音了,我才起床。
起床後看到室友C睡的很沉,這時我看到室友A(睡另一上舖)也已經起床,看得出來他也是一臉驚恐,想必他昨晚也被吵醒了。
我跟他使了個臉色,我們走到寢室外的一樓大廳,互相印證昨晚看到的事,大致不差,只是室友A說後來室友C從門口折回後,就直接爬回床睡了,跟我想像的有點出入,沒想到我昨晚經歷的真的不是幻覺,我跟室友A商量了一下,決定待會一起去找室友C告訴他我們昨晚看到的事……
我們回到寢室,因為早上第一堂我們都有課,看看時候不早了,索性就把室友C叫醒,他醒來的時候眼睛還很惺忪,似乎昨晚沒睡似的。
問他昨天那麼早睡,怎麼今天精神還是不濟?他卻說最近一直趕報告作業,總是覺得很累。
我們試探著問他是不是昨天有醒來過,他說連夢都沒做一個,這麼累怎麼可能醒的來……我就把昨晚看到他走進浴室的情況說出來,剛開始他以為我們在跟他開玩笑,說我們聊合起來嚇他,雖然說自從玩碟仙後,出了一些怪事,但他怎麼也不相信昨晚的事。
我靈機一動,往他床上走去,伸手一摸枕頭,果然還是濕濕的。
這時室友C才有覺得的確有點詭異,從他一臉惶恐的樣子可以看出來,我趁這個機會跟室友們把士官長的話慢慢說出來,可以看見他們吃驚的表情和越張越大的嘴巴,尤其是室友C蒼白的臉,一下子變得焦慮不安起來。
室友C說他有親戚認識一位密宗大師,要找他來幫忙,我想再去找士官長,反正大家都不想待在這「鬼」寢室了,至少不會再待在寢室過夜,而且再過三個月不到我們就畢業了。
後來我連絡到士官長,跟他約好下午碰面,本來準備要帶室友們一起去,不過室友C中午上完課就匆匆趕回新竹家中,他可能真的嚇到了。
後來只有室友A跟我去找士官長,我把昨晚發生的事通通說了出來,士官長聽了閉上眼睛片刻後倒吸了一口氣,用有點顫抖的聲音說寢室那陰魂應該就是地縛靈了,而且是個老的陰靈。
為什麼說它「老」?因為它很狡猾,而且以前可能有害過人!
說實在的我沒看過士官長這樣子緊張過,我真的希望他這次又是嚇我的而已。本來每次一有疑問,我都會插嘴問問題,士官長看我這次什麼也沒問,就接下去說。
這陰靈已經住進你們的浴室了,它平常應該就待在那浴缸裡,熱水蓄到缸裡馬上就變冷水,可以想像它的怨氣很深,所以形成的陰氣就重。要積蓄這麼多的陰氣不會散掉要有一定的功力,可想而知這東西在冥界有一定歲數了。
為什麼知道它害過人?以它的功力想要附身於你室友應該沒問題, 就在那天你室友C背後貼著牆壁玩碟仙時,它應該就可以附身了,可是它並沒有,因為它知道那樣附身很傷它的陰氣,這表示它對附身害人的事已經有經驗,它現在找的對象就是你那室友,但它都是等到晚上陰氣最盛,而且那位室友熟睡後才行動。
一個人熟睡後,主魂就會離竅一吋不再支配身體,這時體內陽氣最弱,最易被外界的靈侵入。但一般陰魂是不會侵入睡覺的人體,因為會害人害己,陰魂一旦侵入陽體,即會損陰氣,只是多跟少的差別。
而且利用熟睡時進入陽體,若壓不住陽體內的魂魄,陽體的魂魄就會想辦法叫醒主魂,主魂一回,對入侵的陰魂是非常大的傷害,陰氣損多的話魂會煙散不能成形,也就永遠都不能超生了!
待在你們寢室的陰魂等到半夜你室友熟睡時才附身,就是想把自己的損傷減到最低,附上身後,將你室友的頭浸入浴缸中就是要吸氣耗陽,等到陽氣被散盡,你室友的命就要被帶走了,而且那陰魂每次附身時,作任何事都小心翼翼。
從床上要下來時,會「觀察」其他室友睡了才行動,怕萬一你們有人醒來,看到室友C詭異的行動會去叫醒他,若情況不對,它就馬上離開附身,實在狡猾!這樣的陰靈,士官長說他連聽都沒聽過……
我一聽說這惡靈想散盡室友陽氣,急忙問道有沒有解決的辦法?士官長搖了搖頭,說他能力不夠幫不上忙,這一定要找道行高的道士,到城隍廟幫忙做法事上疏文請城隍來出面,來作陰陽和解才能「平安無事」的解決。
因為此陰魂是地縛靈,受城隍管轄,大概會買城隍的帳,士官長接著說了一句頗耐人尋味的話來:
「就算再高明的醫生也無法避免自己生病」
我又很納悶的問說,既然是地縛靈,如果我們都不回寢室,它不就害不到我們了?士官長回說若我們不去招惹那陰魂,則不在它地盤它就不會來囉唆,既然你們已經主動幫它打通了這陰陽道,而且它現在已經盯上了你室友了,就算你室友走到哪,它都可以藉這陰陽道來附身,哪還能有什麼地域的限制!
室友A喃喃的說,難道真的治不了這個惡靈?士官長笑了一笑回答若是能治,早就被治了,還能讓它在那坐大害人?
聽完士官長的話,我決定不再回那宿舍住了,幾天之後,我就把我的東西都搬走,其他室友也都改借住在其他地方或通車上學一直到畢業。
後來室友C搬回新竹改通車上學,可是他卻日漸憔悴,聽說沒多久他那位密宗大師的親戚幫他找來一位法力很高的道士幫他到城隍廟請願做法事,還把他在城隍面前過房給他二伯,才避開那惡靈的糾纏。
畢業典禮那天我見到那些室友們,大家都還有說有笑,雖然室友C看上去身體已無大礙,可是他也變得沉默低調許多。
從他口中聽到,那位幫他做法事道士在幫完沒多久後,就出車禍了,人那時候還躺在醫院裡,想必傷的不輕。
畢業後在等兵單通知期間,又找了士官長幾次,跟他提起那道士出車禍的事,沒想到士官長竟說那是意料之中的事。
之後他才跟我透露,任何道士都可以幫我室友到城隍廟做法,那只是上疏文,不須什麼法力,要的是能請的動城隍出面,雖然那惡靈不得不買城隍的帳,但是它那會甘心啊,回頭就會找那道士算帳的。
這時我突然想起士官長之前所說那句耐人尋味的話,「就算再高明的醫生也無法避免自己生病」,終於明白他的意思了,原來醫生跟道士也都是人,會生病也會被陰魂找上身。
#鬼故事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文化校友之鬼故事-貓
  • 下一篇
  • 朱秀華借屍還魂記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