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貝克鴨艾達

艾達姐是香港可樂我碰到的第一個採購,艾達姐的父親也曾是香港可樂的採購總監,可想而知在艾達加入港可時,許多人會認為她是仰仗父親的關係才能得到這個職位。或許是因為這樣的時空背景,艾達更想證明自己,一次我到香港拜訪艾達,看著她穿著連身洋裝/踩著高根鞋,在辦公室與工廠間的逃生梯上下穿梭著(港可是一棟20樓高的大樓,但電梯只有兩台,走樓梯雖累,但有效率)。港可長期受中國的包材供應商欺壓著,這些包材廠商都視港可為「撿剩下的」,這也是很現實的情況,畢竟中國可樂內需市場大,品項少量大;可樂有一個很繁複的「認可」系統,如果是新供應商,快則半年慢則1年以上,這也難怪歷來的可樂採購,都要沿用中國可樂「認可」的供應商。
艾達為了突破中國包材廠商的箝制,決議尋求第二供應廠商,而艾達的積極也感動到港可研發部的萬年老屁股-余先生,余先生算是港可的開朝元老,周邊的同事都對他讚譽有佳,但通常平行&向下管理好的人,向上管理通常都不佳(果然每個人的天賦技能點數都是有限的)。或許余先生就是因為得不到長官的愛戴,所以轉頭向同事取暖,每每有新進的人員,余先生都會主動地釋放善意的橄欖枝,當艾達初到港可的時候,余先生也主動釋出善意,一個亟欲證明自己的熱血青年+職場失意的中年大叔,這樣的組合開始成就港可新一波的輝煌歷史。
艾達為了有效抑制張狂的中國供應商,風塵僕僕來到了台灣,以下故事是透過丁丁轉述:
艾達剛到公司拜訪的時候,沒人把港可當作一個角色,唯一的接待人員就是當時還很菜的丁丁。中午時刻,丁丁為了不驚動嘿嘿嘿副總,帶艾達吃的一個便餐,一個方便+便宜的牛肉麵。當時,沒有任何人會相信,港可帶給公司每年5億以上的營收。
港可跟公司的第一個合作品項,是30mm口徑的水蓋,當時港可為求輕量化,決議將原有笨重的瓶口改成30mm,而這樣的口徑,在中國還是非主流。我當時也還只是剛接業務的小屁孩,因為無知,所以認為港可複雜的開發流程,才是這個業態的面貌,也因此遭受了不少現場/ 研發的白眼。再討論蓋子的開發過程中,艾達姐提出了一個瘋狂的想法“ PET熱充空瓶的開發“。PET容器只要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空瓶就是運空氣,運費肯定高得嚇人,另一方面熱充填是透過高溫(88度)的飲料充填,來抑制細菌的滋生,而高溫對於PET瓶來說,就是一個劇烈的物理打擊,若瓶子結構設計的不夠強,瓶子變形是很常有的事,再者海運貨櫃溫度最高可以到70度以上,持時間高溫,等於持續性的虐待瓶子的結構。當我提出瓶子要外銷時,一開始廠內的人是嘲笑,之後發現我是認真的,開時由害怕轉為憤怒。還記得第一個開發的項目是500ml的圓瓶,由於相對單純的設計,在開發測試上仍花費了將近半年時間的磨合,當時廠內認為:這是曇花一現。到了第二開發品項,450ml美利果的開發,這案子足足花費了2年的試驗,期間的地獄過程是又臭又無聊,這邊就先跳過不說了。
艾達在港可的期間,我一直有種她是嚴厲與精明的存在,好幾次我都向個學生一樣,被她訓斥該怎麼「做好正確的商務溝通」,直到艾達離開了港可,做了大中華區的採購總監,我才真正算是認識這個人。某次我一如慣例前往香港出差,晚上找艾達出來吃晚餐,艾達不像以往穿著犀利的戰鬥套裝,而是頭戴鴨舌帽/全身迪士尼套裝,她不是剛去完香港迪士尼,而這才是她最自在的打扮。艾達有一個大學同學,中間分分合合許多次,聽艾達說,她們分隔了好幾年沒聯絡,一次艾達接到男方的電話,第一句是:啊 你電話號碼都沒有改?我回來香港了,要聚聚嗎?相隔多年之後,兩人都經歷了不少,艾達已經不需要在向世界證明自己了,這次,艾達選擇跟他一起好好過日子。
艾達輾轉去了美國/中國/香港,但無論工作怎麼轉換,他們倆這次始終都在一起。艾達算是我工作上的啟蒙導師,她帶領我見識到了真正高端的商務世界。
有一次我到艾達的辦公室,看到她放著一個鴨子公仔,我一直找尋各種資訊,找出這隻鴨子是誰?多年後的一個午後,我偶然發現這隻鴨子,問店員才知道它叫貝克鴨。
後記漫談
寫這篇艾達的故事,我犯了拖延症,花了好幾天才完成,可能每個故事都有我感到有趣與無趣的地方,有趣的地方就想趕快寫完,無趣的地方就卡關。也許寫這些文章是為了讓自己能在此跟自己對話,年紀大了以後,不見得所有的話都能跟別人說,埋在心底沒有解答,或許訴諸文字,能讓另一個自己成為最好的聽眾。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